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猜火车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崔雪儿也在陈刚的面前,她是站着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站着,她只是静静的看着陈刚,什么话都没说,就像久未见面的朋友。突然,她笑了,就那么突然的笑了,整个世界都仿佛回荡着她的笑声。   “哈哈···”   “哈哈哈···”   陈刚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只有五岁左右,扎着漂亮的双马尾,脸上挂着花儿般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很僵硬,不像活人的笑容;陈刚的胳膊也很僵硬,不像活人的胳膊。这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街角,仿佛沉浸在梦中,不过他们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若风气喘呼呼的跑过来,他终于追上崔晓玉了,这个总是在奔跑着的女子,这个总是会无缘无故消失的女子。可是,眼前的一幕,给他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就是晓玉深爱着的男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二)   陈刚为人谦和,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仿佛永远不会生气。他酷爱写作,总是把自己遇到的人和事变成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故事和诗歌,让人惊叹,也能让人从中学会许多道理。晓玉是在校园的诗歌比赛上认识陈刚的,那时的她是比赛的编辑,被陈刚朴素又蕴含哲理的诗所深深吸引,惊讶于男生也会有这样细腻的心思。因为比赛的缘故,编辑与作者要经常沟通,一来二去,晓玉和陈刚也熟悉起来。晓玉也发现陈刚更多的优点,对他的感情也渐渐的有了变化。   终于,晓玉又一次读过陈刚写给她的诗后,她知道,她不能再等了。   于是,校园的小路上,多了一对牵手散步的影子。   恋爱中的人,是最幸福的。可是幸福中的人也是最容易放松警惕,稍不注意,幸福就会从指尖溜走。   在每个春天,陈刚都会给晓玉写诗。   在每个夜晚,陈刚都会给晓玉讲故事。   可是好景不长,晓玉似乎厌倦了一直充当倾听者,她的要求越来越多,总是抱怨和陈刚呆在一起的时间太短。   爱情,自古以来都是文人笔下不朽的话题,它能给人无穷的想象,无尽的启发。   陈刚就是如此,他日复一日的写诗,写小说,甚至荒废了学业。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之中充斥了无尽的想法,他有太多的话想说。   于是,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创作上,自己也变得小有名气。可是,他和晓玉的距离却越拉越远,关系也越来越生疏。      (三)   在陈刚所在的学校附近有一条火车轨道。长长的轨道,望不到尽头,给人无限的遐想。每当陈刚没有灵感的时候,他都会到这来。陈刚经常坐在轨道上,仰望天空,反思着自己所做的一切。这条轨道只开通了一辆火车,从陈刚所在的南方小城开往北方。在北方有他的梦想——北京,他想在那个繁华的都市一展宏图,用自己的诗歌,用自己的文字。   因为只有一辆火车经过这,这条轨道大多时候都很安静,也很少有人会发现这,就像此时的陈刚一样,还未被完全发掘。   今天,这里却多了一个人—晓玉。这是晓玉第一次来这里,也是第一次陪陈刚躺在轨道上。   这种感觉不得不说是惊险刺激的,就像有人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随时都有可能砍下去一样。   “你猜,火车,什么时候会开过来?”陈刚望着天空,眨眨眼睛,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过来,不过我知道,只要开过来,我们都要玩完。”晓玉起身要离开,却被陈刚拉住了。   “有时生活就是如此,你只有把自己逼到绝境,才会发现新的路。”   “可是,我想过平静的生活,只想你多陪我一下。”晓玉很委屈,她不懂陈刚为什么要这样,要做这么危险的事。   “晓玉,我只要你相信,我一直是爱你的,既然我答应和你在一起,我就会信守承诺。就像现在一样,我会一直握住你的手,哪怕此时火车开过来,我也不会放手。”   “我·····我,晓玉已经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或许这就是诗人的浪漫吧。”   “轰隆隆······”火车驶过,带着希望向前驶去。   陈刚和晓玉早已经起身,站在了青青绿草上,望着火车越走越远。   