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时光城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剧本要闻
一   宁默心走进屋时,我正斜靠在沙发上听昆曲,“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桓。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哥,我回来了!”默心一身风尘,看到我安然站在她面前,仿佛才放了心,将行李箱随手搁置地上。   我站起身,随手关掉音响,帮她捡起行李箱,拖向室内,回头笑着对她说:“茶还是咖啡?”   默心将围巾摘下来,换上拖鞋,她的动作缓慢而小心翼翼,像是在思忖什么。   我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微笑,内心却是思绪万千。一些话说还是不说,一些事问还是不问。点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会不会覆水难收?   也许我脸上的微笑感染了她,她也扬起脸,报我以灿烂的微笑。“哥,我要茶,有些口渴。”   我仍旧微笑着冲好她喜欢的红茶,帮她端到露台的茶几上。这是高层公寓的顶楼,除了有两个宽敞的阳台,还有一个大大的露台。露台我特河南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意吩咐做过防水处理,并且布置精心,有座小小的、精巧的假山,玲珑的小池,微醺的绿萝掩映,甚至还有洁白如玉的鹅卵石,散落其间。初冬的阳光,伴随着斑驳光影,撒向露台。薄冷的空气里,却是温暖如春。这是我们的新家,我为它起了一个诗意却有些沧桑的名字——时光城。说它沧桑,是因为它实在不足以称“城”,只不过是小三室,还在顶楼,与我们之前住的别墅无法相提并论。可这是靠我自己的力量为默心重建的家,所以它是我们的城。   一壶清茶,足以忘记尘世繁华,时光仿佛停驻。   茶在默心手中,淡雾蒙蒙,余香袅袅。我们分坐在桌椅上,偶尔余光轻瞟,却都面色平静。她小心地抿了一口茶,然后冲我笑了笑,“哥,你等等啊。”   她低下头,从包包里拿出一叠照片,柔顺的头发垂在她的肩上。相片递到我手里,她的嘴角上扬,“哥,这是我们大学聚会的照片。”   我掠过笑颜如花的女孩,仔细地看着照片上的宁默心,她温柔漂亮,像宁静的湖水,却因惊鸿飞过,激起涟漪,有种凛冽之美。   放下照片,我问她:“见到他了吗?”   宁默心收起照片,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悲伤,随后笑了笑,“没见到,他没去参加聚会。”   其实我知道,她还是放不下梁子健,那个她青梅竹马的男孩。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放不下的事,忘不掉的人。   她的梁子健,我的宁默心。尽管我们都知道,忘记可以有更好的幸福,可是总有一个人,让我们情愿不要其他更好的幸福。总有这么一个人。   我们两个人坐在露台,不再说话,喝着冲到很淡的茶,吹着细细的风。   “默心,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放心不下梁子健,可是你也知道,你们不可能在一起了。”思量了很久,我开口。   很显然,我突然而来的直白让她始料未及,她傻傻地看着我,不知道或者不愿意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默心,我想知道,你对我真的只有亲情吗?真的没有其他感情吗?你明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愿意尝试喜欢我吗?”人的一生中,非要说的明白的话,并不是那么多。我喜欢宁默心,喜欢了很多年,明知道她心里有着喜欢的人,却仍旧喜欢着她。   宁默心确实很爱流泪,她不言不语,只是在流泪。我现在离她那么近,轻轻呼吸便可以闻到她的发香。可我在她滴落的泪水里清晰地认识到,她离我很远。以前是,现在是,而且在往后的时间里只会越来越远。   我的时光城里,住不下默心的心。      二   默心和我道了晚安之后,我们各自走进自己的卧室。夜色已深,到底是初冬,已有丝丝寒意,却无困意,还有一群回忆在夜色里游弋。   十五年前的一个上午,阳光从窗子里折射到屋子里,落在地上,落在尘埃上,落在沙发上,落在她明亮的眼眸里。我定定地看着她,一种喜欢的情愫在心里蔓延。   她是宁默心,翠姨的女儿,翠姨是我的继母。那一年我十五岁,默心十岁。