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红楼梦》到底隐藏了什么真事?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句子大全

《红楼梦》一书中开卷就写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一首诗说出了红楼梦作者的心声。《红楼梦》里面有个老先生叫甄士隐,作者到底隐去了哪些真事?还有个当官的叫贾雨村,作者到底存了哪些假语?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是贾家的四个女孩子,脂砚斋说其意味着“原应叹息”,那么,作者又在叹息什么呢?

“玉”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在人们的印象里,玉不是白的就是绿的。可《红楼梦》里宝玉戴的玉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曹雪芹的前80回里面没明写,高鹗续的120回里面也没有写,是不是我们就不知道了呢?

岁数稍大点的人,主要看越剧《红楼梦》,在这部电影里面,宝玉戴的玉是绿的;岁数稍小一点的人,看的是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在这部电视剧里,贾宝玉的“玉”是白色透明的,上边还有好多的图案,和《红楼梦》描写得很像。这两部影视作品背后都有强大的专家团队,但他们意见不统一。“玉”是什么颜色的在《红楼梦》里又查不着,所以他们只好瞎猜,然后打嘴仗。这两部影视作品影响比较大,给人们的印象也很乱。

但是,《红楼梦》里交待了就另当别论。

在第35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里有个黄金莺,黄金莺是薛宝钗的丫环,她会作梅花络。什么叫梅花络?我想和中国结差不多,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但是一般人不会做。可黄金莺就会做梅花络,于是薛宝钗把她带给宝玉,要她把宝玉的东西给络上。宝玉当时躺在床上,一想这玩艺儿不错,于是就要了。开始宝玉说一样色来几个,但黄金莺不干,因为有上千种颜色,就是半年,那个女孩子也干不完。癫痫医院哪家排名好最后还是宝钗出的主意,让宝玉把玉给络上,宝玉一想也对,连忙取了玉递给黄金莺。黄金莺把玉接了过去,这时候黄金莺又犯了难,到底用什么颜色好呢?这么金贵的东西用杂色肯定不行,用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黑的又过暗,最后用金线加黑珠儿线给络上了。黄金莺的做法得到了宝玉的赏识。

什么叫“犯了色”?按我们通常的理解,两种物体颜色相同或相近就叫“犯了色”。绿色的“玉”能犯色吗?不能!白色的“玉”能犯色吗?也不能!所以,我们看的电影、电视剧都是错的。“玉”只有是红色的,才能“犯了色”。“玉”只能是红色的,这是《红楼梦》里惟一一处交待“玉”的颜色。

在第一回和第八回,曹雪芹也描写了玉是“大如雀卵”“灿若明霞”的“五彩美玉”,但是曹雪芹并没有写出玉的颜色,根据这些文字得出的具体结论,都是凭感觉瞎猜,没有任何说服力。有人认为“霞”就是红色,其实,我们也听说有“金色霞光”的说法,霞还可以是其他颜色的,比如说青色、白色等。

知道玉的颜色很重要吗?当然重要。我们知道《红楼梦》的一个别名叫《石头记》,而看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玉”又是石头变的,那么,石头就是红玉,《石头记》也应当是《红玉记》,也就是红玉的传记。如果这样理解,可能也就知道《红楼梦》隐去了那些真事,存了那些假语,原应叹息的又是什么。

《红楼梦》是怎样写人物的?

《红楼梦》一书里写了好多的人物,宝玉、黛玉、宝钗都栩栩如生,可以说登峰造极。但如果说《红楼梦》是关于红玉的传记,那么,这本书又是怎样写红玉的呢?

