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墨舞】“麻将”康六万_1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摘要:“麻将”康六万的多姿校园生活,丰富的农家生活,你有过吗? 九月的校园,新生报到。家长,学生背着,扛着,提着各色行李穿梭着,询问着,焦急着,兴奋着……“你就是康六万?”一个身材高大,显得有些严肃的人问。他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孩,思量着:我的天哪,这孩子真的是中国人?确定不是来自非州?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细瘦细瘦的、看似营养不良的女孩儿。被太阳晒的发亮的脸上“架”这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黑黑的脖子因为瘦而显得特别长,枣红色短袖衫盖不住黑黑的胳膊,黑色“萝卜裤”,一双白色塑料凉鞋露出“不听话的”黑脚趾头。   “康六万?您是说我的名字是吧?我不姓康,我姓汤,我叫汤乐万!”“哈哈哈哈,办公室爆发出一阵大笑。女孩被笑得不知所措:“我是叫汤乐万!”“哈哈哈”笑声更响了。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走过来,他身上一股浓浓的书卷气,自然而然地给人亲切感。他摸摸“康六万”的头,笑着说:“老崔,别笑了,看把人孩子给笑得,都快傻啦!”又低下头,对上孩子的眼睛。多么有神的眼睛啊,仔细看,像是有无数精灵在跳跃!:“孩子,你去年怎么没来报到?”“眼镜”亲切的问。“去年”?“非洲人康六万”绞着手指,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了?怎么了?”刚买了生活用品赶过来的爸爸连忙问。“没什么,老汤,这孩子去年小升初语文不是全乡第一吗,今年又是!满分作文除了崔校长的丫头,就是她了。再加上她的名字特别,和麻将里的康六万有些像,大家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你的孩子还没来就出名了,你看,她都蒙了,呵呵”。“傻孩子,老师们跟你开玩笑呢”,爸爸拍拍孩子肩膀,安慰她。“老师啊,您是不知道,幺妹个头小,又瘦,没离开过家,我和她妈商量让她再读个一年,长大一点了再来,这不,就耽误了一年”。看着黒瘦黒瘦的“康六万”,“眼镜”又笑了笑。心想:幸亏是多长了一年,要不,就这瘦黒个,还真看不出是初中生呢!“哼”……从“康六万”嘴里发出一声轻哼,敏感的她看出了“眼镜”在笑她个小,心想:别小瞧我!个小怎么啦,我能干着呢!我能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摘莲蓬,做饭洗衣服打猪草喂猪放牛……哼……   没错,?江汉平原,鱼米之乡,江南处处有鱼香,月浦沙洲钓线长;   朵朵睡莲浮绿水,枝枝菡萏立方塘。   一行白鹭飞天外,数点沙鸥落渚乡;   万顷良田翻碧浪,千山沃土沐斜阳。说的就是幺妹的故乡——监利。从小,河里湖里都是她的战场!   春天,大地回暖。当绿色刚铺上田间地头,幺妹就挎这篮子出发了。菜园里的菜人要吃,猪要吃,早就供不应求了。打猪草可是她的拿手好戏。这不,才一上午,她就往返好几趟了,打来的猪草在猪圈旁边的角落里堆了好高!车心菜,鹅鹅菜,棉絮菜……看着喜人   春耕开始了,爸爸套上犁,赶着牛,在田里“堆起堆起”的吆喝上了。幺妹提着小塑料桶,走在着爸爸犁出来的小沟里,不时弯弯腰,捡起个什么扔进桶里。“幺妹,看清楚哦,小心蛇哦”爸爸笑着提醒。“蛇?哪有?”幺妹最怕蛇了,紧张地四处张望。“爸,你别吓我,会吓出心脏病的”   “呵呵,这孩子,好心提醒你,好吧,不说了,自己看着点”。