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小说轩辕情仇第八章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创意美文

第八章

吉时已到,有兵士击响早已备好的响鼓,太子真起身朗声道:“今日乃我皇国近百年来未曾有过之盛事,这几日我皇国好事不断,今日为我皇妹选婿,希望各位公子全力以赴,我皇妹可是闻名天下的绝世美人,相信各位公子若能娶回去也是几世才能修来的福分啊。哈哈”

群臣听他如此说也一起哄笑,笑的台上的湘云公主面色羞红,太子真摆摆手继续道:“做的成做不成这个驸马可不是小王我说了算,主要还是看我皇妹的中意哪位公子,她想必也是要选个合自己心意的夫君,几位都乃人中之龙,看来必是有一番较量了,其他落败的三位公子大可也不必沮丧,妹妹嘛,小王还有一个,也是美貌倾城哦。”

群臣又是哄笑,岚裳公主也是面色羞红,她没想到哥哥会在这个时候提起她,她还不想嫁人呢,心跳加速的同时她又偷偷望向公子瑾,只见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岚裳公主轻轻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公子瑾根本不把自己放心心上,对了,也可能那日他根本没有认出她是个女子,更可能不知道她就是岚裳公主,想到这心头也算宽慰了许多。

只听太子真继续道:“今日比试的题目都是皇妹所想所出,各位公子就别跟小王打听了,因为小王我也不知,她可是一直保密的,在此小王只能祝四位公子好运了,想必诸位公子与爱卿一定觉得小王啰嗦了些,好,大喜之事小王就不占用时间了,有请皇妹出题吧,小王也甚是好奇啊。”

群臣也是好奇,这位长公主会出什么题来考四位公子,如果是简单的比武,想来是不用比了,必是林啸坤,要是比诗词歌赋,吟诗作对,那便是莫不愁 了,要是论治国韬略必是柳残了,剩下这个公子瑾,还真是没什么才华拿得出手的。

一个小宫女缓缓走到台中心,行了个万福之后,道:“奴婢是湘云公主的贴身丫鬟,今日代公主出题与诸位公子,我家公主说了,她的题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不会刻意为难诸位公子的,共有三题,主要是想看看各位公子的才华,人品与韬略。”

说罢她摆了摆手,一个小宦官快步跑过来,递过来一张纸条,小丫鬟打开纸条,清脆的道:“这第一题,我家公主出的题目是。。。。”她正说着,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传来,不远处的树林里瞬间火光冲天,紧接着又是两声巨响传来,却是离人群越来越近,人群瞬间慌乱起来,群臣纷纷大叫着四散奔跑,这时冲出一班护卫,口中疾呼护驾,紧紧的围在了太子真与皇室诸人的周围,相比其他大臣的恐惧,四大公子还是比较淡定,纷纷在自己护卫的保护下向太子真那个方向靠拢过去,其中比较惊诧的当属公子瑾,作为一个轩辕人,且去过边关的人,他深知这是什么,这种震撼只有轩辕军队的特殊火器天雷地火。

天雷地火乃是火药制成,因其爆炸时的巨大响声犹如天雷,因此得名天雷地火,东皇与其诸侯国中,只有轩辕的军队才配有这种火药,因伏羲紧靠大海,战祸很少,只是偶尔有少许海盗与东倭流贼骚扰,西边的昆仑与崆峒虽有诸多西域小国接壤,但是边境多山与原始森林,火器很少可以排上用场,宗主的东皇则是战祸很少,基本不会需要,所以只有北方的轩辕才在军队中广泛的使用这种火器,因为北方是一望无际的广阔草原,非常适合蛮族凶狠的骑兵作战,所以轩辕只能凭着火器来防守。

公子瑾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为什么东皇境内会有天雷地火?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爆炸?是谁引爆的天雷地火?目的又是什么?如果是为什么了杀这猎场中的众人,那岂不是谋反之罪?到底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胆子?为什么要用天雷地火?是轩辕所为?还是有人要故意嫁祸于轩辕?

