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生个男孩传宗接代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多媒体写作
洗衣做饭,放牛割草,萍无所不会,无所不能。小小年纪,就像大人一样使唤。十几岁时,萍就开始学习缝纫,由于没有知识,做不了裁剪,只能替人家做加工。萍特别能吃苦,整日就知道埋头干活,干到凌晨两三点,那是常有的事。由于睡眠不足,萍的眼睛经常布满血丝,红肿得像两只大核桃。   萍二十四岁那年,媒人前来说亲,说前村有一位帅气的小伙相中了萍的能干。街坊邻居都替萍感到高兴,苦命的萍终于熬出头了。   婚后,萍和丈夫雷恩爱有加,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婚后的第二年,萍就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千金。孩子两岁时,萍又怀孕了,又生下了一个女孩。雷和婆婆看见萍又生下一个女孩,表面上虽然说男孩女孩都一样,心里却一百个不悦。是啊,也难怪,谁让雷是家里的独子?   时光似水,岁月如梭,转眼两个孩子已经长大了。   有一天,婆婆把萍和雷叫到跟前:“萍啊,自从你来到我们家,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咱的家业也越来越大了,可是家里没有一个男孩总不是个事。”   “我这里有两条路,你们小两口好好考虑一下。一条是,找一个未婚的姑娘帮雷生个儿子,孩子生下来,给钱,打发姑娘走人。第二条路,就是你和雷假离婚,生个男孩再复婚。”听到婆婆的话,萍一下就蒙了,再去看雷,雷好像也同意婆婆的想法。或许,他们娘俩早就商量好了,如今只是给自己下个通知而已。   这样大的事情,萍一个人怎么能做得了主?第二天天刚亮,萍便去找姐姐商量。   “雷长得帅气,家里又有钱,如果你不听他们的,你婆婆难免挑唆雷和你离婚。”   “找别人生孩子绝对不行,儿子生出来了,万一他们俩生出了感情,人家就是一家人了,你就是外人了。到时把你挤出了家门,怎么办?”   “假离婚,我看还比较稳妥。他们不就想要个儿子吗?只要生出了儿子,他会复婚的。”   “听说,刘庄村有个老中医,只要吃了他开的药,没有一个不生男孩的。姐今天就带你去!”   离婚虽然是假的,可是萍再也不敢和雷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了。两人见一次面,都如偷情般困难。不久,萍怀孕了。三个月时,在医院找了一个熟人,做了一下检查,说是男孩。萍和雷都很高兴,婆婆更是乐得合不拢嘴。萍窝在租来的房子里,甜蜜地待产。雷隔三差五地来住一晚,日子倒也过得和从前一样甜如蜜。   萍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婆婆的脸上笑开了花。一出院,婆婆就把萍接回了家。雷却没有预想得那般兴奋。四十多岁的人了,精力和体力可能也不支了,萍也没多想。   孩子出世,亲戚朋友总要聚在一起,喝喝喜酒,庆祝庆祝的。喝喜酒那天,家里来了一位女客人,浓妆艳抹,举止风骚,进来以后就不住地啧啧称赞:“瞧这孩子,多好看啊,这眼睛,和他爹一样有神。”   雷赶紧凑到跟前,给萍介绍:“这是咱的干姐。”那女人眉目传情地瞟了雷一眼。   没听说你有什么干姐啊?萍的心里不禁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可是房间内宾客众多,萍也不好追问。老实本分的萍,也没往歪处想。一如既往地在家一心一意地带孩子。   长相本来就不错的雷,越来越注重打扮了。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比年轻时更是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韵味。可是雷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拿回家的钱也越来越少。对他们娘几个,也不如从前温和体贴了。   这一天,雷又很晚才回家,一到家,就拱到床上像猪一样睡着了。   萍想把雷拉起来,让他洗刷完毕再睡。在萍去拉雷时,正好触到雷兜里的手机。那手机正在扑腾扑腾地振动呢。很自然的,萍掏出雷的手机。一条信息赫然跳出来:“宝贝,想你……”轰地一下,萍只感觉天旋地转,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萍像疯了一样,对雷又是拉又是拽又是掐又是拧:“你起来,你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睡意朦胧的雷,被萍歇斯底里的哭声惊醒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哭什么哭?”“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此时的萍,疲惫的脸上,又是眼泪,又是鼻涕,哪里还有什么美丽可言?“你神经啊!这人我不认识,发错了,睡觉!”雷夺过手机,脚下不稳地走进了大女儿的房间,大女儿住校,房间正好空着。“砰”地一声,门关上了。   萍疯了,对着大女儿房间的门,边哭边踢,边哭边捶。无论萍怎样闹腾,雷就是不开门。   “哇”,睡梦中的儿子被惊醒了。萍跑到床边,跪下来,把儿子抱到怀里:“我苦命的孩子啊。”孩子哭,萍也哭……萍哭了整整一夜,雷躲在女儿的房间里鼾声如雷。   第二天,萍去找婆婆告状。说雷在外面可能有女人了。婆婆眼一瞪,非常生气地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没在床上逮着他们,你凭什么说我儿子外面有女人了?”老实的萍被婆婆堵得哑口无言,只有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无奈之下,六神无主的萍又去找姐商量。姐说:“就算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又能如何?总不能不和他过了吧?如果不和他过了,不正好成全了人家?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能再找个什么样的?”是啊,如果不和他过了,这三个孩子要么缺爹,要么少娘,太可怜了!自己又如何去抚养他们?   足智多谋的姐继续说:“算了吧!就这样吧!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他不承认外面有女人,只要他还顾家,就这样过下去吧……都说男人对这种事都是一阵子,过了这阵子,他就回头了。只要他回头了,这个家还是个完整的家……”就在萍听了姐的话准备委曲求全的时候,那个女人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那个女人开门见山地说:“我和雷已经好了一年了。我爱他,我打算和他结婚。按说,你们已经离婚了,我根本犯不着和你说。”   “我们是假离婚。”萍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辩解。   “假离婚?谁能证明你们是假离婚?只要办了手续,就是真离婚。”女人把眉一挑,嘴一瞥,挑衅道。   “以后,你不要纠缠雷了。这是十万元,你好好抚养你的儿子吧。”女人把一摞钱扔在沙发上,站起来就要扬长而去。   “不,不,这只是你的想法,雷不会同意的。”萍歇斯底里地喊道。   萍手指颤抖地拨通了雷的电话,“是的,我要和她结婚了。”电话那端,雷毅然决然的回答,让萍彻底崩溃了。   “你不是想要儿子吗?你怎么舍得你的儿子?……”萍还没说完,雷就挂断了电话。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萍瘫软在地……   雷走了,抛下自己和儿子走了。不久,那个女人就带着前夫的女儿嫁给了雷。   萍和雷的假离婚最终弄假成真,不过萍一直离婚不离家。萍一直也没有再嫁,她一直在等着雷回心转意。她一直坚信,雷会回来的,只要有儿子在,雷就会回来的。可不是吗?那个女人和前夫有一双儿女,女人已经做了节育手术,根本不可能再为雷生儿子了。   杭州看癫痫病哪家靠谱辽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孩子为什么会得小儿癫痫哈尔滨正规癫痫医院的选择标准有哪些
上一篇:【柳岸】丰宁坝上草原之旅_1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