我不喜欢翠姨,潜意识里觉得她是一个有着功利心的女人,尽管她美丽温柔,然而笑容却没有诚意。我喜欢宁默心,她的眸子明亮,却藏满了怯意。后来默心告诉我,她爸爸非常疼爱她,三年前因为车祸去世。   年少的我,突然觉得我和默心都是可怜的孩子,上帝残忍地夺去了我的妈妈,她的爸爸。但还好,现在我们成了一家人,不是圆满的圆满。   我爸是个商人,有着优裕的家境,我是很多人眼里的富二代,但其实我并不快乐。我瞧不上翠姨,来我家两年后,完全变成了一个纯物质性的女黄冈的羊癫疯医院在哪里人,有的时候,我冷眼观瞧,她把自己包装的像个凤凰,骨子里还是一只麻雀。我对她相敬如宾,一直叫她翠姨,她心有不满,却无可奈何。   在默心十五岁后,翠姨很想把她调教成公主。在吃的穿的、言谈举止、待人接物上都下足了功夫,逼着她学这学那。然而,默心却依然故我,她说,她只是灰姑娘,从来都没想当公主,她按照自己的本性生活,不为迎合谁。   我喜欢本分而单纯的默心。很想告诉她,童话故事里,王子喜欢的是灰姑娘,快乐和幸福是结局。可我没敢说,因为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王子,是不是拥有富丽堂皇的家,我就可以把灰姑娘领进城堡。   不记得哪一天,默心告诉她的心事。只记得那一天,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只告诉你一个人。”她的眼睛明亮,十八岁的默心已经是亭亭玉立的青春女孩。   “好啊。”我微笑。   “哥,我喜欢一个男孩。”默心有点羞羞答答,欲言又止的样子更讨人喜欢。   我有些心跳加速,突然很期待又很害怕她说出答案,我怕,她喜欢的人不是我。   “哥,我喜欢原来的邻家男孩梁子健,我想和他报考同一所大学。可他成绩比我好,哥,你能不能帮帮我,你现在快大学毕业了,帮我辅导吧。”   默心的眼神那样澄净,如一泓秋水,我可以看到自己,我很庆幸,那一刻我的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虽然心却痛得难以呼吸。   我开始帮默心辅导功课,她原本就是个聪明的女孩,有了爱情的动力,她的状态越来越好。那段时间,翠姨对我特别好,我明白她的心思,希望女儿考入名牌大学,增加身价。   我越来越多地听到梁子健这个名字。原来喜欢一个人,就会变成了那个人的照相机,拍摄他所有的喜怒哀乐。宁默心如是。   “哥,我觉得我很幸福。我有喜欢的梁子健,我又有可依赖的哥哥。”宁默心动情地说。   我没有吭声,只是握住了她的手,从这个动作表达了对她所有的理解和情感。是啊,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深植于时光之中她的理想,她的梦,她的城。   她的城里只住着一个人,我的城里也只有一人,她的梁子健,我的宁默心。我们的城门在时光中紧闭,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一杯茶会凉,一段往事会凉,一个人,却不会凉。   默心大三那年,梁子健移情别恋,喜欢上一个富家女。默心哭着告诉我梁子健不爱她了,她哭得悲痛欲绝,她的眼泪揉碎了我的心。我想过对她表白的,可又觉得时间不对。只能更小心地呵护她,陪着她……   忆,是长了脚的,一动念,千山万水。   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三   “默心,我们聊聊。”吃过早饭,我叫住了她。自从那天冒然表白后,我和默心之间变得有些不自然。我们都努力想在对方面前表现得轻松,可气氛却仿佛变得越来越尴尬,而且我感觉得到默心有些憔悴。   “哥。”她被动地坐下。眼睛看着我,却还是有些躲闪,藏着一丝怯意,就像十五年前我们刚见面的样子。我的心狠狠得疼了一下,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突然很后悔那天的冲动,我从来都希望她是快乐的。在家境没落的时候,我都没看到她怯懦。我确定,我那天的冲动,让她惊慌、难过了。   “默心,原谅哥。哥那天太冲动了。你别有负担,哥还是你最愿意依赖的哥。”我强忍着眼睛不要湿,不想她看到我的无奈和脆弱。   “哥,哥……”默心突然吸吸鼻子,眼泪成串落下。生活和爱情里的突然变故,让她再也回不到最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她多想一往直前,不要回头,可惜我们都无从选择失忆。她变成了水做的女孩,眼泪越来越多。   “别哭,默心。”她的眼泪让我心痛。   “哥,我知道你喜欢我,喜欢了很多年,我从来都知道。可是我没办法啊,哥,梁子健他赖在我心里不走,我也想让他成为远行客,可是真的好难。