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暖】车厢里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她的名字叫雅静,今年45岁,是一位广告设计师。只见她拎着一只褐色皮箱,身背一个红色皮包,中等身材,穿一身淡黄色的针织套裙,脚蹬半高跟的黑皮鞋,脖子上系一条薄薄软软的白色绣花丝巾,乌黑的头发挽在脑后成一个卷,大方秀气的脸上流露出知性女性的优雅和成熟美,从容不迫地走上了轻轨的六号车厢。   幽雅的轻轨音乐声中,四月的艳阳天景色秀美,晴空万里,清风带着迷人的爽气浸入所有旅客的心肺,崭新的轻轨车厢里,不同年龄、各种模样的男女乘客,提着各自大小不等的旅行包,行走有序,对号入座,一派和平年代里百姓生活安定的真实画面,行动自由的愉快景象。   轻轨准时开动了,雅静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凝视着窗外不停变换着的风光,满满眼帘的青山绿水迷人春色,将她的思绪融入在一串串与大自然相关的画面和文字里,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广告设计方案,一边遐想着一些抒情诗文的题目,构思着一个个精彩美妙故事的情节……。她虽然是一位广告设计师,但因为爱好文学,经常在网络上自己的博客里发表文章。   紧挨雅静坐着的是一位老妇人,穿着整洁得体的素花长袖衬衣,外加一件深灰色马甲,肩上斜跨一个黑色皮包,举止端庄文静,从她脸上和蔼慈祥的纹理里可以看出年龄在70岁左右,老人旁边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来岁,高高的个头,长得白白净净的,从一上车耳朵就塞着耳机,双臂交叉在胸前,背靠在座椅后背上,眯着眼睛听音乐,他们三人座的对面是一对年轻夫妻和他们五岁左右的女儿。   不知为什么,雅静身边的老妇人和她丈夫买的票号没有连到一起,她的丈夫,一位头发花白,戴着眼镜,清瘦模样的老知识分子男士,坐在了离老伴斜对面的,中间相隔一个走道的座位上。   “你吃降压药了吗?”“想不想喝水?”“把毛巾递给我一下。”“车票你装好了吗?”“想不想去洗手间?”“靠着背睡一会儿吧!”“中午饭咱们就在车上吃吧,你想吃什么?”这位老妇人和她老先生隔着中间的人和走道,够着脖子时不时地相互询问,关怀一下对方,同时,老先生也在享受轻轨悠畅舒适的旅行中,打开手中的小提包,把里面的水果拿出来给妻子吃,当然,是隔着走道,避开走动着人的方式,众目睽睽之下递给妻子的。   多好的夫妻啊!   雅静触景生情,看到眼前老两口相互关爱的举止,情不自禁从心底里由衷地赞叹,她心想:这就叫平淡之中见真情。人啊,到不了一把年龄,是不会彻彻底底懂知一些人生感情道理的,什么叫相亲相爱陪你到老,这就叫相依濡沫白头到老。   车厢里,轻音乐漂浮在每一个角落,小孩子在走道里结伴玩耍,透过打开半开的玻璃向窗外望去,一片流光飘逸的葱茏,夹竹桃墨绿的叶片衬托着一朵朵硕大的红花,像一幅幅流动的画展在闪动。富有浪漫情怀的雅静,天性多情善感,喜欢诗情画意的生活,看着眼帘里夹竹桃以外的天空下远山近水,感到十分亲近,她从随身携带的红色小皮包里掏出了笔和纸张,以最快的速度写下了灵感来临时一个个文章的题目。   但,惬意之中的她却老感觉到心里不踏实,看着这对老夫妻在“艰难”的环境下,流动着的恩爱和关照,她坐立不安,有点受不了了。   “阿叔,咱俩换个位子吧!”雅静终于下决心舍去了靠窗欣赏美景的好座位,尽管她要靠窗外景色寻找写作的灵感,在吃午饭前勇敢地站起身来对那位老先生说。   周围的人愣了,两位老人也愣了,但他们快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立刻就明白了雅静的善意。   阿叔连忙说:“谢谢,谢谢!”并乐呵呵地拎着自己的小皮包,坐到了妻子身旁,雅静自然是坐到了老先生的座位上。   雅静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人好事”暗自沾沾自喜,但她无意中再次侧身端详两位老者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老先生看到她后突然举起了右手,恭恭敬敬地给她敬了一个礼。   霎时,雅静的脸就红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受陌生人给她这么贵重的礼物,况且是一位鬓发白雪的老人,她很激动,感动的心顿时潮湿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太感动了,也太激动了!她在心里重复地说着。   雅静不知道是她感动了这对老夫妻,还是他们感动了她,也不知道她为自己的爱心激动,还是为老人给她的一个“敬礼”而激动,总的来说,她的心湿湿的,被暖流塞得满满当当的。   小小的车厢,此刻变成了她心目中温暖的世界。   轻轨不紧不慢中又走过了两个小站。   这时,雅静看见,老妇人说要去洗手间,老先生要老伴把手机带上她不带,并把自己随身携带的跨肩包从身上取下来交给了丈夫,自己去了洗手间。   不知是上厕所的人太多还是怎么回事,老妇人去洗手间好久都没有回来,这可急坏了老先生,只见他坐立不安,不断站起身来翘首向洗手间的方向张望。嘴里不停地说:“怎么还没有回来?这么久了?让她带手机也不带,唉,真是急人!”   此情此景又一次触动了雅静的灵魂深处。她也站起身向洗手间方向望去,并不停地安慰老先生:“别急,阿姨马上就会回来的。”   