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西风 征文】回望求学路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词歌赋
无破坏:无 阅读:1887发表时间:2015-10-30 21:40:40    (一)   我在村小学上四年级的那个暑假,城里的表姑来家里做客。她和父亲拉扯家常时,问起了我的学习情况。父亲叹了叹气,摇着头无奈地说:“我这个娃娃,听话得很,学习也刻苦,可村里的教学条件差,老师也不太负责,娃娃的成绩不太让人满意。期末考试,他的语文考了八十多分,数学考了五十多分。娃娃拿成绩单回来,一个人躲在草垛下面稀哩哗啦地哭。我对娃娃说,你已经尽力了,爸爸不怪你。可他还是听不进劝说,哭喊着说自己没有出息,数学只考了五十多分,连六十分也没有考到。”   表姑听父亲这样一随州那家癫痫病医院好说,也开始为我的学习成绩着急起来。她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严肃而认真说:“表弟呀,天底下的父母,谁不希望自家的孩子长大了有些出息,少受些苦累,过上幸福而甜美的日子!农村娃娃,要想跳出农门,读书就是唯一的希望和出路!表弟,你听我一句劝,把孩子送去城里上学。”   “表姐,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可娃娃太小,才十来岁的人,他一个人去城里上学,照顾不好自己,我放心不下。”父亲低沉而缓慢地说着,他那皱纹密布的脸上,写满了愁苦和忧虑。   父亲刚把话说完,表姑就抢着斩钉截铁地说:“不怕!孩子去城里上学,我有空可以照看一下他。你们村子离县城才十几里路,走路也就个半小时,你放心不下孩子,就进城去看他,一个来回,半天时间。人家牛场、新华那些地方,离县城有一百多里路,可那里的好些孩子,照样赶来城里上学!”   表姑说得合情合理,父亲没有说话,一边听一边点头。父亲把我叫到他面前,伸出他那宽大而温暖的手掌,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笑着轻声地问:“娃娃,你表姑劝我把你送去城里读书,你想不想进城读书?”   “想!想!”我没有犹豫,回答得干脆而果断!   “去城里读书,我和你妈不在你身边,你会吃不少的苦头,你怕不怕吃苦?”   “爸,我不怕吃苦!我去了城里读书,一定会好好学习,我要像那些城里的学生一样,数学考一百分!”   “好!爸爸去城里打听一下,过完这个暑假,就带你去城里读书!”父亲一边说,一边把我搂在怀里,一脸满足而幸福地笑了起来!   (二)   我进城读书那些年,学校没有宿舍楼,只得在学校附近租房住。我住在中学对面的小路边,每月房租十五块钱,还包水电。屋里没有床,一张单人床要几十块钱,没钱买,我就厚着脸皮去找房东借来两条长板凳和几块厚薄不均长短不一的木板,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拼凑成了一张简陋的床。一床棕垫,十五块钱,我也舍不得掏钱买,就在木板上铺着薄灰毡,睡在上面,硬邦邦的不说,一翻身,木板就“咔嚓”“咔嚓”地响了起来。有同学来玩,我就叫他们坐在凳子上。人家说我小气,他们的裤子是干净的,坐一下又弄不脏床单。其实,我哪会计较客人弄脏床单,就怕他们一屁股重重地坐下去,我那睡觉的温暖小窝就会散了架,人就会掉在地上。   一次,矮矮胖胖的同桌来我那里炸洋芋吃,我还来不及打招呼,他就往床尾一坐,床板就哗啦一声翘了起来,他就像坐滑滑梯那样,四脚朝天跌落在水泥地上。他呲牙咧嘴地爬了起来,揉了揉大腿,双眼圆睁,摇着头叹着气说,你们农村学生实在太可怜,连张睡觉的床都没有。他说他家有多余的木床,叫我去搬一张过来,我谢绝了他的好意。我没有一张床,但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快乐。我每天在鸟儿那清脆的啼鸣中醒来,洗把脸,背着书包乘着朦朦胧胧的晨光一路跑去学校。在校门口,啃了两个干馒头,坐在枝繁叶茂的泡桐树下,如饥似渴地看起书来。