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封官风波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四十出头的诗书画全才的文化馆长顾长明,此时正在宿办合一的十多平米的房间里,斜卧在沙发上,欣赏着一个碟片,完全沉浸在一种兴奋快乐之中。   这个碟片播放的内容,是国庆节期间,文化馆组织举办的一场大型的露天综合群众文艺晚会的实况。演职人员全都是本地土生土长的群众演员,大家自编自演,贴近生活,生动活泼,演技虽然没有名家的风采,但是台上台下互动感十分强烈。   这个花钱少影响大的创意,不但得到了县上领导的高度评价,更是赢得了老百姓的高度赞赏。   顾长明黝黑的长方形脸上也写满了喜悦。   “电话来啦,电话来啦!”一阵悦耳清脆的小女孩之音响起。   顾长明目不转睛的一边继续观赏着荧屏,一边漫不经心地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接听:“喂,梁主任,啥事?”   电话里传来对方声音:“明天早上9点在你馆召开全干会议,你赶快通知一下。”   “什么会议?我要准备什么吗?”   “嗯……,要不,你问问局长吧。”对方挂了电话。   “喂,喂!”对方没有了声音。顾长明不由关了碟机,陷入了思索。什么会议呢,这么神秘。   打电话的是文化局办公室梁主任,以往梁主任通知开会都会很慨然的告知自己是什么会议,让准备那方面的材料。可这次,顾长明等不见对方说,自己问还都是吞吞吐吐的,难道……与自己有关,凭多年的行政感觉,他意识到肯定是不利于自己的事情。他妈的,让我问局长,我能问哪个局长?   顾长明自然不能冒然问局里领导,即就是问了,也注定问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这一点,他心里太清楚了。   原来,顾长明是外地人,爱人也在外地带着孩子过。他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为了追求什么狗屁文学理想,一屁股就栽在了文化馆这潭死水里不能自拔。他原以为在文化馆这个专业人才聚集的地方,能够静下心来潜心从事自己心爱的文学,没想到,唉,完全是投错门了,当然这是他进了文化馆之后才得出的结论。想当初,他把别人都鄙视的清水衙门的文化馆,看的可不比皇宫差多少。什么海阔任鱼游,天阔任鸟飞,想象着过不了多年自己就会是当今省级文坛的头号人物xxx了,那时候可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犟驴啊!可是深入之后,他先是埋头创作有了成绩之后,却被人嫉妒排挤打击,别人的计谋一环套一环,直弄得他晕头转向,找不着北了。以至于全部同志在馆里个别人的唆使下都像躲瘟疫一样远离他了。   从不思索人际关系的顾长明不得不理一下头绪了。通过综合分析,他认为自己做的并没有错,同志们也都没有错,也都不坏,只是馆里一个缺德少才不思进取嫉妒心还极重的重量级人物在作怪。向来对可怜人柔肠,对恶势力侠骨的顾长明,也难怪了他把孔孟之道饯行的太深了,加之心气太强太傲的性格,注定了他必须改变自己目前尴尬的命运。   说起来顾长明也就是顾长明,他把追求文学的钉子精神运用到了政治上,邪门,成了,他一举登上了文化馆长的宝座。此时,像当初他进入文化馆时的心情一样,他这次也天真的以为自己以后就会高枕无忧,潜心搞工作了。没想到,同志们是对他的态度是过来了,可哪个权贵对他的态度先是假惺惺的变乖,他深知其阴不买账后,人家又是发起了更加****的恶毒攻击。之后,是顾长明强硬的将那个权贵涤除出文化馆。顾长明又是天真的以为可以太平天下了,其实,他并不知道,一张无形的大黑网,已在慢慢的向他靠近,要紧裹他,缠死他。   顾长明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开展文化馆工作的。当上馆长之后,他也知道自己文人气太重,把脸面看得太金贵,自己再苦再难都不张口求人。加之他在这里举目无亲,单枪匹马,我行我素,虽自我感觉也很良好,但总有一种无名的原因,使得他和上级领导总是擦出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眼下,梁主任让他问局领导,这分明是在将他顾长明的军啊。   且说文化局里总共有3个主要领导,一名正局长,2名副局长。按照到文化局时间的先后顺序,是杨副局长的资格最老。他从十几年以前就到了局里,那时还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小伙,还没有转成正式工,工作也塌实,为人也谦恭。