经过这次和陈刚的沟通,晓玉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陈刚了。她和陈刚在一起,就像同坐一辆火车,虽然知道它的起点和终点,却猜不到他会在哪下车。   好在陈刚的本性是温和、善良的,从来没有发过脾气,对晓玉也是百般包容。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晓玉也时常反思,试图改变自己的想法,试着换位思考。也许诗人的浪漫也不错。      (四)   毕业季来临,大家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陈刚却还在搞自己的创作,最近他要专心准备一篇小说,去参加省级的比赛。这次的比赛对陈刚很重要,一旦获奖,就有可能得到出版社的签约。   “难道,你以后要当作家?”晓玉不解,她认为写作只是读大学期间的爱好,作家这个职业不能解决以后的生活问题。   “不管以后是不是以她为职业,我都爱它。”陈刚坚定地说道。“况且,这次比赛我已经筹划很久了。”   “你,你这样做,会耽误毕业的······”晓玉很生气,她不明白,都到这个节骨眼了,陈刚还不找工作,还不写毕业论文。他还怎么毕业,以后的生活还怎么过啊。   晓玉想的很多,她甚至想到,要和陈刚一起到南方自己生长的小镇,找到一个适合他们的工作,然后一起白头到老。   可是,在这个大学生如同大街上卖的大白菜的时代。陈刚这样做,会有前途吗?可以说,陈刚是在赌博。   晓玉也不知怎么了,对陈刚现在做的事非常的不支持,经常跑到陈刚那,给他做思想工作,劝他快点出去找个好的工作,好养活她们一家人,养活她们未来的孩子。   没错,她们确实是有了孩子。还没毕业,就有了孩子,这件事陈刚并不知情。晓玉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陈刚,她也希望陈刚能够回报同样的爱,希望他能听自己的劝告。   “文字是我们一生最美的相遇,正是因为文字,我们才在一起,你难道忘了吗?”陈刚已经被吵得烦了,他丢一下这句话,就消失了。   电话也打不通,找到陈刚的室友,他们也不知道陈刚去哪了,晓玉也急了。这是陈刚第一次这样对她,在文字和她之间,他选择了前者吗?难道自己还比不上你那破烂文字,破烂小说。晓玉大哭,哭的很伤心,可是她只能一个人哭,一个人伤心。   哭过之后,万物都归于平静。晓玉的心也静了下来,她在努力的规划着未来,陈刚靠不住,她只能靠自己了。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她也不去想陈刚了,专心准备自己的论文答辩,专心的四处找工作。   也许,陈刚会成功了。有时,晓玉在感到疲倦的时候,会这样想到。   凭借自己扎实的文学功底,她成功应聘到一家杂志社的编辑。那一刻,晓玉不知道有多高兴。她请了自己寝室的姐妹一起到学校旁边的一家餐馆去吃饭庆祝。这家餐馆叫“思恋”,餐馆并不大,可环境很好,晓玉和陈刚经常来这吃饭,陈刚总是说,这里的菜充满了思恋的味道。   满桌子的菜,大家有说有笑,互相举杯,对晓玉表示祝贺。可晓玉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陈刚,他现在在哪了,一个多月了,陈刚都没有和自己联系过。   可能是老天感应到了晓玉的思念,于是在这个时刻,让他们相遇了。可晓玉宁愿不要见到他。因为,晓玉不仅见到了陈刚,还见到了另外一个女孩,就坐在陈刚旁边,和他有说有笑。而陈刚就坐在晓玉的前面,在这个狭小房子的另一角,巧的是在这个角度,晓玉能看到陈刚,陈刚却不能看到晓玉。   或许,他现在就不想见到我吧。在这里,晓玉只能看到那个女生的背影和一头飘逸的长发。陈刚喜欢长头发的女生,还曾经对晓玉说过“待你长发及腰,我娶你可好”这样在陈刚看来充满诗意,在晓玉看来却感到很肉麻的话。不过她却很喜欢,谁不喜欢甜言蜜语了。所以晓玉一直都是留的长头发,不过,最近又要考试,又要找工作,她懒得打理头发,就把它剪短了。晓玉摸摸自己的头发,又看看远处陈刚的笑容,心中很不是滋味。   室友小芳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顺着晓玉的视线望过去,眼中满是惊诧。   “陈刚。”出乎意料的是小芳竟然叫出了陈刚的名字,而且叫的很大声。   这一叫,陈刚也听到了声音,他抬头,站起身来,晓玉的眼中也满是惊愕。视线相对,没有了以前的亲密,多了一份陌生,晓玉痛心,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然后起身,跑了出去。   “晓玉。”这次是陈刚大叫,他已经起身了,准备出去追上晓玉。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半路上,又停了下来。   “哎,谁叫你叫这么大声的?”室友甜甜责怪小芳,然后望了陈刚一眼,“哼”了一声就和小芳一起跑了出去,去追晓玉。   