上课时,我板着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认认真真听老师讲课,一笔一画地抄着笔记。我每天坐甘肃哪家治癫痫病在教室里写完作业,饭菜飘香时分,才饥肠漉漉地赶回空空荡荡的出租屋。我坐在摇摇晃晃的木桌子上,捧着课本,像贪婪的婴儿,吮吸着知识的乳液,滋润着饥渴的灵魂。万籁俱寂的子夜时分,头一栽一栽地打盹,酸涩的眼皮怎么也睁不开。我倒在这简陋的木板床上,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每一晚都睡得香甜而踏实!   (三)   学校也没有饭堂,我就在路边的小饭店买饭吃。每顿饭五毛钱,一勺子饭一毛钱,我吃三勺饭。菜是四季豆、炒洋芋片,一勺菜一毛钱,我买两勺菜两毛钱。米饭发黄,硬得像砂子,半天才咽下去一小口。那豆汤,看上去上面漂浮着油珠子,实际上一点油水也没有。就这样的饭菜,刚吃下去,撑得胃里鼓鼓涨涨的。可到了晚上八点多钟,肚子就很不争气地叽叽咕咕地叫了起来,胃里就像猫爪子在来来回回地抓着,饿得人发慌。我灌下去半瓢水,缓解一下饥饿,可晚上三番五次起夜,烦人得很,连觉也睡不好。有时,喝水实在抵挡不住饥饿,我摸出带有体温的两毛钱,去丁字路口的肉包子店,买了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几口吹冷,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连手上的沾着的油渍,也用嘴巴舔干净。有一次,我买了两个包子,包子太烫,走了几步,提包子的塑料袋破了,肉包子掉在地上,骨碌滚了一圈,沾满了稀泥。我舍不得掉在地上的包子,着急得围着那两个包子团团转。我伸长脖子四处张望,看到周围没人,慌忙一把抓起地上的包子,生怕被人看到,没命似往出租屋扑去。我小心翼翼地把包子上的泥点掐掉,也不觉得脏,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上初中后,人大了些,我每周从家里带了十来斤大米,买了一个煤油炉煮饭吃。每天中午放学后,饥肠漉漉,我先把米淘干净煮在火上,再一路跑去菜场,买了最便宜的白菜、萝卜,又一脸汗水地赶回来,煮着白菜吃。这些最便宜的饭菜,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有时熬油,那焦黄的油渣,就是一顿难得的美味大餐呀!用煤油炉煮饭吃,方便得很,可我一走进教室,煤油的刺鼻味道就在里面飘散开来。同学们一个个紧紧地捂着嘴巴,躲得远远的,还对着我的背影指指戳戳的。我红着脸,低着头不敢说话,恨不得有条地缝钻下去。   (四)   自己煮饭的日子里,最让我难忘的是初中毕业考试前的那一个月,我没钱买菜吃,整整吃了二十多天的洋芋。那时,因为学习紧张,我一次性从家里带足了一个月的大米、几十块菜钱。回到县城,我花了五块钱买了二十五斤洋芋,身上还有三十块,足够用到放假。可万万没有想到学校订资料花去了十几块,我生病用了十几块,这样一来,我身无分文,穷得只剩下半口袋洋芋!   我变着花样吃洋芋:煨、炸、炒,刚开始还觉得新鲜,吃得有滋有味的。时间长了,夹一筷子洋芋丝进嘴里,就像在咀嚼着木渣,没有一点味道。我看到洋芋,就像见着癞蛤蟆那样,恶心得就想呕吐。肚子咕咕噜噜地叫了起来,我吃不下洋芋,埋着头扒着干巴巴的米饭,委屈的泪水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万般无奈的我深深地明白到:异乡求学的日子是那么的艰难和不易呀,除了忍受孤独,还要承受苦累!   我渴望吃上一顿白菜,绿油油的菜叶,水水嫩嫩的,看上去是那么地诱人,煮起汤来又是那么地清甜,可我穷得连买一斤白菜的钱都没有!出租屋的前面,是一片碧绿的菜地,一棵棵白菜,可爱得就像一个个羞涩的少女,仿佛在向我招手、微笑。一个漆黑无边的夜里,我蹑手蹑脚地摸进菜地,伸长脖子东瞅西瞧,夜色深沉,四处一片寂静,虫子那细碎的叫声,时不时在耳边响了一下。我颤抖着身子,正要拔白菜,眼前浮现出父亲那慈祥的面庞,他仿佛在说,儿呀,小时偷针大时偷心呀!我又仿佛看到同学们站在面前,一个个嘲笑自己是偷白菜的贼!我哆嗦着瘦小的身子,那颗悬着的心砰砰地跳个不停,满脸憋得通红。