后来利用老婆的色情要得了自己的一切,转正、升级,由一般职员到办公室主任,再到文化局副局长。到了副局长的位子就不安分起来了,他又盯上了一把手的交椅。   于是,他一反以前谨小慎微,低调谦恭之态,而为尖刻狂傲、阴毒险恶之小人,整天不谋正事,单究整人篡位之事,机关算尽,到头来不但没达到目的,却搅成了全文化局末位淘汰的局面,正局长被免职,他也落得了两年内不准提升的决定。   况且,这个杨局长和顾长明又是一对死对头。杨的老婆就是哪个权威人物,原任文化馆的会计兼出纳,凭着与上面领导的情人关系,小人得志,颐指气使,把顾长明的前任老馆长捏得死死的,老馆长分明已成了傀儡,整天只剩了唉声叹气。   从文化馆提拔起来的顾长明,最了解其中的玄机,人都说会计兼出纳的女人,上面有人,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但顾长明就不信这个邪。想起老馆长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可怜状,刚直的顾长明心想,我哪怕当一天哩,都不会让任何人左右我这个法人。与公,我可以放开手脚的按照自己的宏图大干一番事业,与私,让别人牵着鼻子走,那不是我顾长明的性格。   所以,接任后,老会计和顾长明就展开了一场无形的但却是激烈的斗智斗勇的较量。最终,顾长明坚持财务制度,设立了一名出纳员。杨副局长的老婆不依,又吵又闹,还叫来娘家一帮人围攻顾长明。   不想,顾长明一气之下就决定连她的会计职务也给撤掉了。   这下,站在后台的杨局长出面了,和老婆拉长战线,天天请吃文化馆人,月余后,自己写了反映信央求、威逼文化馆人签名。   顾长明颤也不颤一下,觉得为人不做亏心,半夜不怕鬼叫门,他们爱咋的咋的,不管!杨副局长和老婆的阴谋没有得逞后,老婆只有灰溜溜的转到其它单位去了。   但善于记仇的杨副局长和老婆,怎能咽下这一口恶气,平静的水面下,对顾长明的动作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况且人家是本乡本土的权威势力,这一点,是顾长明以后才一点一点清醒过的。   还有一位就是主管文化馆的主管副局长胡局长,也和顾长明有着心照不宣的芥蒂。那还是几年以前,顾长明进文化馆之时,胡局长还只是劳人局干部科的一名人劳科长。本来是很正常的安置手续,但胡科长就是不接顾长明的档案,后来才是知情者点拨顾长明:这些人毛病很的深,要钞票伺候才行。   清高的顾长明实在羞于行贿,于晚上让至朋怀揣了1000元塞给了胡科长后,第二天一早事情就办妥了。   事情虽然办了,但顾长明恶心的再也不愿想起那事,更不想见到那个人。但地球还是太小了,当年那个勒索自己的人劳科长,现在又戏剧般的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尽管,双方都装着不认识对方,但谁心里不明白呢。俩人到一块的别扭,相互内心的不服气,以至于这个分管文化馆的副局长居然胳膊肘朝外拐的开展工作,令顾长明很是生着闷气。   就说最近这次文艺晚会,到跟前了顾长明只是礼节性的在电话里邀请胡局长参加,没想到,胡局长更绝,干脆不接电话。   而哪个正职黄局长呢,整天只是吃吃喝喝,和顾长明这个书呆子产生不了共同语言,关系也是不近不远,不咸不淡。   相反,顾长明明显感觉,黄局长最近大力扶持文化馆新进来的一个新人,这个人很有来头,是县电视台女主持人的丈夫李跃进同志的工作,大力提高其威信。顾长明不知道黄局长闷葫芦里面到底装的是啥药,更不敢冒然打探。   所以,顾长明此时已有些惶恐,既然谁都不能问,那就只剩下自己瞎猜了。   没有烟瘾,只有遇事才很吸尼古丁的顾长明,已经是熏的办公室烟雾缭绕。      “电话来了,电话来了,”手机又饷了,顾长明拿起电话,一看是单位小王的电话,只听对方说“顾馆长,中午聚仙阁我请客,你一定来啊!”   “请哪门子客么?”顾长明不咸不淡的说。   “我彩票中奖了,大家要我请客,你一定来呀!”   全馆同志不明就里的欢聚一堂,又说又笑。   顾长明按捺心思强装欢笑。单位刚进馆两三个月的新同志李跃进,似乎也心思重重,情绪没有放开。   看到李跃进,顾长明的心里就象是堵着一样东西的全身不快。他对这个李跃进用单纯的不感冒来形容是不准确的,凭感觉,这个人的到来,对自己的工作,对自己的威信,甚至对自己的……   顾长明不敢再往后想下去。是不是自己太官本位了,太敏感了。   不对吧,馆里这些年进来了那么些人,自己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啊。