其实,《红楼梦》里交待得很清楚。在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里,宝玉到黛玉房里去玩儿,但黛玉不爱理宝玉。于是,宝玉给黛玉讲了一个故事,说是扬州城外有一座黛山,山上有个林子洞,里面住了一群老鼠精,恰巧要过腊八了,要做腊八粥,当时老鼠什么都没有,于是腊月初七这天,老鼠们决定下山到庙里去偷。当时老鼠王把能偷的老鼠都派出去了,什么红枣、栗子、落花生、菱角都有人偷,只有香芋没有人偷,这时一只瘦弱的小老鼠自告奋勇,说自己能偷香芋,大家听了都笑了,说你还没有香芋大怎么偷啊?小老鼠说,我很巧,我不学他们直偷,我摇身一变,变成一个香芋,往香芋堆里一滚,让人瞧不出来,然后再慢慢偷,你说巧不巧?众老鼠听了哈哈大笑,说巧是巧,可你会变吗?你变吧,变个香芋,看能变成什么样。小老鼠说这太简单了,说罢这个小老鼠摇身一变,一下子变成一个标致美貌的小姐来,这个美人就是林黛玉。一只大耗子走来,对小耗子说:“我们让你变香芋,结果你变了个美女,你说你错没错?”小耗子这时冷笑一声,说了一句话:“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芋’呢。”林黛玉一听这话就生气了,上去使劲掐宝玉,宝钗恰巧从外面走进来,说你们闹什么呢?黛玉回答,他骂我是老鼠变的,还说是故典,宝钗笑道:那他该打。于是,两个女孩一块儿掐宝玉,直到李嬷嬷闹起来为止。

很多年来大家都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笑话听,其实,这个故事大有深意。林黛玉才是那真正的“香芋”。她用的是“分身法”,一点一点地把红玉的故事给“偷”出来。

《红楼梦》就是这样一部书,把一个人的故事写在不同的人物身上。不仅是林黛玉,其他的人物身上,诸如英莲、宝钗、秦可卿等“十二钗”的身上,也写了红玉的故事。

《红楼梦》用同样的笔法,还写了皇帝。薛蟠就是一个代表皇帝的“香芋”。在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里,作者写薛蟠,“从五六岁就是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然上过学,不过略识几个字儿,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一般的经纪世事全然不知,尽赖祖父旧日情分,户部挂了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伙记替老人家等筹办。”薛蟠被称为“呆霸王”,后来,薛蟠被暴打一顿,在泥沟里呻吟。

薛蟠的职业十分耐人寻味,他是个“皇商”,非常善于春秋笔法的曹雪芹,在此处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呢?

贾元春到大观园做了什么?

贾元春到了大观园,省亲的同时,也把那些牌匾题额看了一回。在《石头记》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里,她改了一个地方,就是到了怡红院,她把宝玉题的“红香绿玉”改为“怡红快绿”。

宝玉还要作一首诗,要写巴蕉,他就想写

“绿玉”什么什么西安中际 医院招聘门诊部主任一名的。这时宝钗出场了,她说人家不喜欢那几个字,你又来个“绿玉”,那不是“分持”了?怎么改?只把后一个字改成“蜡”就好了,写巴蕉就写“绿蜡春犹卷”就行了。唐朝的韩翊就曾经把绿玉写成“绿蜡”。虽然是冬天,宝玉当时已经急的一头大汗,听了宝钗一席话大喜,连忙照着宝钗的说法做了,这种做法也得到了元春的赏识。

有人认为,元春到大观园见不得“红”,但“怡红快绿”几个字是元春题的,里面有“红”字,见不得“红”显然不对,于是,又写了一篇文章,说元春到大观园见不得“玉”,并且编了一大套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贾元春到大观园和贾宝玉见面了,贾宝玉就是“玉”,怎么能说贾元春到大观园见不得“玉”呢?

其实,元春到了大观园,既不是见不得“红”,也不是见不得“玉”,她是见不得“红玉”。贾元春到了大观园改的是那几个字呢?她把“红香绿玉”改为“怡红快绿”,恰恰是改掉了“红”“玉”二字。元春为什么要改这两个字呢?原来,这时的元春就是女娲丢下那块石头,石头就是红玉,“红玉”是元春的小名,她去掉的正是自己的名讳。

这时,有的读者可能要问,明明说的是元春,怎么又成了红玉了?