我从菜地里逃了出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回到出租屋,接着吃起来洋芋片!   (五)   在县城求学的日子里,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就是回家!回家的前一夜,我兴奋得就像喝了一杯咖啡,无法入眠,盼望着时间插上翅膀,飞得越快越好,越快越好……   周六,上半天课。放学后,我扒了几口饭,带上课本,放开脚步往城口扑去。我沿着通往村里的那条曲曲折折的山路,一步一步走赶着。山路两边,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左乙拉西坦花,芳香扑鼻;色彩斑斓的蝴蝶,双双对对,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微风拂过,送来泥土的芳香,令人心旷神怡!幽静的山谷,传来了婉转而清脆的鸟啼声,有肩扛锄头的老乡,在若隐若现山路上,人影时没时现,耳边飘过绵长而悠扬的民间小调!我喘着气,爬山了陡峭的山梁,穿过山地翻过大山,一直走上十来里坑坑洼洼的小路,就到了饭菜飘香的村庄,到了魂牵梦绕的祖屋!   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都阻挡不了我回家的脚步!在那条曲曲折折的山路上走了几年,最让我终身难忘的是那个夏天的傍晚,天擦黑了我才火急火燎地往村里赶去。那年我才十一岁,胆子还很小,一出城口就慌慌张张地往村里跑去。大桥边有条小河,河水没过膝盖,中间用几块石头垫着,方便路人过河。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河边,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满脸污垢,用黑漆漆的双手捧着乌黑的河水,往嘴巴里送。他见到我,像发疯的狮子扑过来抢我手中的塑料袋。我一个箭步跳上河岸,没命似地往前面扑去,只听到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我生怕被他捉住,抢去手里的课本,一口气足足跑了两里地。渐渐的,后面没有动静,我才停了下来,像刚从水里捞出来那样,浑身湿漉漉的。我四肢无力,再也没有一点力气,软塌塌地跌坐在地上。   我不歇歇,抓着路边的杂草,一步一挪地爬上山梁。夜色深沉,我伸出双手往前摸索着,深一脚浅一脚赶路,走得歪歪斜斜。老天也会捉弄人,一阵大风刮过,豆大般的雨点噼噼啪啪地落了下来,无情地敲打着我那瘦弱的身子。我担心大雨淋湿了书本,索性脱下衣服包裹着课本,光着身子赶路。有的鸟儿受到了惊吓,忽然尖叫一声,划过阴森的山谷,像有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抓了过来,令人毛骨悚然汗毛直竖。我不敢回头,埋着头一边赶路,一边安慰自己,这山谷里没有吓人的东西!   眼前一处光亮,一脚踩去,是水坑,我重重地摔在地上,手掌磨破了皮,鲜血流了出来,辣痒痒的痛。鞋子灌进了泥水,湿湿滑滑,裤腿上沾满了稀泥,贴在腿上,透心的冰冷。大山像呲牙咧嘴的怪兽,在嘲笑我的无能与狼狈。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渐渐得爬满了我那消瘦的脸颊……泪眼朦胧中,我看到了黑夜中透过来的一星半点的灯火,心里一下温暖起来,骨子里滋长出无穷的力量,我张开双臂,呼喊着扑向前方那个温暖的怀抱……   (六)一九九七年那个果实累累的秋天,我在甜蜜的期盼中,终于收到了市里一所中专学校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捧着录取通知书,我幸福地闭上双眼,任由泪水在脸上蔓延。这时,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在县城走过的那段艰难的求学岁月。那些贫穷交织着饥寒的日子,让我懂得了感恩,学会了坚强!   共 40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