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晓荷】我的伤疤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好书推荐
无破坏:无 阅读:634发表时间:2018-09-01 01:15:42 摘要:我17岁割麦子镰刀砍伤了腿,留下伤疤。几次想告诉孩子伤疤是激励我前进的动力,但是说不出口…… 湖北哪里的癫痫医院比较好 古稀之年,我决定告诉孩子:我右膝盖上有个伤疤,很小,十七岁时割麦子,被自己的镰刀砍的。   1965年,十七岁的我第一次参加夏收割麦子。定额一亩,麦茬不得高于十公分,不得掉麦穗,麦捆不能散。那时的人个个荣誉感很强,劳动竞赛争红旗,有人一天割三亩,而我完成定额都非常吃力。那天,我的任务是一块长满芦苇,骆驼刺的麦子地,地头一站,麦子挣扎在一人高的芦苇中,其间还有狰狞的骆驼刺。我明白叫苦叫累没有用,反而会被人笑话。把镰刀磨锋利,一头扎进草丛中,连草带麦子一起割倒。渐渐感到每挥一次镰刀,手臂拉动肩膀肌肉痛,每次用力回拉镰刀都被芦苇弹回去。到了下午,眼看胜利在望了,一簇茁壮的芦苇突然咬住了镰刀。我大怒,右腿跪着用尽全身力气一砍,芦苇麦子倒下了,镰刀扎进右腿,鲜血直流。正好班长从旁边走过,急忙揪了几片“霸王刺”的叶子,擦干净,拧出绿汁按在我伤口上。很快血止住了。我休息了一会儿,忍着痛跪着挪动着,慢慢挥动镰刀,天黑了才割完了麦子。从此,右膝盖上留下一道伤疤。   三十多岁时,孩子已经上小学,开始懂事了。我想告诉孩子,当年是如何艰苦劳动的,但我说不出口。我的团场基建队,一位东北义勇军老战士,右手大拇指和半截食指都没了。他和日本鬼子拼过刺刀,身边曾经倒下一个个战友。他随义勇军九死一生横穿苏联西伯利亚到新疆,后来参加新疆和平起义。我和他熟悉,他右手的伤疤让我肃然起敬。我忘掉了自己那块小小的伤疤。不久,我调到团部当了基建参谋,日子好过了,离开坎土曼镰刀远了。我又想告诉孩子我家的好日子来之不易,腿上的伤疤是见证。这时,调来一位副团长,又是右手缺了大拇指,一块粗糙的伤疤。解放战争中,炮弹片削掉了大拇指。他带着我们测量组去荒滩踏勘,总是走在前面,登上大红柳包,背后望去,他带着伤疤的右手甩动特别有力。问他伤疤的来历,想听听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总是失望。他只是轻轻一句:“打仗哪有不死人的?炮弹片削掉块肉算不了什麽。在牺牲战友那里,军功章都不值得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炫耀,别说什麽伤疤了。”我给孩子讲了这位副团长的故事,哪里还有脸讲我腿上的那道伤疤!   四十岁时,我调到兵团农三师师部工作,全家进了南疆第一大城市喀什,日子更好了。那个念头像野生的芦苇又冒出头: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也该让他们知道好日子是父母亲艰苦奋斗得来的,又想从伤疤说起,因为不论工作多忙多累,只要一看到那块伤疤,我就充满克服困难的力量。但是,更不能说了。我的师长,党委书记肖风瑞,1939年的老八路。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子弹穿过大腿骨,在老百姓家里养好伤,立即返回三五九旅,参加战斗。带着战伤打败日寇,接着解放战争从河北打到甘肃,彭大将军一挥手,大军西昆明癫痫病权威医院进新疆。六十多岁带着我们常常下基层,看连队。走路有点跛,竟然骑着毛驴到昆仑山的牧场,策划牧场远景规划。住在办公室里,用电炉子自己下挂面吃,每月交电费。直到离休后,我们才知道新中国成立后给他发了残废军人证,他完全有资格吃小灶。   再后来,我调到兵团机关工作,全家迁到自治区首府,新疆最好的城市乌鲁木齐。正如《在希望的田野上》唱的:“老人们举杯,孩子们欢笑。小伙儿弹琴,姑娘们歌唱。”日子越过越美了。   我从事史志工作,接触了不少老革命,整理他们的回忆录。有时采访,忍不住问“受过伤吗?”他们回答是,别说子弹炮弹不长眼,就是行军上山下山,挖战壕,修工事,磕磕碰碰,谁身上没有点伤疤?伤疤和军功章一样,只能证明你还活着,是幸存者,而无数战友牺牲了,倒下了。你没有资格炫耀,只有努力工作,完成那些牺牲战友没有完成的任务!谁都有想不通的事情,看看自己的伤疤就什麽都想通了……   我心中强烈共鸣!   有一次,在阿拉尔三五九旅屯垦纪念馆讨论布展方案,听说六团有位三五九旅老战士,战争中被炮火烧伤,耳朵震聋,脸上留下伤疤。进疆参加大生产运动,直到离休。他在开发塔里木战斗几十年,走过多个单位,一个旧木箱保存了十多张奖状。我立即赶到六团采访这位老兵,他背驼耳聋,半边脸伤疤。当我看到他小心翼翼打开破旧的木箱,展开一张张字迹模糊的奖状,我的热泪夺眶而出:最早的奖状是进疆大生产运动——他当了一辈子马夫……   我终于看到了战争留下的创伤,看到了活生生的,最坚强最英俊的三五九旅老战士!   古稀之年,有些话不能不给孩子讲了:你们的爷爷是黄埔军人,满怀抗日救国激情投笔从戎,进疆为国戍边;你们的父母亲长期在荒凉偏僻的团场艰苦劳作,这块腿上的伤疤是那个时代的纪念。可是,它太渺小,太令人惭愧了!我的伤疤给我艰苦奋斗的力量,改变了我们家的命运;老红军老八路,志愿军战士身上的伤疤,改变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为国尽忠,为亲尽孝是中国人的天职。我愿意生在抗战时代,任三八刺刀留下伤疤;愿意参加上甘岭战斗,不怕凝固汽油弹烧的伤疤——侵略者必须倒在我的脚下……   人是要有点伤疤的。 共 19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