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遇上文字 是我的缘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摘要:我经常莫名地幻想,也许在前世,或者在前世的前世,我是仓颉门前一个玲珑的书僮。当虬髯青衫的仓颉抚须蹙眉造字时,我殷勤地伺候笔墨。千年风尘之后,我又轮回成凡人降落尘世。一定是前世的耳濡目染,才使我与文字有着与生俱来的渊源。我相信,这是我前世和今生,还有来世以及下下个轮回绵延不绝的情缘。    我喜欢把写文章说成是写字。   在我看来,汉典里的每个字都是岁月遗珠,沉香千年。它们形态万千,横平竖直,天圆地方,天地日月精华的全部意义更是蕴涵其中。不同的字珠联璧合成词组,再凝聚作者的奇思妙想串缀成妙语连珠的句子,之后是波澜起伏的段落、章回,最后成就婉转的诗歌、流畅的散文、恢弘的文学巨著等等。可见字虽是文章里最基础的单元,却是最伟大的功臣。   关于汉字的起源千言难尽,很传奇。据考证,黄帝身边有一个史官叫苍颉(jie),四目重瞳,对一切事物充满好奇和想像。他观察苍茫天际星宿的诡谲,探究鸟兽虫鱼飞游的痕迹,追随秀色山川绵延的脉络。之后日思夜想,描摹绘写,设计出各种不同的符号,并且定下了每个符号所代表的意义。他给这些符号起了个很文雅的名字,叫做“字”。最古老的文字由此诞生。   隔着岁月的尘烟回望,彼时,我还是个少小的儿郎。我经常莫名地幻想,也许在前世,或者在前世的前世,我是仓颉门前一个玲珑的书僮。当虬髯青衫的仓颉抚须蹙眉造字时,我殷勤地伺候笔墨。千年风尘之后,我又轮回成凡人降落尘世。一定是前世的耳濡目染,才使我与文字有着与生俱来的渊源。几回回梦里依稀,风动梨花,淡烟软月中,从仓颉笔下走出了一个个仪态万方的文字美人。她们轻挪莲步,演变着甲骨的象形,变幻着小篆的柔美,自亘古衣袂翩翩而来,一直走到我家门口的石阶前,而我恰好拾阶而下,她们的妙曼和嫣然惊艳在我的眼神里。   只是因为在对视中多看了一眼,再也没有忘记她们的容颜。于是,我与文字结缘。我相信,这是我前世和今生,还有来世以及下下个轮回绵延不绝的情缘。   因为喜爱文字,一路走来,我对经纶满腹,下笔便有锦绣文章的文人,一向高山仰止。如果是才子,我会暗自倾慕,读透纸背想在美妙的华章里品味出他的容貌、涵养、细腻和阳刚。碍于女人的羞赧,我会刻意地矜持,不主动表达。但如果蒙幸能进一步交往,我会拿捏好分寸,并在红尘孤单里偷着甜美欢颜。如果是佳人,就简单多了,我会很高调地欣赏、赞美她,成为相知密友。她的模样一定灵秀生动,周身散发出文字的清香。与她亲近,不能不说多少有些私心和虚荣,我希望她的灵气濡染我,让我也能荣幸地沾染一些文人的儒雅气质。   我是女人,一样的,明媚的时装和馥郁的化妆品对我有着永远的新鲜的魅惑。但是如果把它们和芬芳四溢的一本书并列让我选择,我不会在前者的广告前流连寸步。不是我不爱时装和化妆品了,而是我太了解自己。在这个铜臭霉绿的物欲世界里,文字是最经济最适合女人的修饰物,决不伪劣。她不仅能将女人的内心滋养得丰润饱满,还能将女人的气质培植得绝世风华。这种美丽脱俗、经久,禁得住岁月风霜肆意的侵袭和摧毁。这样一比较,还有哪个女人不愿作如此智慧的选择?   一直以为,欣赏精美的文字是一种享受,是在收割别人成熟的庄稼,不用扶犁播种,不用汗滴禾下土,便能收获谷粒满仓,因而对作者怀有真挚的感恩。但要自己写字并呈现给读者,那一定是需要些勇气的。所谓言为心声,又谓文如其人,字里行间会自然而然立体起你的容颜、你的底蕴、你的人品和修养,甚至还可能有你的小隐私。总之,你的灵魂将一览无余呈现在读者面前。如果你的文字摇曳多姿,隽永深沉,任文字如瀚海,读者也会一眼便攫住你,忍不住流连又回眸凝望。这样的文字,作者是男人一定玉树临风,操行高尚;是女人一定风情万种,收放得体。假如你的文字仍待商榷,温柔提醒,最好不要那么性急出现在读者的视线里。如果你太过迫切,很抱歉,过目即停,只限美文!只一次你便会消耗掉读者最苛刻的耐心,他会义无反顾地将你打入黑名单。要想重新横空出世,太难!   文字还是奇特的,魔幻的,不同的文字不同的碰撞会带给你不同的人文风景。文字可以裁剪出裙裾飘逸的霓虹云裳,也能够调配出繁华碧草的离离草原;可以勾勒出逶迤连绵的巍峨青山,也能够呈现出千帆竞过的万里长河。总之,这世界上你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人、事、物,只要你想,她都可以经由风格迥异的文字组合慷慨、恣意地奉献在你的眼前、你的心里。   有时候,思维忽然和某件事物相撞,文字会像泉眼里喷溅的水珠,轻盈弹跳着想落到键盘上激情舞蹈;又宛若八月里一朵憋红了脸的夏荷,约定好了要在某一个瞬间完美绽放。这时思维是跳跃的、奔腾的,敲击键盘的速度远跟不上。一路或铿锵或柔媚地行将下去,行云流水,水到渠成。此时的心灵鸟语花香,绿柳成行。但是文字毕竟是精神范畴的东西,无论怎样超然物外,仍旧逃脱不了个人精神的束缚。会在写字过程当中,禁不住想起一些远行的人,和一些很经意的事。想用文字去追回那些人和事,刷新因风雨侵蚀淡漠的留痕。当那些人和事在文字里复活并渐行渐近时,才发觉字未成句,泪已千行。每个字都是我潸然的泪滴,摔下去碎成一地残珠,扎在心上,疼!这个时候,写字对于我是一种精神上的磨砺。   内心时常惶恐不安。和文字结缘那么久,我至今没把她读透。偶尔写出的文字依旧如同初夏的果实,青涩得让人难以咀嚼下咽。每次落上最后一个句号后,总像初次粉墨登场的小配角,前后台的一步之隔,却如万丈鸿沟惊恐得跨不出去。坚决地把她们扔到回收站雪藏。等到一个晴好日子,把她们还原到太阳下,承接天地的灵气。待傍晚收拾回书房,再翻来覆去字斟句酌。那些字真是受尽了我百般的抚爱和折磨。待一鼓再鼓勇气铺陈在读者面前,我表面气定神闲,内心其实早已紧张得大汗淋漓。   感谢读者博大的宽容和忍耐,使我有信心在文字的阳光地带上快乐地耕耘。我将捧着一颗感恩、谦恭的心奉献给读者更多更美的文字,延续与文字生生不息的情缘。   昨夜又有清梦。梦里,我仍是仓颉家研墨的小门僮。 成人癫痫的危害有哪些左乙拉西效果如何癫痫病该怎么预防苯巴比妥用来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