晌午,一块地犁完,爸爸收拾收拾,坐在田埂上抽烟。幺妹看着小桶,乐开了花!“爸,晚上有鳝丝吃了,还有泥鳅炖黄瓜,看,大半桶呢”。“好啊,回去吧,我放会牛”。幺妹提着小桶,光着脚丫子,哼着刚学会的歌,一步一跳地跑回家。“你问我何时回故里,我也轻声的问自己,不是在此时,不是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别着急,小荷你慢慢长。幺妹卷起裤管,在池塘边水浅的地方停下,摸摸小荷那尖尖的角,笑笑。长长的辫子一甩,用嘴咬住,顺着荷梗斜下身子,伸手轻轻一拔,“哏”的一声响,在水里来回摆动几下,一条白白的,肥肥的藕桩出现在她手里。这藕桩是莲藕的婴儿期,嫩嫩的,脆脆的,炒,凉拌都好吃,可幺妹最喜欢的是把藕桩腌在豌豆酱坛子里,一天后取出来,撒点芝麻油,吃一口,哇,辣辣的,脆脆的,酸酸的!中午的开水泡饭,吃点豌豆酱藕桩,人间美味!   夏天的午后,是找知了壳的好时候。妈妈告诉她,这知了壳是好东西,可以用来治病,村里经常有人来收。后来,她查字典,知道知了壳叫蝉蜕,是知了从幼虫蜕变成成虫时脱下的壳。老房子那全是树,找这个很容易。可就是那里好久都不住人了,爷爷奶奶他们都葬在那儿,遮天蔽日的大树让那里很是阴凉,也有点阴森。幺妹不敢一个人去,可又不想让小三子他们知道这个赚钱的密秘,最后用两块糖贿赂了秋儿,让他陪着去,还让他发誓,不要往外说。“姐,回去吧”,秋儿缩着脖子,猫着腰,害怕地发出第一百二十七次请求,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你说你,还真的是烦人,看,这才小半袋,早知道就不让你来了,再叫,再叫就还我糖!”秋儿不吭声了,抱着颗大树瑟瑟发抖。一阵风吹过,,秋儿的声音传来:“姐,我,我,我尿裤子了……”“你,真是的,走,回吧……”秋儿如逢大赦,小跑着往家跑,回去后还大病一场。还好两块糖的作用挺大,秋儿没有把幺妹给供出来!可“胆小鬼”的外号幺妹还是毫不吝啬的送给了他。   太阳还没下山,自家门前的空地刚打扫完,伙伴们就来了!抬出竹床、小饭桌,大椅子,小椅子,找出蒲扇,拖鞋……“爸爸的,妈妈的,哥哥的,姐姐的,唉唉唉,我的呢”?“好了没有?不等你啦?”“来了来了,催催催,催命啊你”!等幺妹下到河边,伙伴们早就跳下了河!“扑通,扑通”,一只只小青蛙闹腾了起来!追着,打着,国庆技术好,游到了对岸,挑衅地招着手;当玲仰着游,俯着游,有时闭住气,沉到水底去摸双双的脚,吓得双双尖叫起来,他哗的一声冲出水面,冲着双双做着鬼脸;还没学会游的小伟和苗苗双手撑在水泥板上,踢打着腿,周围的水被他俩踢的像一朵超大的棉花糖;胖墩小黑站在浅水区,张开腿,弯着腰,双手使劲的往裤裆里划着水,对面的张莉也同样姿势,背对着小黑,俩个人尖叫着,拍打着水……幺妹叹口气,摇摇头跃进水里,不见了!   不管幺妹愿不愿意,还是长大了,要去离家很远的地方读书了。爸妈看着光长心眼不长个的幺妹,心疼得长吁短叹。兄弟姐妹五个,最调皮捣蛋的是幺妹;最能说会道,最有主意的是幺妹;学习不用操心,家里的活也能帮不少。家里种了十几亩地,爸爸和哥哥还给村里的农用品商店搞运输,大姐嫁了,二姐又整了个裁缝店,家里都忙得很。去年就是因为幺妹个子小,爸爸没让她去上。爸爸说:“幺妹,学校里可是吃大锅饭的,你这么点人,抢得到饭不?要不,这学咱不上了吧,你看娇娇就不上了,她比你个子还大。”幺妹紧咬着嘴唇,两眼看着地面,半天没吭声,禁不住爸爸再三询问,喉咙里吼了一个字“上!”   “康六万,呵呵,这名……”没多长时间,校园里都传遍了后来为了省事,干脆就叫“麻将”了。再后来,认识“麻将”的人居然叫不出“麻将”的真名了。 武汉癫痫去哪治比较好武汉癫痫失神发作治疗重庆的癫痫病专科医院郑州专业治疗羊羔疯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