他爱我时,我爱他,他移情别恋时,我仍然爱他。哥,我真的好恨好恨自己。”默心开始小声哭泣,哭得身体颤栗,筋疲力尽。   扯过纸巾,我擦着她汹涌而出的眼泪,自己眼角的泪,到底落了下来。   “哥,给我时间。我需要时间。可以吗?”良久,默心仰起头,看着我说,小心翼翼却是吐字清晰。   “默心,别为难自己。任何时候都别为难自己。”我的声音一定充满了沧桑。   “哥,我想……我想……”默心目光游移,想说又不敢说。   “你说,哥能做到的,一定会答应。”   “哥,我想去留学。”默心鼓足勇气说。   “想去哪?”我没想到默心会提出这个要求,她大学毕业一年了,在这个省城里也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她的理想里从没有过出国的蓝图。我依然对她展开微笑,鼓励她说下去。   “去澳洲。”默心垂下眼帘。   “澳洲不错。哥答应。”我的声音很轻,但足够清晰。   “哥,我们哪有钱?”   默心又哭了。她明明知道,无论她提什么样的要求,只要我可以做到,一定会尽力去做。所以,她提出去澳洲的计划时,心里是有一半胜券的。   “先去上班吧。钱的事,哥来想办法。”默心的眼泪再次决堤。   时隔多年之后,每每想起这一幕,仍有一种搁着茫茫时光与此相望的错觉。但是时光如若真能倒流,我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四   三个月后,默心与我洒泪而别,登上了澳洲的飞机。我的笑容和春天的蓝天一样明媚,我在等待,有一天郑州癫痫病会遗传她回到我的城,满心欢喜。   后来的日子,默心偶尔会发来消息说,澳洲的天气真好,天空蓝的晃眼,可她却常常怀念省城的冬天,想冷得跺脚时,我们吃烤红薯,想和我一起在家里吃火锅。她始终没有更换手机卡,我以为她是恋旧。   她发来这些消息时,我确实在吃火锅,只不过不在时光城里,而在出租屋里。为了默心出国留学,我卖掉了按揭买的房子,我的时光城,已然在时光里荒芜,只在心里葱郁。   一年之后,我去监狱看望爸爸,狱警给我来电话,说爸爸情绪低落,有自杀倾向。   默心考上大学那年,爸爸因为涉嫌诈骗银行贷款被抓,家里的房产、车子、一切值钱的东西都被贴了封条。翠姨第一时间与爸爸离婚,撇清了关系,我没有多看一眼这个物质而绝情的女人。默心选择了留下,翠姨怎么恩威并施都没令她动摇。默心说和我一起等爸爸回家。后来翠姨再嫁,与默心疏于联系。   可我们已经没有了家。那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从富二代变成穷光蛋,只是一夜之间的事,好在我有一颗强大的心,好在默心和我在一起,好在,我已经参加工作,可以供她读大学。默心很用功。   我来到了省城,应聘到第二医院,人生,只能靠我自己拼搏了。省城没有人认识我们,没有背景,也没有议论。五年后,我按揭买下了我的“时光城”,我和默心总算有了家,那一年,她正好大学毕业。   我从没告诉过她,我把我们的家叫做“时光城”,只是很小心地呵护这个秘密。看到默心那样喜欢、那般满足我给她的这个小小的家,多少的辛苦,都值了。   “爸,你瘦了。”隔着玻璃,我还是很清晰地看见他眼角的皱纹,和越来越多的白发。爸爸蠕动着嘴,显然很激动。   “长安,长安……”   “爸,我爱你,默心也爱你。我们都在等你回家。所以,请你为我们好好地活着。”我极力控制着眼泪,曾经赫赫有名的成功商人,如今成了阶下囚,这样的转变,想来谁都难以坦然接受,可我要他活着。   我说了很多,说我,说默心,说未来,爸爸呆滞的眼神终于一点点复苏,最后他答应我,为了我和默心,他会选择活下去。   走出监狱,心仍旧窒息般疼痛。爸爸那么消瘦,那么苍白,那么无助可怜,真的很心疼他。昨晚告诉默心,我要去看爸爸,默心特别嘱咐我,一定要告诉爸爸,她好爱他。   “默心,默心,默心……”我在心里一遍遍呼唤,她是我尘世里唯一的温暖。我也不知道,我和她到底有没有未来,这样的等待是不是会苍老了时光。我不愿意去想,我只知道,有一个可等可盼的人就是我努力生活的动力。   十天后,狱警又打来电话,告诉我爸爸的情绪已经稳定,我含着泪笑了。      五   那天是个晴好的天气。走在上班的林荫路上,下垂的柳条缓缓地伸向我,像是经过谁的支配一样,轻轻地、温柔地拂过我的肩膀,那一刻,我想到了默心的长发,也该是这般飘逸吧。   “莫长安,你是宁默心的哥哥莫长安吗?”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见我对面站着一个女子。   “我是。你是……?”我努力搜索,却还是想不起眼前的人是哪一个。 共 688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