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墨海】紫穗槐(外一篇)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一、紫穗槐      家乡的沟边河岸常见一簇簇茂盛的灌木——紫穗槐。它们枝叶繁茂、葱浓地把根扎在贫瘠的土地上。它们没有洋槐的芬芳,没有本槐的伟岸,但它们却把纷繁的根系深深地扎下,牢牢地抓住岸泥,坚定拥护着河岸。   每年的清明前,把紫穗槐的枝条截成半尺来长,直接插进河边的岸泥里,要不了多长时间,紫穗槐就从地里长出来,在春风中舒展着鲜红的、翠嫩的新苗,如果有动物经过碰断叶芽,如血一般的汁液就从断折出流出来。然而要不了多久,新的枝芽又从断头的旁边长出来,就着春风的劲头很快就挺拔起来。   小时候常和伙伴们在沟边挑菜拾草,也会玩“过家家”的游戏,装扮新娘的小女孩常常掐下紫穗槐鲜嫩的枝芽,用它的汁液在眉宇间点上一颗鲜红的“美人痣”,于是一个俊美的阿娇就神气地坐在两个男孩双手握成的花轿上,在:“呜嘀呜嘀哇,花轿抬起来,走大路、过小桥,新娘带到家,锅里空、缸里干,只有酸苦渣……”于是凡能找到的蛤喇壳、蚬壳都当成了锅碗瓢盆,蚂蚱是肥猪,泥面是大米,草叶当青菜,“小夫妻”入席了,举起螺丝壳的酒杯,饮下装满河沟里舀来的清水……于是一场儿童世界里的婚礼就宣告结束了,从此那对童男童女就形影不离,出双入对了……   我在农村读书的时候,和紫穗槐接触得最多,因为我的三叔会编筐编篓的手艺,他每年的冬天都要到河沟畔割下成捆的紫穗槐枝条,然后根据所需物件的大小把枝条分成长短、粗细,有的扒皮,有的剖片。于是一整个冬天他就坐在当门地上,使劲地拧着紫穗槐的枝条,灵巧地上下左右翻飞着。到开年我奶奶家的几间房子里就堆满了编成的篓、筐、粪箕、小车簸箕、蒌笆了。在这些物件中自行车篓最难编,也最好买,先编两个大篓到要收口的时候把两个篓子的口连到一块,中间留够自行车货架宽的空当,把车篓放到自行车的货架上稳稳当当,既可以拖货,又可以载人,非常实用,很受乡亲们欢迎。有一种用在六角车子上的篓筐不太好卖,两只一对,因为六角车的轱辘从车架的中间突出来,这样只有在六角车的车轴两边都放上同样大小的篓子才平衡好推。   但我们当地人很少用这种车子,大多都是山东卖生姜的“侉子”来买,他们很节俭,不肯出高价钱,但三叔还得非编这种篓子不可,因为那边来买筐、篓的人很多,如果没有这种六角车上的篓子,他们就到别的人家去买了,所以三叔宁愿多费事也要编一些这样的篓子等春天来卖生姜的“侉子”来买筐篓。   原先我根本不把这些东西当回事,但有一年我深深地领会到它在农村的作用之大是其他东西无法代替的。那年五图河扒河,各地来了很多“泥夫子”,人人推着小车,车簸箕里是一张张叠罗起来的蒌笆,挖出的河泥堆在车簸箕里像小山,被挖过的新鲜泥土承受不了小车的重量,只好用蒌笆铺成小道,这样车子既不下陷,脚又不打滑。尤其挖到那种叫“海釉子”的软泥、稀泥,没有蒌笆实在是寸步难行。   那会我正上小学二年级,大冬天的,每天在民工们挖过的还没有放大水的新河底来回几趟,脚淌在冰冷的水里,寒气刺骨,冷到心里,到学校时身上都缓过热气来。于是我们就琢磨偷民工的蒌笆垫一条道来。当我们偷到十多块蒌笆时被一个领头的民工看见了,他厉声地断喝让我们放下蒌笆,还拼命地追赶着我们到家里来,当知道我们因为要铺一条上学的小道时,那个凶猛的汉子竟然心软了,没有把我们偷来的蒌笆要回去……   我奶奶的房子有一间正在运泥的马道上,房子被拆一间后就不够住了,于是三叔就在山墙上穿上两根棍,在上面放上两块蒌笆,这样房子就被分成两层,成了小楼了。那真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呀,可我却在奶奶家的“楼”上温暖地迎来了春天……   紫穗槐虽然是灌木,但也开花,而且很好看。春天要过去的时候,河岸边的紫穗槐就开出了紫红色的花穗来,一串串的,像小鞭炮,然后枝头上就结成一串串绿色的种子,到秋天紫穗槐的种子就变黑成熟了。上四年级时,学校搞勤工俭学,其中一项就是撸紫穗槐的种子,我们到河堤马道去撸成熟的紫穗槐种子,缴给老师,老师集中起来摊在小黑板上晾晒,然后拿到采购站去卖,一部分上缴学校,一部分作为班费。一天突然变天,刮起一阵大风,把小黑板掀翻了,乌黑的种子撒到护校河的沟边,虽然我们七手八脚地扒拉,但还是损失了不少,有的沉入水底,有的撒在岸边泥土的缝隙里。