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慢慢地陪你到老_1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相亲相爱的两个人,相约一起慢慢变老,确实是一件浪漫的事;对于给了我们生命、抚育我们长大成人的父母,在他们韶华已逝、风烛残年的岁月里,我们做儿女的,又有多少人能像对待恋人那样有耐心有爱心,陪着他们慢慢变老慢慢聊呢?   临近年关,我们慈善志愿者协会的朋友们冒着严寒,驱车9个乡镇,对18位95岁以上的高龄贫困老人走访调查、摸底核实,进行春节前的慰问。每到一家,我们的心灵都受到一次震撼。这些农村高龄贫困老人的生活境况,大大出乎我们的想象。我们去到过的家庭,高龄的老人都为女性。这些老人没有一个是得到子女陪伴和很好照顾的。她们大多是孤苦伶丁地蜷缩在床上,或是独自坐在火塘边默神。对于我们的突然造访,老人们显得比常人更热情。握着我们的手,她们老泪纵横;握着她们枯枝似的冰凉的手,眼泪在心底流成了河。我们强作欢颜,祝福,告别。一出门,便有志愿者大声地哭起来,眼泪在寒风中飘零……   “感谢你们!感谢政府!”接过慈善志愿者双手奉上的600元钱的红包和一箱牛奶,95岁的黄阿婆一迭声地说。她声音哽咽,强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志愿者连忙帮她盖好被子:“阿婆,要过年了,可不要冷到感冒了啊!快躺好。”   黄阿婆住的村子离县城并不远,三四十里地。因为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村子便显得很寂静,只有不知是谁家的一声两声的狗吠表示村里还住着人。接到电话等候在路口的村支书把我们引到了黄阿婆家。这是一座摇摇欲坠的土砖房,泥砖砌成的墙壁早已风化得斑驳不堪,不知还能耸立多久。我们还没走进黄阿婆住的屋子,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那是一种腐朽的气息混合着尿骚的气味。村支书说,黄阿婆七十多岁时摔断了双腿,由于年事已高加上家庭困难,没有送到医院就诊,导致双腿严重变形,无法站立,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年了。村支书告诉大家,黄阿婆的儿媳也年过花甲,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去年做了手术也不见好转,所以也没有能力很好地照顾婆婆。志愿者们连忙动手帮黄阿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屋子,送上慰问品和节日的祝福,马上驱车赶往另一个走访慰问的家庭。   寒风中飘着细雨,小车在泥泞中艰难行进。在车上,我们先联系当地的乡镇民政办干部,核实受访人的身份信息。有些老人住得比较偏远,怕我们难找,民政办的干部一般都会叫我们先到乡镇政府驻地,然后由驻村干部带我们去。   在桥市的一个村里,我们去寻访冯阿婆。找到她家老房子那儿,没人,门也没上锁。村干部推开她家的房门,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朝屋里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村干部说她可能出去玩去了。   “95岁的老人,这种天气还能独自出去玩,那身体蛮好嘛!”   村干部告诉我们,老人体格是蛮好,高高大大,能吃能走,就是得了老年痴呆症,有时走出去几天都不晓得回,周围几个村子的人都认得她,看见了就会把她送回来。   “她的家人呢?”   “三个儿子,老大成家了,分开单过。老二老三不成器,五十多岁一个的人了,都还没结婚。你们也知道,农村里的男人上了五十还没成家,那这一辈子也就只有打单身一个人过了。”   说着就到了冯阿婆儿子的新房子前。说是新房子,其实也就是个框架,二层的红砖楼房,里面空荡荡的,连基本的粉刷都没搞。冯阿婆果然在这里,她正端坐在桌子后面的竹椅上,闭目养神。看到有人来了,冯阿婆“腾”地站起来,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我们听不清楚她说什么,但看得出来她很兴奋。村干部说,老人跟两个儿子住一起,两个儿子一年四季在外面打工,家里平时很少有人来。今天一下来了这么多人,阿婆高兴哩!   “那阿婆平时自己一个人弄饭吃吗?”我们问。   “老二老三不在家,阿婆清醒的时候自己会弄吃的,糊涂起来的时候,老大一家给送点吃的。”   “那她为什么不跟老大一家住一起?”   “老大家也很困难,年纪很大的时候才结的婚,现在孩子还小,负担重。当然,更主要的是农村的‘五保政策’……”村干部欲言又止。   我们知道,按农村的“五保”政策规定,冯阿婆是有儿子的,她不符合“五保”的条件,但她的两个儿子老二和老三如果一直单身,到了他们年满60岁的时候,他们就可以享受农村“五保”待遇,要么进敬老院,要么拿着国家的“五保”补助居家过日子。村干部不无担忧地说,甚至有些大龄青年放出话来:现在有钱又不缺女人,何必要结婚?挣了钱还得养婆娘崽女!不如自己挣钱自己花,等到了60岁就到敬老院去,反正国家养着,生活有保障,连饭菜都不用自己煮,日子过得悠哉闲哉。冯阿婆的两个儿子一年在外头打工的收入也不少,只是他们两人都手痒,有钱就去打牌,都输光了……   原来是这样?!   最终,我们只送了阿婆一件牛奶,并没有把那个慰问的红包拿出来。同去的乡镇干部有点怏怏然,我们解释说我们不能纵涌赌博的恶习。这区区的600元钱,可能还没给阿婆捂热,就会被她儿子拿到赌桌上输个精光。而这些善款凝聚着社会各界的爱心,我们要把它们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方才能让爱心传递下去。   双目失明的李阿婆,96岁。她倒是跟儿子媳妇住一块儿的。我们去到她家里时,她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在这样滴水成冰的冬天,老人的床上居然只铺了草席,没有垫任何东西,盖的被子也很单薄,又脏又硬。老人的听觉挺灵敏,听到有人进屋,她挣扎着要下床,我们想要帮她穿上衣服,可她含含糊糊地说不用,自己摸索着穿上衣服。衣服裤子都很单薄。这时,她的儿子和儿媳不知道从哪里回家来了。那媳妇儿弄清我们的身份后,就一个劲地诉苦叫穷:家庭经济困难,老人吃得多,是累赘……   就在她儿媳妇和我们说话的当儿,老人在床头摸索了半天,找出一个塑料袋,颤抖着双手把它挂到窗户的钉子上。那窗户豁着个缺口,冷风直往屋里灌。看着我们疑惑的眼神,那媳妇儿连忙说“老得不清白了,都不怕冷了。”可是,老人真的不怕冷么?   李阿婆的儿子从里屋拿出来一本存折,我们看到老人共享有三项优抚补助:低保105元,高龄养老80元,残抚150元,这样,她每个月都能拿到国家的各项补助金共计335元。作为农村老人,吃喝基本够用了。但政府补贴她的钱是不是都用到老人身上了呢?我看了一下她儿子拿出来的存折,有一笔1200元的钱居然是被她孙子取走了!再多的钱也填补不了贪婪的心,何况我们区区600元的慰问金!以后下乡,我们得给老人们准备实用的棉衣棉裤和棉被了,这样,至少可以让老人们感受到一丝丝温暖吧。   结束这次走访,那些高龄贫困老人的遭遇时常在我心头缠绕,挥之不去。虽说政府在政策上有所惠及,但毕竟是杯水车薪,解决的只是老人的基本生活问题。养老这个永恒的主题,必将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关注和重视的大课题:父母把我们抚养长大,我们怎样陪他们慢慢变老?   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明天的自己。   武汉癫痫病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山东治疗癫痫病医院儿童良性癫痫是否会影响智力?哈尔滨治疗老人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