又等了一会儿,老妇人还是没有来,看着老先生急的不行,雅静走过走道,手扶在她原来的座位椅子靠背上,对老先生说:“我去帮您到洗手间看看阿姨吧。”   “哎呀,谢谢!谢谢!”老先生感到过意不去。   因为他们的座位刚好在本车厢的中间,雅静走到了老妇人来上的那个厕所,没有找到老人家,她的心顿时有点纳闷,只能回来把实情告诉了老先生。   老先生听了异常着急,说要自己去找,雅静劝他不要着急,对面座位上带小女孩的夫妻也不断安慰着老先生。   “阿姨知道我们是六号车厢吗?”雅静问老先生,她想只要老妇人知道车厢的号,既就是在车上走错方向了也能找回来的。   “唉,可能不清楚,我拿着票,她跟在我的后面稀里糊涂就上来了,可能还没有留意车厢号。”老先生焦急中无可奈何地说。   “那我再去找找,哦,对了,阿姨叫什么名字?”雅静问老先生。   “叫冯慧慧。”听老先生说了老伴的名字后,雅静转身向乘务室走去。   很快,轻轨广播里正在播放的婉丽而优美的轻音乐突然停止了,换了女播音员标准的普通话声音: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冯慧慧女士请马上到六号车厢,您家人正在六号车厢等您。”   不一会儿功夫,正在大家听到播音后和老先生一起静下声的时候,雅静看到老妇人自己从原道回来了,她赶紧告诉了老先生:“阿叔快看,阿姨回来了。”“回来了?”老先生瞪大了镜片里的眼睛,急转过身向走道上望去。   看到老伴安然无恙地慢吞吞走过来,老先生焦虑的心气不打一处来,一见到老伴,他就埋怨起来了:“怎么搞的么?上个厕所这么久回不来?人家找你去了也没有找到?”并指了指雅静。   阿姨一看老伴的脸色和情绪,赶忙结结巴巴地解释,看来她也是有口难辩:“我看上厕所排队,排队的人好几个,至少,至少五个,六个,我尿等,等不急了,就到前面的另一个厕所去上,那个洗手间人少,前面只有两个人,等上完厕所出来后,我把方向搞错了,我搞不清楚我是从哪边过来的……只能又往前面的车厢去了,结果没有,没有找到你们,这不,听到广播又折回来了……我又没带手机,也不知几车厢,所以……所以就……”   看着阿姨语无伦次的解释,很是难过的样子,雅静赶忙打着圆场:“好了,好了,回来就好了,万事大吉了,阿叔也是见您不回来心急呀。”   在雅静笑嘻嘻的安抚劝慰下,老先生的气很快消了,大家重新坐定后,气氛又恢复了老妇人上厕所前的和睦愉快了。   “阿叔,您们在哪站下车?”因为熟悉了,雅静关心地问问。   “终点站。”老人说的很痛快。   “哦,那晚上七点才到哦。”雅静知道这趟轻轨的终点站是晚上到站,晚七点钟的天已经麻麻黑了,不由替老两口担忧起来了。   “有人接您们吗?”她温和地继续问道。   “我们是去看儿子的,儿子来接。顺便看看那里的养老院。”老人笑着说。   “养老院?您们要去养老院?”雅静有点诧异。   “是啊,本来身边还有个女儿,相互是个照顾,现在女儿一家出国了,我们也越来越老了,过上几年恐怕行动会越来越不方便了,儿子家离得远,不能经常来照顾我们,我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去儿子居住的城市里的养老院里,这样儿子就会休息日来看我们,也不会影响他的工作和小家庭生活。”   “是啊,不管生活在哪个城市里,身边没有孩子照顾是不行的。”雅静表示特别理解。   老人说的轻松愉快,雅静的鼻子却突然感到酸酸的,她瞬间想到了自己的老母亲,父亲去世后,母亲跟哥哥一起过,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舒心不舒心?她不由自主担心了起来。   停顿了一会儿,雅静说:“您们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跟儿子住在一起的,养儿防老么,养老院费用也是很高的,况且您们是两个人,费用双份呢。”雅静是担心老人去养老院他们儿媳不出这些钱,好心提醒他们进养老院首先要解决好费用问题。   “没问题的,所有的费用都有我们自己承担,不让儿子出,也不让女儿出,不能给儿女增添经济负担的,我们两人的退休金足足够的。”老先生不停地摆着手,表达着自己很坚决不让儿女出钱的决心。   雅静的心里顿时对老人肃然起敬,看来,这是一对自尊心很强的老知识分子。   不知道为什么,此情此景下,雅静轻轻地舒了口气。她知道有一些家庭,老人想去养老院,但费用问题上和儿女们闹得很纠结。   她看到,阿叔说这些话时语气是大度的,神情是淡定从容的,就连他身边的老伴也是脸露开明温和的笑容。可想而知,他们这样做绝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历了好些年的策划。   是的,人生每一个阶段都需要根据实情的规划。   下午三点,雅静走下了轻轨,她没有忘记叮咛两位老人晚上七点前给他们儿子打个电话,以免耽误了接他们。   ……   一周后。   出差任务很快圆满完成了,雅静按时回到了单位。   到单位上班后的第一个早晨,雅静就迫不及待地把车厢遇到的人和事告诉了同事。当说到老夫妻要去儿子居住城市的养老院时,大家和雅静一样的心情,发出了深深的感慨和叹息:“唉,也许这是两位老人家最好的养老安排了,对他们对儿子都有好处。”同事说。   雅静深有感触地回答:“是的,好在他们有条件啊,大多数老人没有这个条件,更没有这个养老意识啊。”   当听到雅静说到她让座位给老人,老人向她行礼的感人举动时,同事们异口同声地说:“真的?”   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好癫痫病如何预防及进行日常护理吉林到哪里治羊角风小发作固原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