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珠兰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那一年仲秋,悠游自如迈上四方步,与侄女有说有笑、一前一后去往狮子山半道上,偶然一次幸会了这珠兰。   那是一个两方为乡村便道,一方十二亩堰坎,一片三角形地势中央无人问津的露天花园。面积约摸六百平米,距离四〇二厂老家属区后门不足一百米。   好些个夏秋、茶余饭后、乃至冬晨的好天气,我们也时常路过那里去往狮子山;去往四周滴金流翠、瓜菜成畦的菜地。不过,通常只是信马由缰走走停停。   搁上来来去去蒸汽滚滚的列车;纷红骇绿琪草瑶花;草木群落翔鸟云集;粮田万顷沃野千里,去看它范山模水一人工景致?就将水木清华塔子山全抄习过来,余照旧鄙夷不屑!   一缕暗香顺着秋凉悄然飘入鼻腔。   “咦,那会是什么花儿?”   一通哗啦啦啦的风儿飞过耳畔。这次,不是一缕,是一缕又一缕,一阵阵香气芬芳馥郁!   “米兰?”差不多同时和侄女吼出了声。   一定是身旁这个花园。   其实一直以来路过那里,我都不削称其为修生养性的花园。在我心底它只是一个匆匆插入林林总总廉价花木,等待坐地起价否德既彰势利小人一聚宝盆;或者别人嘴里东拉西扯自然天成、匠心独运、奇花异草、柳浪闻莺、景色宜人的园林。动它一颗草,他动你祖坟。不盯着看,该不会干连上收视费抑或瞻仰损失吧?   园内以高大挺拔、枝繁叶茂的黄桷树为主,兼搭一些随处可见上的普通植珠:铁脚海棠、黄果兰、杜鹃盆栽、六月雪、金橘、一串红、栀子花,包括一些叫不上名,却大众化的花卉。   和侄女嘀咕一番,我们打算分头各去往一个方向寻觅;但商议好佯装打此过路,侧目偷偷地、悄悄地发掘它。直眉楞眼去瞅别人地里金银财宝,路人还以为你背着它主人又打啥坏主意。   “逮到,偷花的!不得了了,有人偷花跑了!”一个激灵,撒腿开跑。   果不其然就牵扯上收视费了吗?觉着耳熟,折了回去。   一边镜架挂耳沟、前仰后合、一个劲手舞足蹈的侄女,居然给我搞打草惊蛇欲擒故纵!   一次又一次跑前跑后大呼小叫,围着花园贼喊捉贼。颠来奔去闹腾到自己也没了趣,除去几声愈发稀零姿态式的狗吠,依然没见有人出门关心真有贼假有盗。或许进去了,就不是收视费如此草草的纠葛了吧?就这样诚惶诚恐摸进花园,发现了这珠兰。   围着兰来回转,才发现岂止一珠,它的四周还有好几珠。   小心翼翼揽入手心,眉头一皱,这几珠貌似米兰的树花真该称其为米兰?   印象里,米兰可是盆栽小植珠。余曾经栽过,老大家里现成就有,四家村险些结为姻亲天明家里更是不少。   在已知的植珠里面,通常高度为三十厘米、直径不出二十;绝不超过五十、三十。   一枝枝稀疏、曲桡、散漫的枝条顶部,数片拇指长短,较竹叶略小、形似的叶片,组成一束束繁密的伞状叶簇,与七曲八弯其他枝条尖端的叶簇密密实实拥挤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大的密不透风的伞状树幄,十数倍于米兰大小、高度。   显然这植株中央高高矮矮,多如牛毛一串串米兰状花粒,没有米兰饱满、圆润、均匀。大大小小形态各一。为什么这树花会如此高大?枝条如此分散?叶片较之米兰单薄却又要大上许多?   搭上一枝,指尖轻拽入手心,叶片、花粒;花粒、叶片来来回回远远近近专心致志品味、摩挲、观照。无论如何,它俩在谁的祖上那辈云仍过谁。   一阵短促狗吠,未及定睛,一位老者已跃入视线。涨红脸,配合僵硬得难以置信的肢体语言,认认真真一番详述终于撇清了嫌疑。要来电话,联系上这家主人。   一通讨价还价过后,主人不打算为一顿火锅价钱亲自跑上一趟。两佰元,三远其一,自己想辙。钱委托给老者代收。   一阵窃喜。四处没搜罗到更大,便拽紧了眼前最大一棵,使出浑身力气,人跌坐地面,手不停拔,树纹丝不动。生怕主人突兀一个电话收回宸恩,扼杀掉即将既成的事实。次之,如法炮制,根深蒂固、稳如泰山。大失所望,两百元重金亏定了!