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香烟之魅_1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人这种动物可以说是最为奇怪的。人,又是最不理智的动物。譬如以香烟一事来说,除了一些惊心的广告,香烟的外包装明明白白写明白:吸烟有害健康。如此,喜爱此番嗜好的人,却也是蛇遇上青蛙垂涎欲滴。我是其中一员,看看,字未写出几个,嘴上咬着的一颗烟差不多燃烧去一半。   情之一缘,爱情!友情!亲情!亲情这份情谊随着年份的加深而倍感温馨,久别重逢的喜悦总是给人心以温暧,甚至某一刻相逢上竟然有想流泪的感觉。这份情缘,破裂时无疑是一把冷霜激射的利剑,冷锋激起的气流连心也凸起鸡皮粒子,环境仿佛在酷夏突然转换冰凌凝结的深冬。   背后突然射来的箭带出的血花,何来温度?血液瞬间凝结成冰石散发出的凛气如千年寒冰的煞寒。   猝不及防的就是所谓的本宗亲情,蛊惑之毒,岂非如香烟之魅,烟龄越深,对身心的伤害就更大。   平时的尊重示好,突然的发难,语气的冷削狂妄,你会发觉,在所谓的亲情面前,你所去坚守的亲情,在他的心眼里,你坚守的情谊还不及一张纸币的重量。哪怕是他平时言语与表情对你的尊重。笑的背后却隐藏虎的真貌,你不得不去质疑与他平时相处时,他交付出的真心有几分真呢?   夜的来临,黑黑的色调,给缺少路灯的村庄以沉郁.一块拆建的宅基地,挖掘机,拖拉机的轰响,挖掘机掘出的宅基泥,拖拉机拉去的是一车车闲泥,载起的是一个村庄新风新气的幸福。   期盼新居尽快建成脸上洋溢出喜悦的女主人,她快乐的心情,丰盈的手指轻轻击在一个开关上,灯光切开了夜幕的厚重。明媚的灯光无法及远。   朦胧的夜色下,两辆拖拉机交汇错开,一辆载满泥石的拖拉机不堪负重的咆哮消失在夜幕里;一辆拖拉机缓慢倒退,缓慢倒退……   一个身影,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步伐迟滞的步出自家大门,步伐迟滞的转出自家私自开垦的一小块菜园地。这个菜园开垦出来,给人的感觉是别扭的,老人开垦这块菜地时又占了小半路面,加上插枯枝为篱,原本空阔的路面,路面因此抽缩抽窄,可以汇两辆拖拉机的泥路面,仅容一辆勉强通过。   沿篱生长的南瓜苗生长旺盛。暮色,竹篱,旺壮的南瓜苗糅合一起,俨然是一堵墙,挡住了腰弯如虹的老人的视线。   开挖掘机的年轻人看到危险时,老人无视眼前的危险时,年轻人急声大声地呼喊:伯娘别出去,拖拉机倒车来了。   许是机车的轰鸣声盖去了年轻人急声的警告声,老人弯腰低头缓步出菜园的边角.整个人撞上拖拉机的后车箱,老人跌倒在拖拉机的车尾下。   年轻人从挖掘机车上跳下,他本想去阻止意外的生成,时间的转速无法给他阻止意外生成的时间。他三两跳步几乎是同时赶到,笔的书行与危机的快跑,就是这个时间差,意外无法阻挡,年轻人下意识伸出手去推挡缓慢倒退的拖拉机,发出警告:爸,刹住车,伯娘被撞倒了。   开拖拉机的是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他也发觉到发生了意外,急忙刹住车跳下车来,看到撞翻在地上的是嫂子,可不敢耽搁连忙扶起撞翻在地上的嫂子,询问检查完伤势,还好表面并无大碍的伤,男人拨打了医院的急救电话。   医生检查完伤势,医生告诉男人,老人的伤势不算太严重就是肩膀上撞开了一条小裂痕.男人打电话告诉了老人的儿子,老人的大儿子先赶到医院,老人的大儿子年龄比男人大了十几岁,听男人讲述明事情的原委后,老人的大儿子对男人道:叔,发生这种意外看来你和我娘都走衰运的呢。   男人没有过多地去诉说造成意外的因素,或责怪,或推卸责任的言行,积极配合治疗。   买这么多东西干嘛去?去喝两杯早酒?有朋友对男人道。   男人看了下时间,六点三十五分过,对朋友道:“今天是中秋节,我得去探望一下嫂子,前天我开拖拉机不小心撞伤了她,今天中秋节是要买点礼物顺便捎带个早餐给她,就不陪你们了。”   老人的次子出场,无法仰视的气流,气浪击碎了悬挂在半空的太阳,明媚的秋日瞬间已成永夜.   老人的次子手指击天的姿势,嘴中吹出的狂风,带出的海啸以一百二十级的级别,横扫了整个秋季。老人的次子说:我凭什么要给面给他?他把我娘撞入车底下就这样算了吗?   老人的大儿子对弟劝说道:“算了吧,毕竟是叔侄。”   男人听了老人次子的话道:“你这样说法是不对的,我一直不曾断过地积极配合你们对你娘的治疗,要是知你态度如此,早知如此我就报警了。你提出的要求我并未拒绝,要求我可以接受,但必须有同宗的兄弟侄子在场,共同商量此事.你却说无此必要。”   男人气不打一处道:“你要是说要我一个月负担三两万的医疗费,我就是有心也怕无能力担负得起。我弟对我这样说过,意外已成事实,大家应该本着真诚和大度的心去弥补这个意外,把这个意外造成的伤害完善为最小的伤害。可你呢,提出的要求过份却无半点商量的余地。”   老人的次子道:“你把我娘撞成这样有什么好商量的,我提出的这些要求都是为了我娘好。”   男人站在风眼里,以冷然的态度,抗击迎面而来的狂风。道:“我也可以说是你娘自己撞上我的车。”   男人道:“既然无法商量,我表明我的态度,你娘住院期间的生活护理,医治费用我承担,其他要求要我承担让法院来判。”   枝节,枝节总能在半桠里生出一丛荆棘!   事情的发展就像夜幕降临,夜的来临,是包含惊悚的意味。黑夜之暗,是无法抺杀光明的;反言之,一丝光明难逃覆灭在浓黑的夜空中的。   事情发展的过程,结局无法预料。   意外的本质,常常蕴藏人为的因素,对一些难以理解的意外,我们却通常理解为:撞鬼.这又是一个悬乎的概念,没有人类,又何来鬼乎?如此说来,鬼就是人?还是说人就是鬼的化身?抑或说人与鬼相佐相成?人是鬼的影子,又或者说鬼是人的梦魇?   鬼何来?鬼是人类的杂交?   鬼也许就是人基因转换的奇异分子呢。   老人次子口中吹出的风,风真的不是很大,风吹过的地方,片片树叶坠地,叶坠腐烂,是有一股霉味弥散开空气里.   弟对男人道:“哥,对他,老人的次子,这份情缘,正如香烟之魅,弃之不舍惜之有害。”   西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最好不同类型的羊角风的症状也不同武汉有靠谱的癫痫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