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一首歌一个恐怖故事之永远的微笑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QQ签名

1.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

他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半夜突然传来这样古老而遥远的声音听得张楚心里长毛头皮发麻。

张楚开始的时候以为是隔壁大半夜在放音乐,他还走出房间,要去让邻居把音乐关掉,至少关小声点别影响他睡觉。

可是当张楚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歌声已经停止了。

他走回房间,躺下继续睡觉。

张楚还没有睡着,歌声又响起来。这一次张楚竖着耳朵仔细听,他发现这个歌声不是从隔壁房间传出来的。声音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张楚寻找着歌声的来源。可是歌声又停下来。

张楚坐在床边等着,等着歌声再次响起。他相信那个歌声还会再响起。

果然,歌声再次响起。

张楚寻着歌声找,终于在橱柜和墙角的夹缝里找到了一部手机。

原来是手机的来电铃声,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张楚刚要把手机接听起来,那一边已经挂掉了。

手机是锁着屏的,加了密码,张楚打不开。打不开就无法查看里面的内容。只看到电量显示还有一半电量。应该是被落在这里没多久。

这个手机应该是前一个住客落下的。刚才的电话可能就是失主打过来的。

张楚决定再等等那个失主打电话过来。他会在半夜打这么多通电话说明他很着急,一定会打过来。

张楚把手机握在手里等了半个多钟头,手机一直都没有响。张楚太困了,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睡着后,他做了个梦。

梦里张楚坐在一个剧场的观众席里,剧场不大,观众很多,看过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越过这些密密麻麻的人头,张楚看到了舞台。

舞台上站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大眼睛,高鼻梁,面带微笑。她的笑容真的好美。她穿着一身红色绣花的旗袍,身材也是极好。

她就像是从民国电影里走出来的女人一样。

那个女人在舞台上唱歌,唱的是《永远的微笑》。它脸上的表情和这首歌一样,永远微笑。

她在唱: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

他曾在在深秋,给我春光……

她的歌声那么动人,优美。

一曲唱毕,现场掌声雷动。

画面一闪,张楚睁开眼睛醒了。

这是一个特别的梦,特别陌生的梦。梦里没有任何熟悉的人或者场景,甚至连梦里的自己都让张楚觉得不是自己。只有这首歌张楚听过,刚刚听过,从那部手机里传出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来的。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

天已经亮了。张楚伸手摸过那部手机一看,又多了一个未接来电。在张楚睡着了以后对方又打了个电话。可是张楚怎么会睡得那么死,都没有听见。

张楚要退房离开这儿。他打算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下楼把手机交给前台。

当张楚收拾完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就响起来。张楚赶紧把东西放下。走过去接起了这个电话。

“喂,你是谁。”

“…………”

“你是手机的主人吗?”

“…………”

“你认识手机的主人吗?”

“…………”

“你说话啊!”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张楚有些纳闷,为什么不说话呢?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为什么接起来了却不说话呢?真是个怪人。这引起了张楚的兴趣。

张楚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那个号码打了个电话。

当他用自己的手机拨出了那个号码的时候,手里的另一部手机响起来了。

“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愿你的笑容,永远那样……”

张楚看了看来电显示,还是原来的那个号码打过来。

而他自己的手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准确的说是模拟女人的声音。她在说:“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the number……””

张楚接起了那个电话。电话那头说话了。

“喂,您是哪位啊?”

“您好。这个手机是我捡的。您是手机的主人吗?”

“哦。我是。您在哪里?我能过去找您拿回手机吗?”

“我在金源宾馆。我就在宾馆的大堂等你。”

“好的。真是太感谢您了。我尽快赶过去。很快。”

本来张楚可以把手机交给前台的,但是她还是决定认识一下这个陌生人。

自从分手以后,王奎总是在深夜给陈小月的工作号码打骚扰电话。响几声就挂掉,被接起来就不说话。

陈小月是一个销售业务员,不能轻易换了手机号码,又不能在晚上关机。因为偶尔会有客户半夜给她打电话。陈小月尝试过把骚扰电话拉黑。但是马上又会有新的骚扰电话打进来。

天天如此,陈小月快要崩溃了。她打电话给王奎问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王奎说,我们出来见个面,我还有些话跟你说。

陈小月真的很不想再见到他。他就是一个变态,一个疯子。她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那么瞎会跟这样一个人谈恋爱。但是,现在她没办法拒绝他的要求。她要跟他彻底来个了西安治癫痫病哪家医院能治好断。不然,他会像个噩梦一样一直缠着自己。

陈小月提出要在咖啡厅或者餐厅茶楼这类的公共场所见面。但是王奎说,在这些地方说话不方便。他在金源宾馆定了一个房间。在那儿聊。陈小月答应了。王奎的要求根本没法拒绝。

陈小月来到了约好的房间,王奎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陈小月一走进房间,王奎就捧着一束玫瑰花向陈小月。

王奎把玫瑰花举在陈小月的面前说:“小月,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陈小月伸手推开了玫瑰花,说:“你发什么神经。我们不可能了。”

王奎激动地说:“为什么?为什么要分开。我是真的很爱你。”

陈小月说:“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是来跟你讨论这个问题的。你要怎样才能不给我打骚扰电话?”

