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村中老人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爱情散文

  

  人世几何,唯有快哉!

  

  人生须享当下生活,岂有在乎他人非语!

  

  这便是年生一生的总结!

  

  何年生,是过年之即所生,便是取名年生,对于他的点滴,也只有在老一辈人那里才能打听的到了。在我人是他的时候他已经年过六旬了。

  

  小的时候便是看到他那个抱着一个牛皮蒙住的竹筒鼓在满村满县打唱,很多人以为他是要饭的叫花子,偶尔施舍一些钱粮给他!他也会乐此不疲的欣然接受!久而久之他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职业。

  

  年轻的时候他斗过地主,参加过红卫兵,在那个时候的他傲慢不骥,十里八乡都认识他,但是大家都管他叫“大铁锅”人如其名,只因为为他下身长了一个大铁锅。

  

  村中的人都不怎么待见他,他是从外地跟随母亲一起嫁过来的,至于他是哪里人,各种说法,久而久之也没有人去在乎他是哪里人了。

  

  村中老少都喜欢议论他的是非,而我们这些小伙伴们也喜欢凑个热闹,看到他的时候总在想,人们都叫他大铁锅,到底这个铁锅在哪里!

  

  知道夏天一起捕鱼的时候,从老远看到一个老汉穿着短裤下水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年到六十乃是花甲!人到老是菜会醒悟人生!偶尔看到年山大爷一个人敲打着花鼓,唱着一些听不大懂的曲谱,时不时眼角含着泪光,猜想这是在悔恨当初吗?

  

  也许我的猜想是错的,也许是对的,谁又能真正读懂一个人的心思呢;

  

  一天,一个老汉坐在凉亭上面的长凳上面抽着旱烟,叭嗒叭嗒的说道!”很久没有看到铁锅了!“旁边几个老者听了呵呵一笑觉得并不蹊跷,说道:“他肯定是工农兵去了嘛”满不在意的,用食指蘸了下口水,抓起一张长牌!

  

  一路过的妇女听到后面色有点赤红,摆摆头用手指了指村前的方位说道:“昨天傍晚我看到了他从一辆车上下来!好像走不了路啊!”

  

  “莫不是被打断腿了吧?”

  

  “讲鬼话不是!谁没事去打一个老人家啊!”一年轻人不相信,反驳的道。

  

  “信不信去他家看看就知道了!”妇女也没有多说什么,便是走开了!年少的我们总是对事物充满兴趣,我和一小伙伴便是相邀去看个究竟!一个小伙伴我i门都管他叫胖子,一马当心的便是冲在了前面!正当要跨过门楼的门槛是,只见前面一个老人匍匐向前跪着在走,我大吃一惊:“这不是年山大爷吗?”

  

  前面的胖子听我一说吓了一大跳!幸亏脚没踩下去,怎么两个星期不见变成了这个模样了?,这还是当年杀地主,当红卫兵的他吗?我没来的急想那么多,便是靠在了一边的墙边,几个小伙伴没有说话,站在了一排挨着墙!

  

  后面一个中年人看到了笑了笑,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忙问道:“大伯,你脚怎么了?你怎么这样还出来啊?”

  

  年山大爷没有说话,也可能说了,声音不大,面色苍白的往前面爬着,身子旁边拖着一个电饭锅的内档。

  

  约摸爬了十几分钟来到了凉亭上面,坐在了一个石板上,眼巴巴的望着我家门口,我妈正在做饭,看到他这个样子眉头一皱,惊讶的说道:“大伯,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啊!”

  

  他用极其低沉的话说道:“三妹!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能不能给口饭吃啊!”

  

  母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良久之后说道:“这饭刚刚下灶,等下我给你盛!”

  

  我家就住在凉亭的尽头,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在凉亭上面休息,打牌!妈妈又是大善人,渴了便是给大伙送点水,家里做了好吃的又去给大家尝尝。

  

  看着年山大爷这般模样,都是默不作声,时不时的低头相互交耳,只听到一个人低声说道:“我听他的连居家门口经过的时候听人家说过!前几天去隔壁县的老情人那里叙旧时,因为女方的儿子看不惯便是将他的腿打断了!”

  

  众人听后无不吃惊,长叹:“风流性子害断腿啊!”碍于年山在旁边也没多说什么!只能安抚他腿不方便就不要出门了!

  

  年山大爷听后饱含泪水说道:“我又没有儿子没有女儿,在家做不了饭不是活活饿死?”

  

  母亲看后,颇有几分同情,虽然眼前这个人一辈子没做什么好事,但是到了这把年纪,遭上这份罪却也让人感到同情的。便是将刚做完的饭,添了些冷菜便是倒进了他的锅里面去。年山接过饭后,说了声谢谢,于是又往自己的家门方向慢慢的爬去!不少调皮的孩子也跟着后面光着屁股爬,笑嘻嘻的望着他锅里面的食物,这也许是他一天的食物物。或许是两天!没有多少人会同情他。更多的是遭来别人的厌恶!

  

  住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弟弟,每每看到他爬进爬出,都是摇头摆脑,叹气不已!偶尔会送上一两次饭,打上一两桶水摆放在他家里面!虽说是弟弟,但也不是亲的,谁能做的餐餐顾及到呢。

  

  年山的家里面并没有像样的东西,满屋子乱起八遭的杂物,满地都是发霉的衣服,一张老床,一床褥子!估计那对于他来说的都是摆设了,想爬上去睡上一觉估计都是梦罢了!

  

  那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许多人都怀疑年山可能熬不过那个冬天了,尽管有关部门对于这样的五保户很是关注,送来了棉被和粮油,可还是没能熬过那个冬天。

  

  当人们进去处理他的遗体的时候,年山的双腿夹着床脚,全身裸露的躺着地上,背上的皮已经沾着地面。把尸体抬起时,地上还印着一块人皮,面色狰狞,一副很很不甘心的样子,几个大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跟床柱分离。

  

  办丧事的时候,我正好也在场,到场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邻居,看着那没有染色的棺椁,几个壮年人用一床被单将年山的尸体抬丢到了里面去!我一下子惊呆了!居然这样子对待一个已经死去的老人,当我以为这已经是最残酷的事了以后,令我没有想到的还在后面,四个中年男子将棺材抬上前往山岗下葬的路上,一个妇女手拿扫帚,右手洒着米一边怕打着一边说道:“去吧,滚回你的老家,去吧……”

  

  大家对于这事都是笑而不语,也许这是对年山大爷的一个解脱吧!丧事办完以后,一个大叔跟我聊着说过,当他们太上坟地的时候,四个抬手顿时感觉重了许多!许多人都说下葬的地方不是年山想去的,这个大家都清楚,这个地方是北风头,事端最多的地方,也许是他已经疲惫了当年的那种生活,如今却是有把他架上了那种刑场,这或许真不是他想要的。

  

  很难以相信,这是曾经猖狂跋扈的年山,原来生命也是如此的脆弱。事情过去已然很久,但,回想一下又忍不住去记录下来,为生活多添一笔……

  

  

多年癫痫复发了怎么办辽源市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治疗癫痫的首选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