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浅韵】清明情思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西郊的公墓里,长眠着我的婆婆,每年清明,我都会带着孩子去扫墓。青柳水果,香火钱纸,酒水饭菜,一一在墓前祭奠。三跪九叩,教着孩子说一些祝福保佑的话。这样的仪式,早已没有了悲伤和眼泪,三十年的时光足以忘记所有的疼痛。   我与婆婆从未谋面,她去世的时候,她唯一的儿子才八、九岁的光景。生前,她没有留下过一张照片,即使我展开想象的翅膀,也难以刻画出婆婆的样子。但,我确实在梦里见过她,她戴着一顶蓝色的圆边皱褶帽子,青衣蓝衫,面容和蔼,身材高大。梦里一片好山好水,醒来怅然空叹。当我与小姑子们说起这奇怪的梦境,描绘婆婆的样子时,她们很惊讶地告诉我,婆婆生前常常是这身装扮!   在别人抱怨自己的婆婆时,我总是怀着十分的遗憾。我常常会想,若是我的婆婆还健在该多好呀,我一定能从最平常细微之处更加准确地检阅自己的心灵。在婆媳问题长久成为全球焦点时,我不敢保证是否可以做一个好儿媳,做到样样周全,婆婆满意,但我可以保证一定不会让夫君穿上一双夹脚的鞋子,里外不是,左右为难。   钱和情是人生最重要的两个关口,过了,就一切天宽地敞了,而夫君是一万个相信我能做好的人,他说且看我的妈妈孝敬公婆,再看我如今对待婆家人的态度就知道一二了。   青山隐隐,蓝天渺渺,墓碑林林,便是这许多人最后的归宿,他们生前并不互相认识,死后便成了邻居,更或许这里也是一座未知世界的城。他们在这里生活起居,遥望着另一个世界的儿孙,期盼着这每年一聚的盛大约会。   婆婆的生前身后,都化成了那一块简单的墓碑,上面刻着她及她的儿孙们的名字,比起邻居们高矗的日月同辉、流芳百世、永垂千古,它太简陋了。经年远去,在那些不忍卒读的悲伤岁月,子幼家贫,又怎能要求他们能给婆婆一个好的归宿呢?   若换成现在,必定要不顾山高路远,护送婆婆回到属于她的山山水水,让她有个安心的好归宿。想到这些,心中顿时哽咽,有疼痛轻袭。我拍拍夫君的肩膀,看着这个从小失去母亲的孩子,这一路走来,是多么艰辛呀!难怪他把我的妈妈当做了她的亲妈妈,比我更爱更孝。   下山来时,路边正是开得鲜艳的马缨花,小儿蹦蹦跳跳地忙去捉蝴蝶和蜜蜂,我让他想想若是他的奶奶还健在,现在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说,妈妈,若是奶奶还在就太好了,但我担心外婆和奶奶两个人都想争着爱我,她们会不会打起来呢?稚儿童趣,让人忍俊不禁。   俗言道,家有老,是块宝,而我们家是丢失了许多财宝的人家,苍天无情,我和夫君都经历了过早丧失亲人的疼痛,不完整的家让我们更加懂得家的完整的重要性。   清明,在一块墓碑前,检省一回生死,检阅一次生活,当许多既成的事实横在眼前时,沉溺悲伤,只能更加地失去自我,如果可能,就让我从中窥得一些能更好地活下去的理由吧! 癫痫治疗方法癫痫病医院哪家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儿童癫痫哪的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