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我努力多遇到这种人,也努力成为这种人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茶艺

(文/绿妖)四月号《人物》杂志中阿乙“26岁之后不再读王小波”一文说:26岁之前,他读得最多的是其杂文,之后,他认为这种阅读有毒而停止。敢情身为小说家的阿乙,并不了解另一位小说家;让我诧异的还有同一个专题(“被沉默”的王小波)中,作家蒋一谈写王小波,他认为后者文字里只有真,缺乏善、美,而更多“戏谑、阴郁、残暴、血腥、玩世不恭……”我看着真要大叫起来:您真的看过他的小说么?

这让我明白:许多人对王小波的阅读经验都来自杂文。他的杂文的确好,简直是坐着打天下第一,但那只是他使出一成功力跟现实捣乱而已。他那么多年对着个破电脑写到猝死是在写小说,这才是他毕生心血所在。因为杂文热爱或反感他,都是冤杀。

我也由杂文认识王小波,“大山临盆,生出一只耗子”,这种挑衅只有王小波能写出来,有趣又准确,这准确是他多年理科生的逻辑思维所至。但他的小说,那是另一个世界。线条、小转铃、王二、陈清扬、白衣女人……这世界由精巧无限的想象力铺底、因爱情而熠熠生辉,男女借由心灵默契和身体欢愉飞升于“浓痰一般的天空”之上。他承认现实但是说:世上还有更好之事。

《万寿寺》,是一本谈论小说艺术的小说,随着“我”的心情变化,“我”笔下小说一点点变奏,像钻进一架庞大精巧的机械内部,目睹其线路结构复杂犹如迷宫。这大概是他小说中最长的一部,他以如此篇幅展示智慧之美,小说之美,生命之美。“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出于想象力的美,是对抗无可挽回的庸俗的惟一方式。对我而言,王小波的小说真善美具存。

在我二十岁之前,因看到他的小说,才对未来获得信心,这信心就是:生命很美,值得一活。他的全部小说都在告诉我们,“自从创世之初,世界上就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我们这种人,还有一种不是我们这种人。”不是我们这种人的人,我们在生活里已经见过很多,他们至今仍是大多数,他们企图让我们相信世界就是他们规划的那个鬼样子,做人就得变成他们那个傻样子。但是还有极少数的“我们这种人”,人数虽少,但能遇见一个,就会让你感觉活着很值。我努力多遇到这种人,也努力成为这种人。

固原原州区治癫痫好医院石家庄市治疗羊角风好医院邢台市癫痫病医院哪里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