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墨海】芦花白呀 白芦花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摘要:我投身芦苇荡,整个人顿时就被淹没了。这里的天空、大地、芦花似乎都是为我而生,我俨然成了这里的主宰。迎着秋风,我张开双臂,尽情拥抱着风中的芦苇,享受着对自然的全情回归。我感觉到芦花温柔地撩拨脸颊,听见秋虫嘶哑地低鸣,看见小鸟轻盈地嬉水。阳光渐渐遣散了薄雾,暖暖地流泻。    银杏黄了,枫叶红了,梧桐枯了。薄凉的秋夜,微拢被角,倾听细雨轻敲残荷,滴答于耳。就在这样的季节,芦花(也叫荻花),于深深浅浅的梦境里开放了。   又是一年芦花开放一片白的季节。   这是临海湿地里的一片野生的芦苇荡,幽深茂密,一望无际。秋风吹得湿地干裂出了累累伤痕。芦杆纤瘦的筋骨在一道道伤口里倔强地挺立,固守着春夏的原色。柔情的芦花,一夜之间绽放出素颜,连绵起伏成白茫茫的雪海,从容而淡定地迎接秋天的检阅。满苇荡的芦苇,宛如无数亭亭秀女笼着流苏样的轻纱,在远离尘嚣的郊外,白云一样地自由飞扬,将野地的清苦和寂寥轻舞成了烂漫和风情。沉睡了一个轮回的梦,终于在秋天醒来。梦似乎有些长,长到布满了城里人寻秋的重叠而纷乱的脚印。   芦荡深处的一池碧水,蒲草繁茂,浮萍逐波。野荷的枯枝懒散倒伏,像瞌睡中的老妇。秋阳铺水,斜斜的阳光与弥散的水汽交织成雾岚。一团团雾气随风飘散、升腾,渐渐烟雾迷蒙,高处的山脉、远处的人家、近处的木桥变得朦胧起来,仿佛王维的山水诗,寻不出现实意味的历史痕迹,只有一抹淡远空灵飘浮于云的高度,还有一份清高,一份落寞,一份不为人知也无意让人知晓的随意与散佚。   芊芊芦苇,在湿地上扎根,在秋风里摇曳。从苍翠的湖绿到凝重的墨色,始终修修长长,丰姿绰约。待到翻越季节的山峦,承接白露的洗礼,那盛开的芦花,也别有一番风韵。没有明媚的花瓣,却不逊花朵的美丽;没有撩人的芳香,却诱惑着世人岁岁年年的守望。天高云淡的日子,她与天上的白云融为一体,充满蓬勃的张力,绵延至目力不及的天际。   倘若寄身木筏,去溯芦苇之源,那么,你能听到许多船头岸边拉纤的号子和街头巷尾古老的故事。你会发现,芦花,不仅单纯,而且凄美,那么轻易地就能撩动深邃的历史涟漪。   在远古的水天渺茫处,有位佳人,眉似芦叶,秋水明眸里幽怨着一抹挥之不去的苍凉的妩媚。她白衣飘飘,从《诗经》里涉水而来,溯流而上。“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洄流中,弄蒿荡舟的翩翩少年,在水一方的窈窕淑女,于白霜般的芦花映衬下,成为五千年文明古国最优美的诗行和爱情绝唱。   易水之滨,高渐离击筑。悲凉的筑节声中,荆轲告别燕太子丹,踏上刺秦的不归路。他身后的芦花,在萧萧秋风中高歌劲舞。乌江之畔,西楚霸王柔肠寸断。夜灰暗了虞姬艳丽且曼舞的水袖,她娇弱的身躯挡不住四面楚歌,在“虞兮虞兮奈若何”的哀叹声中,一柄长剑在莹白如玉的脖颈上做最后的死亡之吻。在虞姬倒下的地方,雾茫茫,一片缟素,那是一岸的芦花为这悲怆的诀别飘雪飞霜。汨罗江边,披发行吟的逐臣屈原,掩涕叹息,仰天长问。佞臣专权,楚王昏庸。居庙堂,不能为民解难;谪乡野,不能替君分忧。生命的大寂寞郁结于心,奔突于胸,诗人纵身大江,荡起的涟漪是芦苇悲鸣的泪滴,在湿湿的夜色中流淌。   一直记得电影《霸王别姬》中一个唯美的镜头:程蝶衣站在河畔的芦苇丛中,迎着萧瑟的秋风,青衣长衫,面容黯然,一条白围巾像随风摇摆的白芦花。整个画面充满寂寥、落寞与压抑,让人感觉他就是瑟瑟的芦花,长风荡里满是秋。   我投身芦苇荡,整个人顿时就被淹没了。这里的天空、大地、芦花似乎都是为我而生,我俨然成了这里的主宰。迎着秋风,我张开双臂,尽情拥抱着风中的芦苇,享受着对自然的全情回归。我感觉到芦花温柔地撩拨脸颊,听见秋虫嘶哑地低鸣,看见小鸟轻盈地嬉水。阳光渐渐遣散了薄雾,暖暖地流泻。我一卷在握,于芦花下,和屈子同愤,跟太白同醉,与东坡同发少年狂。在绵绵秋风和洁白的芦花织成的澄明心境中,我读懂了字里行间的辛酸和痛苦,孤独和苦涩。我们的先人把它揉碎了,吞下,即使肝肠断裂,还要噙着泪把酒吟唱:岸上的芦苇如我早生的花发,红尘里刀光剑影都往我心口插,沏壶茶将过往的爱恨全咽下,炊烟染红晚霞我挥一声见沙哑……   人是孱弱的,就像一根芦苇。人又是坚强的,从柔弱中爆发出无穷韧性。那种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坚韧,支撑着我们一路向前。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说:“思想形成人的伟大。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它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   这根能思想的芦苇,是我,也是你。   看啊,秋天的芦苇荡,到处都是那芦花白啊白芦花! 荆门治癫痫最好的药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武汉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昆明专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