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倦鸟盼归林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剧本要闻
无破坏:无 阅读:2801发表时间:2016-01-25 18:08:59    北风卷来雪花,岁末年关,春节不远了。   我们拥有一个不卑不亢的名称——农民工。从年初作别故乡,最期盼就是团圆的日子,等待,便是一年时光。   四季,在思念和辛劳中度过。   进入腊月,天气越来越冷,归期越来越近,心儿早飞到几百里或千里之外的家,再淡定的人也免不了浮躁。平时头疼脑热、腰酸背痛谁也舍不得请假,咬咬牙挺过去,毕竟坚持一天就是百来元收入。现在,车间几乎每天都有人缺席,给孩子买衣裤零食,给父母买保健产品,把牵挂和孝心装进简单的包裹。当然也不忘给自己选一套不昂贵的新衣服,年味,不敢淡。   我是千万农民工大军中的一员,如一只鸟,飞出家园“觅食”,漂过天堑长江,觅得一处聊以果腹的栖息地。老人已飞不动,孩子羽翼未丰,疲惫的我,点点滴滴储存“粮食”与“养份”,为了那个叫做家的窝巢,为了窝巢里的人。   日子,过得不咸不淡。细细咀嚼,除了辛苦品不出其它的味,除了思念生不起别样的情。唯一改变的是,额头悄悄增添了几缕浅浅的沟纹,就如那张薄薄的工资卡里的数字,增添的过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年下来,与岁首相比毕竟丰满了些许。我就在些许变化中数着日子,手上茧子破了再生,窗外树叶绿了又黄,摸着口袋里积满终年汗水、积满全家希望的工资卡,感慨中有些欣慰。这种欣慰,更多的是为了焦心等我“觅食”归去的老人和孩子。父母在,不远行;养不教,父之过。我是否欠他们太多?是的,我不能榻前尽孝,欠老人安乐的晚年。我不能陪孩子效外游戏桌前共餐,更欠她一个快乐的童年。人有很多无奈,人有很多责任,我的漂泊正是为了赡养与抚育。守巢与漂泊的人,同样地牵挂。   倦鸟总要归林。也许收获微薄,守巢的人,老的幼的,并不指望我满载而归。他们知道我瘦弱的“翅膀”承载不起太多沉重。只是,每个家都有一根支撑的柱石,即使家太重,即使柱太细,撑起来便是一个家。有家就有希望,遮风蔽雨温暖温馨,家里是满满的亲情。   倦鸟归林,洗不去仆仆风尘。   不谙世事的女儿绕膝雀跃,孩子不懂家之沉,却深知情之重。我最关心的是女儿学习成绩,她傲人的成绩武汉主治癫痫医院单总能给我疲倦的身心注入无限喜悦。父母老了,眼里噙满疼爱,心在叹息,脸上挂着笑,满面沟壑纵横埋藏无尽沧桑。青丝染成白发,他们确实无力再做什么,即便年轻的时候,他们也没能创造什么,那个年代适合他们创造的东西太少。目不识丁,如果拥有强健体魄耕种几亩土地,大概不会北京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饿肚子,可上帝连做人最起码的健康也不给予他们。我常常心有余悸地想,在这个家,自身难保的爹娘把我养大并且供我读书,基本算是奇迹。我的学业终究止步于初中,不敢深造,飘摇的家再也承受不起高额学费。我不怪他们,可怜天下父母心,儿子失去大好前程,他们心里比谁都痛。我情愿做一只乌鸦,反哺报恩。   孤雁怕失群,倦鸟盼归林。   妈妈在电话里告诉我,秋收后村里给每条巷道都筑上了水泥。这是一个令人欢欣的消息。原先坑坑洼洼的土巷,如果春节恰逢阴雨,新鞋便充当雨鞋,心疼。现在好了,闪亮的皮鞋走在平整的水泥巷道,脚下踏实,心里舒畅。小孩子,穿花衣,也不用再担心他们新衣裤沾泥巴。真心为这样的便民举措点赞。   还有更令人鼓舞的消息,听说政府加大扶持力度,支持鼓励私人创办村工厂,也许一两年内会实现。在家门口上班,省去背井离乡之苦,免了两地牵挂之痛。即使再辛劳,下班回家母亲会端上热腾腾饭菜,陪老父饮两杯小酒,把小女儿抱坐腿上任她撒娇。家,暖意融融。我不具备做大事的能力,亦缺乏创大业的资本,安分做好农民、工人,生活平平淡淡,家人平平安安,这辈子便知足。   掰着指头数日子,还剩不足双手之数就是归期。家,越来越近。铺天盖地的寒流封冻河川,又怎能冰封我热切的归心?异乡流浪的“鸟”,经年委屈、冷遇、劳累,在风雪中飘散,只盼早归林。   近乡情更切,近乡情癫痫病发作时没有意识怎么办更怯。倦鸟归林时,故乡,能否接受我空空的行囊? 共 15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