正思索间,护卫将众人聚拢在了一处空地之上,更是将太子真和两位公主紧紧的围在了中间,一员大将跪拜道:“卑职该死,没有护卫太子安全,死罪。”

太子真冷哼道:“别急着认罪,事后定会治你失察之罪,不过现在本王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去四周查清状况,速速回来禀报。”

大将叩首应允,起身正欲离开,突然从树林中杀出一票人马,皆是黑衣打扮,黑纱蒙面,杀向众人,大将急忙高喊:“护驾,护驾。”众护卫闻言打起精神迎战而上。

太子真冷笑道:“想杀我?只怕没那么容易,说罢,从身旁护卫手中拔出长剑,也迎了上去,这一举动吓傻了在场诸人,想不到这太子真如竟然此彪悍。

林啸坤也是行武多年,见太子真拔剑而上,也忍不住拔出长剑,杀将出去,柳残只是冷眼的看着局势,倒是莫不愁神情轻松,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在看公子瑾,他整个人都有些傻了,还在想着刚才天雷地火的事情。

两方人马瞬间杀到一起,虽然黑衣人人数略少,但却个个是武功高手,与人数众多的护卫对战完全不落下风,护卫死伤有些惨重,但太子真与林啸坤却异常勇猛,二人武艺高强,在人群中左冲右突,闪转腾挪,也是各自杀了几个黑衣人。

黑衣人显然知道太子真的身份,因为他穿着太子的金黄服饰,很是扎眼,所以黑衣人几个人围攻他一个,几次都险些被伤到,都是身边护卫出手相帮才算化险为夷,护卫虽伤亡多,但是却人数众多,悍不畏死,一人倒下,另一人马上又冲杀上去,双方人马均是在搏命,黑衣人的目的显然就是刺杀于太子真。

太子真刚刚挑倒一个黑衣人,身后露了个破绽,另一个黑衣人一刀劈过来,他急忙闪身,避开了背心要害,却是手臂被刀锋划过,立时鲜血长流,几个护卫急忙拥过来护住他,太子真显然是被这伤和鲜血刺激到了,长啸一声,又杀入人群。

另一边莫不愁见柳残还是冷眼旁观,微笑道:‘怎么?柳公子见太子殿下和林公子如此大出风头,就只是在旁远观,不去也大显一番身手吗?”

柳残冷哼道:“莫公子如何不去?”

莫不愁笑道:“莫某手无傅鸡之力,见不得血腥,平时便是一只蚂蚁都舍不得碾死,还是不去为好,哈哈哈。”

柳残像是与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无非做戏而已。”

莫不愁听他说,道:“做戏?柳公子此话何意?莫某却是听不懂。”

柳残看着他,冷笑道:“莫公子不懂?笑话,只怕莫公子心里明白的很。”

莫不愁摇摇头笑道:“莫某人明白花前月下,美酒佳人,如此打打杀杀之事,不懂,不懂啊哈哈哈。”

柳残扭过头去不再理他,莫不愁转头看了看还在傻愣着的公子瑾,笑道:“轩辕公子害怕了么?”

轩辕瑾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他根本没有听到莫不愁在跟他说什么,莫不愁见他这样,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轩辕公子?轩辕公子?”

轩辕瑾回过神来,见莫不愁与他说话,答道:“莫公子,怎么了?”

莫不愁道:“你害怕了?”

轩辕瑾道:“啊?没,没,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莫不愁见他支支吾吾,笑道:“只怕轩辕公子在想着这天雷地火的事吧,天雷地火乃是轩辕独有,如此。。。哈哈哈。”他说了一半便不再说下去了,神情玩味的看着轩辕瑾。

轩辕瑾知他什么意思,但是这会是真的由轩辕策划并实施的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知晓?是父候的主意?如果是夫侯的主意,那为什么要刺杀太子?为什么要用天雷地火?这是明显的在暴露身份,以父候的谨慎睿智,当不会做如此思虑不周的事,是想做到万全无失嘛。