就是这个人到来的所作所为,使顾长明的心怎么也放不到肚子里。比如说,李跃进到馆来的相关手续,每次李跃进自己都不出面,而是局领导亲自电话指示顾长明办理,或者是局办公室梁主任亲自来文化馆办理。   李跃进上班后,顾长明给李跃进安排了一个两人的办公室,李跃进当面没吭声。但黄局长却将先前捏着顾长明脖子硬要的文化馆里唯一的套间,让给了李跃进一人住。   一个普通职工的享受超过了法人顾长明。顾长明心疼空调电费大,李跃进就对同志说:“他顾馆长心疼电费,我给黄局长说了,让给我按个局里的专线。”   不长时间,黄局长果然让顾长明给李跃进套间接上专线,说费用由局里出。况且,最要命的是,顾长明的工作由于李跃进的到来而出现了阻滞,出现了混乱,顾长明的工作思路和工作计划完全被打乱。   原来,黄局长很注意加强李跃进的工作政绩,常常是直接给李跃进安排工作,且经费文化局大力支持。顾长明工作要顾全大局,李跃进工作只顾自己政绩,当顾长明和李跃进工作思路向左时,李跃进当面也不和顾长明辩解,只是随后一个电话告知黄局长,黄局长就会马上将顾长明电话叫到文化局去,叫顾长明按照李跃进的意思去办,一次,两次,三次……顾长明感到工作的太累太累,他感觉这个法人已经有一种被人架空的局势,而且还会愈演愈烈。   “明天局里来考察李跃进同志,大家都给李跃进同志打钩啊。”饭桌上馆里一位被称作“八点”的人突然提议。   ……   大家一时都被镇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从眼神表情中寻找着答案。   “胡说哩,再甭听他胡说了,大家喝酒喝酒,来,我今天借花献佛,敬大家一杯,干了”李跃进自己先仰头倒去,完后,亮个低朝天,让大家看。   “八点”又说:“看看看,李跃进是个爽快人,明天,大家都投他的票,李跃进还是在这个雅间,3188(先要发发)请客。   顾长明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给李跃进打钩?难道真要提拔李跃进吗?不可能,提拔干部是先要单位推荐的,局里既没让我推荐过人,我也没有主动推荐过,但,既然不是提拔李跃进,又为什么要对李跃进打钩测评哩?……,顾长明紧张地七上八下的想着,但是,他极力镇住了自己,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饭桌场面上没有了欢乐,既而被唧唧蹙蹙声所隐没。      二   第二天,文化馆果然来了主管文化馆的胡副局长、纪检书记和局办公室梁主任。   待大家在会议室坐定后,顾长明就不阴不阳地开场白:“昨天早上,局办公室梁主任通知我组织大家今天开会。至于是什么会议,在于以往,梁主任都说的很清楚,但是昨天没有,所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既然局领导今天来了,就让局领导给大家揭开谜底吧。”   局里来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由胡副局长讲话:“同志们,为了加强文化馆的领导力量,更好的搞好文化馆的工作,经局委会研究决定,给文化馆增设一名副馆长。今天来,就是对文化馆李跃进同志进行提名考察。”   果不其然!此时会场有了躁动,几名股组长的脸色已经是十分的难看,特别是直肠子的顾长明的脸色,一块青一块白,嘴角似乎都在抽动,但能看得出他在竭力的控制着。   “现在,”胡局长继续说,“让梁主任给大家发放考察表格,同意李跃进的同志,请打上钩”。   梁主任一一给大家发放表格。   纪检书记说:“梁主任,表都收齐了没有?”   梁主任:“齐了”。   胡局长:“那好,把表格带回局里。”   顾长明终于憋不住了:“带不走!”   胡局长:“为什么?”   顾长明:“你们这样提拔干部程序不对。”   群众七嘴八舌:   “就是,那有这样提拔干部的?才进来几个月,屁股还没暖热哩就想当官!”   “我们没有选他,我们要求现场敞票!”   胡局长:“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是大家不懂程序,考察干部的表格从来都是不公开的,现在大家明白了也不迟。现在,进行第二项,个别谈话,谁要是有意见,尽管提,组织上会考虑的,今天只是民意测验,宣布还有一个过程,大家不要激动。”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呢辽宁哪所医院看儿童癫痫病好郑州有专业癫痫医院吗漯河市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