王奎又把玫瑰花举在陈小月的面前,说:“只要你答应不跟我分开。”

陈小月抢过玫瑰花,扔在地上:“你疯够了没有!这是不可能的。你接受现实好不好。”

王奎扑了上来搂住陈小月说:“我不能接受。我不想和你分开。”

陈小月使劲挣脱王奎,抬手给了王奎一巴掌。

王奎恼羞成怒把陈小月推向了橱柜,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为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为什么王奎这么敏感,这么神经质,这么易怒。一生气起来就会失控,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对她拳打脚踢。

陈小月痛苦地捂着肚子往外跑。

她看到了王奎眼里露出的凶光,她就是因为王奎这凶狠的眼神才下定决心要离开他的。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因为吵架被王奎打了多少次了,每次他的眼里都会露出这样像狼一样凶狠的目光。

陈小月跑到了走廊里。走廊上有人,王奎压抑着心里的怒火,面带微笑,跟着陈小月出去。

这次他绝对不会放过陈小月。

王奎急匆匆地走进金源宾馆,在大厅里拨通了那个捡到手机的男人的电话。

“喂,你好,我到了。你在哪里。”

“我看到你了。我在你的左手边。”张楚说完举起了手朝王奎挥了挥手。

王奎转过头,看到了张楚,走向他。

“你好。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在这里等我。”王奎握着张楚的手说。

“没事。我也不忙。等一会儿没事。”

张楚把手机递给王奎。

王奎接过手机,说:“真是太感谢你了。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姓张。”

“张先生,你好。我叫王奎。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我请你喝杯茶吧。”

“不用这么客气。”

“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应该的。”

王奎这么热情,张楚实在也拒绝不了。

两个人在宾馆的餐厅点了两杯饮料,坐着。

王奎说:“张先生 真是太感谢你。现在像你这么好的人真是不多了。”

“您过奖,这就是件小事。没必要这么放在心上。”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王奎拿起手机挂掉了电话。

“客户的电话。这是我的名片,我是做化妆品销售的。”王奎说着递了张名片给张楚。

张楚接过王奎的名片,看了一伊春市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眼。吉美化妆品有限公司客户经理王奎。

手机又响了。王奎还是没接。

“王先生,您很忙吧。我们还是改天再约吧。”张楚说。

“好,好,好,那改天再约。有需要化妆品可以打我名片上的电话。”

“再见。”

“再见。”

王奎回到了凯旋城小区,走进了陈小月的住处。

他走进屋里,关上了门,和坐在沙发上的陈小月打了声招呼。

“亲爱的,我回来了。”

镇康县儿童癫痫病哪里治的好

陈小月没有应他,因为陈小月不可能应他了。

陈小月静静得坐在沙发上,脸上化着厚厚的妆,看上去白惨惨的。妆是王奎给她画的。王奎给她的嘴巴涂上了鲜艳的口红,两边嘴角向上夸张地翘起。就像在微笑一样。

王奎觉得陈小月这样子的表情最美。

王奎坐在陈小月的身边,用自己的手机给陈小月的手机拨打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

他曾在深秋,给我春光,

心上的人儿,有多少宝藏,

他能在黑夜,给我太阳。

我不能够给谁夺走仅有的春光,

我不能够让谁吹熄胸中的太阳。

心上的人儿,你不要悲伤,

愿你的笑容,永远那样……

王奎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到见到陈小月的场景。在公司举办的文艺晚会上。陈小月站在舞台上唱着这首歌的场景。

张楚从宾馆里走出来,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凯旋城小区。

张楚拿出手机给他的同事陈小年打电话。

“喂,小年,我现在就去你妹妹住的那个小区了。把你让我带的东西给她。你打个电话给她,让她到楼下等我。”

电话那头的陈小年说:“我把电话号码发给你吧。”

“那好吧。”

电话号码发过来了。张楚拨打了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了铃声。

“心上的人儿,有笑的脸庞,他曾在深秋,给我春光……嘟嘟嘟。”

她挂掉了。

电话那头的王奎看着打过来地电话号码有点眼熟。他想起来这个号码就是捡到手机的那个人的电话号码。

王奎想了想,拨通了电话。

“你好,是张先生吧?我是王奎啊。刚才我们见过面。”

张楚觉得很意外,怎么是他。

“这不是陈小年的妹妹陈小月的电话吗?”

王奎说:“是啊,是她的电话。我是她男朋友。”

“这么巧啊。那你让她接电话。他哥让我来看看她。”

“她现在在洗澡。我下去接你吧。”

王奎来到小区门口热情地和张楚握手,说:“没想到这么快就再见面了。”

“是啊。真巧啊。你居然是陈小月的男朋友。”

王奎领着张楚别走边聊,走到了陈小月的住所。

王奎打开门先走进去,说:“请进。”张楚走进了房间,他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夸张诡异的微笑。

王奎在张楚的身后说:“我告诉你一个更巧的事,昨天你捡到的那部手机就是陈小月的。”

张楚刚想说,是吗?这么巧。他的后脑勺就被铁棍猛敲了一下。他痛苦地倒在地上。

王奎接着说:“如果不是这么巧,昨天你捡到那部手机,我就不会害怕。如果不是这么巧,你好心要把手机还回来,你就不会见到我。如果不是这么巧,你认识陈小月他哥,你就不会来这儿找她。如果不是这么巧,你就不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