这边黑衣人越战越勇,都是身负武学的高手,普通护卫哪里是对手,眼见形式越来越危急,突然远处一波骑兵疾驰而来,为首一人正是御剑,他手持长剑,大声呼喝道:“太子殿下,卑职御林军将军御剑,率兵救驾来迟,儿郎们,冲杀过去,护卫太子。”

他率领的正是御林军精锐,又是骑兵,冲入战团,瞬间就解了太子真等人的危机,黑衣人眼见势不妙,为首一人招呼一声,便互相掩护着向树林方向退却而去,太子真见援兵以至,大声命令道:“不许放走一人,活捉者重重有赏。”

众御林军闻言士气大旺,追杀而去,黑衣人本也死伤惨重,如此来更是没了气势,边战边退,却无人肯降,但终寡不敌众,仅剩的几人被御林军团团围住。

御剑治疗癫痫的药物要遵循哪些规则见大势已定,便下马跪拜道:“卑职救驾来迟,请殿下责罚。”

太子真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却是稍纵即逝,他微笑道:“爱卿何出此言,今日全凭爱卿赶来及时,要不小王就要成了刀下亡魂了。”

御剑道:“殿下,卑职该死,请殿下定卑职的罪。”

太子真道:“好了,不要再揽罪责了,小王说你无罪便是无罪,起来吧,带小王去看看那些黑衣人。”

御剑谢恩后便起身引他过去,只见大批的御林军团团的围住了仅剩的黑衣人,几名黑衣人身上都是受了伤,因太子真发话要活捉,所以御林军也不赶尽杀绝,只是不断的逼迫,将他们逼如死路,御林军众军士见将军与太子驾到,便闪开道路让他二人至前。

双方都停了手,黑衣人已是逃脱不掉,几人纷纷放下手中武器,太子真见状很是高兴,大声道:“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尔等只要招出谁是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谁派你们来刺杀治疗癫痫病要花费多少钱才行小王的,小王特赦尔等不死。”

他原以为黑衣人放下武器是投降之意,怎料一个人黑衣人突然大喊道:’君侯,我们来世再见。”喊完后便应声倒地,剩余几个黑衣人也是接连而倒,御剑大叫一声不好,闪身冲出,一探黑衣人的鼻息,已是断了气,脱去面纱,只见七窍流血,血色黑紫,脱去另几人面纱,也是同样的情状。

“殿下,这些黑衣人看来舌下都藏有毒丸,到绝路之时以便自绝,看来即使自杀也不肯降,想来是早已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定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死士。”

太子真面色冷峻,眼中怒火炽热,咬牙道:“不管是谁主使的,小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把这些尸首抬下去,好好的检查勘验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御剑一摆手,便有御林军兵士过来抬下黑衣人的尸首,太子真继续道:“让太医院派些医士过来,安抚伤员,救驾殉国的兵士全部厚葬,追为护国勇士,出银钱安抚家眷吗,让群臣都稍安勿躁,小王还有些话要说。”

“遵旨!”御剑领命而去,太子真见他远去,眼中杀机又显,这个御剑,虽忠心,但是知道的太多了,若留下终归是个祸害。

那边群臣见黑衣人已被杀尽,都松了口气,便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与相熟的好友至交低声交谈,内容不外乎便是今日刺杀之事,两位公主等一众女眷被御林军紧紧保护着,四大公子也有护卫守着,林啸坤果然是勇武有加,不仅亲手杀了几个刺客,自己也是丝毫无伤。

太子真在远处扫视了一下四人,林啸坤正在擦拭自己的宝剑,莫不愁微笑着,确让他觉得笑容有些诡异,柳残正死死的盯着他,只有轩辕瑾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眼中老年间歇性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光芒正盛,天下将是我太子真的天下,容不得有任何人与我分享,你们四人虽是人中龙凤,却是生不逢时,只会是我的手下败将,女性癫痫病的治疗要注意什么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们只是我成为千古帝王的绊脚石,想到此,太子真感觉自己的血气翻腾,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与激动,一切,我要征服一切,就从今天开始,他死死的盯住轩辕瑾,就从你,轩辕公子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