谁也没有留意这些种子能怎么样,可当第二年春天即将过去时候,在那里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嫩苗来,没有人注意这些小苗,可当夏天过去,秋天来临的时候,护校河的岸边已经出现一片茂盛的紫穗槐小树林了,那可是我们读书的地方,也是我们钓虾的好地方,更成了老师们随手折下枝条做成教棒指点黑板,敲打我们脑袋的方便之所了……   最近和紫穗槐接触是因为我一个朋友他爱上了根雕,到处搜集树根,而现在很多长势遒劲的本地树木已经很少了,农村大多栽植杨树,杨树的根子长得很“规矩”,很少能成为根雕的材料,而一些珍稀树种又不容易得到,于是他就转向选择紫穗槐的根子。紫穗槐虽然丛生,枝条笔直,根子很小,但因多次收割,多次发芽生长,根部就不断旁生出很多拐来,形状也就变化多端了,形状多样,形态各异了,所以还是很适合做根雕的。   一个周末,他叫我们几个文友人到他那儿喝酒。在他的书房里,我们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根雕作品,真是太美妙了,有的作品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当我们知道这是很好找的紫穗槐根子雕成时,不由得发出惊叹:真是鬼斧神工!其实,紫穗槐的根子连烧火都不受欢迎,九棱八角拽的,砍又不好砍,剁又不好剁,灶膛口放不下,多少紫穗槐的根子就扔在露天里烂掉了。然而在根雕材料越发难寻的时候,这种不起眼的低矮灌木的根子竟然替代了根雕原料,而且是十分合适的材料,竟然创造出那么多造型各异的小型根雕精品来,这真是化腐朽为神奇呀!         二、罾网      家乡河上的渔具种样很多,最常见的就是罾网了。   罾网四角见方,四边带纲,中间凹下如锅状,底部有兜用来装鱼,渔民们编织罾网时用梭子沿八卦形网络由底部向四角辐射,随着罾网面积扩大,编织的网眼也逐渐放大,到适当面积时收梭绞纲,一片罾网就做成了。   要想下水捕鱼,还要用四根竹竿撑住四个网角,罾网分为小挑罾、小提罾、船罾、扳罾和对河罾。小挑罾用竹条交叉弯成弓撑住四角,在罾网里放上饵料,用一根长竹竿挑起放下就可收罾、放罾了。小提罾不用长竹竿挑起放下,只在两根竹条的交叉处系一根长绳,绳的另一头系一个网漂,起罾放罾提绳放绳就行。小挑罾和小提罾网眼小,只能捕一些小鱼小虾。船罾和扳罾一样,只不过一种固定在岸上,一种固定在船上,罾网用四根大竹竿撑住,竹竿的交叉处连着把杆,把杆与河岸或把杆与船头间还有一付把杆,这付把杆垂直地竖立着,用绳子把两根把杆连起来,绳子的一头连在岸上或船上,两付把杆的跟部用一根钢筋贯穿在岸边或船头的基桩上,要起罾网就拉动把杆或放下把杆。而对河罾就不一样了,要根据罾网的宽窄在河的两岸立四根竹竿,竹竿上拉上地锚,把罾网四角系在竹竿上,起放罾网的这两角系上长绳通过竹竿上的两只滑轮,两根长绳连到岸边绞车上,转动绞车,绳子收紧,罾网就渐渐地从水底被拉出水面,划一叶扁舟到罾网底部,松开罾兜,罾网里的鱼就放到扁舟的舱里了。   过去的罾网都用麻绳结成的,麻绳不像尼龙绳一样硬滑,麻绳结的罾网还要用猪血浸煮,没浸煮过猪血的罾网柔软容易缠绕,也容易腐烂。浸煮过猪血的罾网离水快,不腐烂。猪血浸煮加上八卦网底,无形中就让这种鱼具增添了神秘感,很多渔民都确信罾网辟邪,所以扳罾的人从来不怕一个人在夜晚野外河边扳鱼。   以前这几种罾网我家都有,都是我父亲自己动手编织的,在没有装运货物的时候父亲会根据停运的时间、河流的宽窄、河水的深浅用那种罾网。我家最常用的是船头罾,每次起罾我就抢着去扳罾,我使劲地拉动罾绳,父亲在船头罾边大声地喊:“使劲、使劲,鱼要跑了……”我就拼命地拉下绳子,很快罾网的四边露出水面,就听见大鱼小鱼在罾网里的水中“哗啦、哗啦”地窜来窜去,当我把最后的一把绳子拉完跑到船头,父亲早已伸着网兜舀子在罾里捞鱼了……   捞上来的鱼有一半要被父亲放回河里,父亲说:“要大鱼,小鱼让它长着。”我不解地问:“那小罾网不是都捕小鱼吗,你为什么不放呢?”父亲说:“鱼的品种有大小,小罾网捕的是小品种的鱼,它们无论长到什么时候都长不大,而大罾网捕到的小鱼是大品种的鱼,现在很小,过一段时间就长大了,还有要产籽的鱼也要放,要不河里的鱼就捕绝了!”   那时河里的鱼真多呀! 女性得了癫痫要注意什么如何避免癫痫病危害北京重点癫痫医院治疗癫痫要多少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