陈刚眼中流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可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五)   火车开到这,就要下站吗?晓玉很不甘心,自己的孩子怎么办?自己又怎么办?   “你应该找陈刚问清楚?”小芳轻轻的说道,“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了?”   “这还不清楚吗?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你看他已经被那个女人给迷成这样了,他都没有出来追我。”说完,晓玉又开始哭了起来。现在的晓玉,只能把伤心和难过诉诸于眼泪了。   小芳和甜甜也很难过,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好把晓玉先带回寝室。   如果思念是一种病,晓玉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见面不仅没有解相思之苦,反而让晓玉更加思念。她觉得陈刚不可能就这样离开了自己,背叛自己。好几次,晓玉又在“思念”遇到陈刚,她都想过去问清楚,可是,陈刚的身边,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就像鬼魂一样黏着陈刚,这又让她萌生退意。   她很害怕,她害怕这是真的,她害怕陈刚真的抛弃了自己。她还留有一丝希望,希望陈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希望陈刚能主动的来找她说清楚。可是,她没有等到陈刚,却等到了公司的任职书,要晓玉马上赶去北京工作,来弥补编辑的空缺。   在火车站,晓玉呆呆地望着自己和陈刚一起躺过的铁轨,想到陈刚为自己写的诗,为自己做的一切。到现在,她的脑海里还满是陈刚,而她马上就要乘坐这辆火车,去往陈刚梦想去的地方。   她以后还会不会见到陈刚了。   在最后一刻,她还是期盼着陈刚的到来,来抓住自己,把自己留下。她有等待的勇气,却不敢主动的去追求。到现在这一刻,她还在害怕,她不敢想象自己已经被背叛了。   “呜呜······”火车终于要开动了,晓玉一步一步的迈进车厢,每一步都走的很慢,每一步都走的很艰辛。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晓玉终于踏进了车厢。   在进站口,陈刚疯狂的奔跑着,衣服被奔跑带起的风吹的左摇右晃。他从来没有跑的这么快,即使小学时,那一次对他很重要的体育比赛,他也没有跑的这么快过。周围的人影不停的闪过,陈刚却不能停下。他刚刚在学校从小芳那听到晓玉要去北京的消息,就飞奔而来。他也在想,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这一切,真的能够换来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轰隆隆······”火车终于还是开走了,陈刚还是没有赶上,他望着速度越来越快的火车感到很绝望也很无奈。难道自己的路真的走错了,还是自己一开始就不该遇到她。难道这场爱情一开始就是一场错误。   火车过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陈刚走到火车轨道上,望了望四周的青草,满眼的绿色似乎让他稍稍喘了一口气。他慢慢的,慢慢的,躺在轨道上,让风轻轻拂过自己的脸庞。他感受到轻松与愉悦吗?此时的他,没有了平时的感觉,还是感到很压抑。他不知道是因为晓玉离开自己的缘故还是刚才跑的太快的缘故。   望向天空,天空离他越来越远。这次,他不用猜火车什么时候会到来了,因为,火车已经开走了,就像晓玉一样,她已经走了。      (六)   来到北京的晓玉,迅速的投入到工作中。她忘我的工作,她以为自己可以用工作来忘掉陈刚,她甚至想忘掉陈刚。可是,每次感受到腹中孩子的滚动时,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陈刚。想到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和陈刚一起出去游玩,玩到很晚,晚到已经回不到学校了,不得不借宿宾馆。也是在那一晚,她和陈刚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她记得那晚陈刚说话的语气特别的认真。可是现在了,晓玉连他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晓玉第一次见到若风,是在自己升职的那一晚。那一晚,晓玉和同事们一起喝了很多酒。过了那一晚,晓玉就要去武汉,升任杂志社武汉分部的总编,分离时总是许多的不舍,晓玉大声的哭闹着,积压已久的压力终于释放了。   哈尔滨治癫痫病比较好的是哪家医院避孕药撞上抗癫痫药物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办法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