在《红楼梦》中,作者写道:元春“此时自己回想当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凄凉寂寞;若不亏癞僧跛道二人携来到此,又安得能见这般世面。”(《石头记》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周汝昌校订批点本)显然,这时的元春就是从青埂峰下来的石头。曹雪芹此处已经明确说明石头已经才选风藻宫,当了贤德妃,但有的版本可能嫌这句话没来由、太荒唐,因而没有写这句话。可恰恰就是因为这句话,我们才知道了贾元春的真正来历。

红玉“来时本姓秦”,所以叫秦红玉。需要强调的是,玉是红色的、曹雪芹的心上人叫秦红玉,这些都是不可以反驳的,因为这不是我个人观点,曹雪芹和脂砚斋就是这么写的,我只是转述者。

《红楼梦》索隐派及其他

《红楼梦》是一部非常深奥的书,没有“三国学”,没有“水浒学”,没有“唐诗学”,但是有“红学”,可见《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崇高地位。

旧红学主要有三个派别:考证派、索隐派和小说派,当然还有其它一些派别。考证派的代表人物主要有胡适、俞平伯。考证派主要通过历史资料考察,来研究《红楼梦》,例如《红楼梦》这本书写得很好,但原来不能确定作者是谁,胡适经过考证,确定这本书的作者是曹雪芹,胡适的观点已经得到了普遍的认可。考证派很厉害,但可能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所以慢慢消哈尔滨好点的癫痫病失了。索引派太过牵强,也被抛弃了。在历史的长河中,红学研究一枝独秀的是小说派,中央电视台让小说家刘心武去讲《红楼梦》,可能跟这也有关系。

本文重点讲一讲索隐派。索隐派代表人物古代有周春(1729—1815)、现代有蔡元培,这都是十分着名的学者。索隐派红学主要论点有“纳兰性德家事”说、“董小宛家事”说、“康熙朝政治状态”说等,代表性的着作是王梦阮、沈瓶庵的《红楼梦索隐》和蔡元培的《石头记索隐》。

索隐派的手法经常是把《红楼梦》中的故事隐喻历史上的真事,把《红楼梦》中的人物影射为某一历史上的真人。用拆字、谐韵、类比的方法,解读故事。蔡元培还认为,贾家就是伪朝廷,贾家子孙就是各部门。例如贾赦的妻子是邢夫人,而贾赦代表了刑部。

在考证派和小说批评派的打击之下,自二十年代以来,索隐派红学便进入了衰竭时期。更重要的人民群众不买账,人们拿他们索出来的“隐”,还是看不懂《红楼梦》。慢慢的索引派渐渐被人民群众所抛弃。

《红楼梦》的确是部非常博大的作品,不同的人能有不同的发现。鲁迅先生说得好,《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刘心武先生以小说家的视角来看《红楼梦》,给每个人物都找个“原型”,他对高鹗不满意,要重续《红楼梦》。他的做法尽管也能自圆其说,但无论如何也不过是他个人的一家之言。

《红楼梦》里隐藏的是皇帝和皇妃的故事,这个皇妃就是曹雪芹所衷爱的秦红玉。秦红玉自幼在戏班子里当“小旦”,在曹府演戏得到了曹雪芹祖母的赏识,于是曹雪芹的母亲把她留下来,后来她给曹雪芹当了“伴读书童”。由于这个女孩儿聪明伶俐,人长得也漂亮,曹雪芹就非常喜欢她。但曹雪芹母亲把她收为干闺女,又献给了皇上,秦红玉后来当了皇妃。这件事儿让曹雪芹十分难受,可曹家因此复兴了三年。秦红玉当了妃子以后,并不幸福,她也没有生个一男半女,在激烈的宫廷斗争中,秦红玉很快败北,她被皇帝厌弃,最后投井而死。这就是故事的梗概,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里,曹雪芹都写了。以后的文章里,我再给大家详细地介绍。

《红楼梦》写了妃子和皇帝,作为士大夫出身的曹雪芹无论如何也不敢明写,只得用这种比较隐晦的手法写出来,把真事隐去,这也不失为一种选择。至于皇妃,他更不敢写,他的所爱不能相聚,也许就是他叹息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