不得不选择最小那珠,八个方向,再加八个方向,扭来拉去,连拖带拽,边笑边拖,边恼边拽,能想出的辙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一把,拖不出,敢不退钱,鱼死网破!撒开上衣,啐上口水,蹬上地面脚尖捅出俩窟窿,两位齐声吆喝一二三,使力向后倾斜,起!费上九牛二虎之力硬生生扯出了地面。   也是这次,才知道这珠貌似米兰,而且外行人眼里,实实在在在就是大几号米兰的树花应该称其为珠兰。   卖家再三叮嘱,此花娇贵,不好伺候;并简单交与某栽培方法。既然爱好便无所畏简单与复杂。还有比一次掏出两百,却得不到心仪更复杂的吗?凑齐足够银两,请来三轮拉回家,摆放到阳台土栀子花旁边。岂不正合了它的卑位,浪花浮蕊穷乞俭相。   连续几日炎炎烈日,枝条曲偻,叶片曲局,曲蹴于一只伶俜的角落,几乎就要功亏一篑。眼瞅着叶片即将落光,只落下光秃秃几支枯黄的枝条,蔫头耷脑一干巴树干。按照花主吩咐间天浇水,挪入阴处,终于渐渐郎润复苏起来,透出昂然生气,再一次绽放出郁郁苍苍旺盛生命力。   这珠兰外形简随,主干樛曲,分支稀疏,叉幄窄索;没结蕾时,晃眼看去和漫山遍野大珠栀子很肖似。   每年春天在主干、分枝冒出星星点点芽孢,鹅黄、生翠、淡绿到洇蔚,朝夕间生长成形叶片。不经意一天突然发现,什么时间叶片已然汇集成一簇又一簇鲜亮的新幄。   一个生长周期,任意一圈老枝条基础上,由下而上错落环生出几支新枝;新枝顶端再分生出更细、更高的枝条。   簇拥的小幄色泽通透,外形玲珑,犹如能工巧手精雕细琢的翡翠饰物;集中生长在枝尖,形成高矮大小层层叠叠浑然一体的整珠树冠。   清澈的春风从过道涌入,飘拂上凝滑的树幄轻掠而过。尔刻,你再去把她细细端量,真道是朝华夕秀冰清玉润吉光凤羽无可限量!与初次印象大相径庭。   夏日生长缓慢,须三天浇次水;冬晨一树苍翠,除去照旧几日浇上一次水,几乎不再打理。秋天来临的时候,芝麻大小的花粒串,一夜间掰开叶簇随处可见。起初稀稀零零、大大小小、高高矮矮毫无章法。   一串串一天天不停伸展,一串串上又四面八方斜生出另一串串,再一串串,一根枝条会生长出许许多多花串,只是掩映在密密麻麻叶片簇里从上往下不易被人察觉。   米兰状的雏粒无味、淡绿、紧实,用指甲几乎不能完好地剥离。   各个分幄会迎来再一次生长,嫩绿的新叶片一簇簇向枝条顶端横生出去,渐渐密织膨胀形成为一个更大的树冠。   不知觉间缀上枝头,不知觉间茁壮成长。随着叶片生长色泽逐渐加深,花粒愈发鼓胀、圆润、稠密,泛出深绿、淡黄,直到丰腴透明,点点胀开缝隙。   暮秋的一个深夜,万籁俱寂,点点昏晕的路灯光透过钢筋,钻入阳台,洒落进客厅一角,珠兰的影子在它的中央轻轻摇曳。和往常的夜晚并没有什么两样。一阵微凉的秋风,掺杂一缕淡淡的香气,从半开的厅门飘逸进客厅,蹿入鼻腔。哪家的什么味儿?又一阵风儿沁人心脾。天啊!顺着若即若离忽浓忽淡的花香,终于找寻到几乎已经忘记存在的她的足迹。我家的珠兰她开了!   楼上一珠花,香飘千万家,恰好形容这花怒放时的浩大阵势。一夜间,整栋楼宇弥漫开连绵不绝芬芳馥郁,让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这珠极赋神奇色彩的树花真是耐人寻味,披挂上金缕宛若名门、旺族一名媛;卸掉香衣却只不过又是穷庐、陋室一女子。这树花的世界还真是别有洞天,非同凡响!   不知觉间这珠树花在阳台上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六个年头,又是金风送爽的秋天,又到珠兰花开的时候!      2014年8月30日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辽宁看癫痫那里好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山西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