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绿野】颇有余味的一天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外国文学
摘要:通过教师节那天遇到的三件事的叙述,说明不论做啥事,都应该注意讲究原则,做事要冷静,注意家庭、单位的和谐。 日日常见、非常熟悉的情景,例如胭脂似的朝阳和五彩缤纷的夕阳,虽然壮观绚丽,但是看久了也会觉得单调、厌烦。平如明镜的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依依垂柳,美景如诗如画,看长了也会觉得疲乏、无味。大概就像文似看山不喜平,这种现象应该就是审美疲劳吧。近两年来一直过着平平静静日子的我,教师节这一天却意外地遇到了几次看似意外,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清晨嘴里带着微微的酒气上班后,有些头晕脑胀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别的同事忙忙碌碌烧好的开水,我笑眯眯地冲了一杯咖啡,准备喝杯咖啡清醒一下头脑。看着杯子里袅袅上升的热气,宛如在慢慢地舞蹈着舒展开妙曼的身躯,嗅着浓浓的咖啡醇厚的香气,我似乎觉得头脑里清醒了很多,顿时满口生津,端过杯子微微吹着热气,小心翼翼地呷了几小口。浓厚的醇香很快就随着下咽的液体弥漫在心头,一股股舒心惬意的温暖很快就洋溢在全身。   微微低着头,似乎眯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舒坦和惬意。忽然一个似乎有些魁梧的身影一闪,大步来到我的面前。很自然地抬头一看,来者是一位老熟人,单位的债主之一。我一见他焦急的脸色上随即明白了他的来意,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如既往客客气气地请他坐下。他也毫不客气大喇喇地坐在我旁边的板凳上,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带着急匆匆的语气催促着说:“麻烦你把我原来打给你的收条拿出来,我来核对一下账目。”   我似乎吃了一惊,刚刚喝下去的热咖啡瞬间化作细密的汗珠渗出额头,很快就慢慢地凝聚成一条条细细的小水流,从不同的部位努力地往下蠕动着。说实话,我不算满腹心机城府很深的人,但也不是毫无心数的马大哈。虽然从来没做过大事、难事,但是做事一直有条不紊,不慌不忙。这位老兄要我立刻找出四五年前的收条,片刻之间,这怎么可能?   他见我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似乎也不好意思,但还是带着讨好的善意提醒着:“我记得你就把条据放进抽屉,拉开抽屉翻翻不就行了吗?”我心里暗笑他刻舟求剑的说法,但仍然淡淡地微笑着解释:“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我的办公桌也清理了几次。一时三刻之间到哪找去啊?”他也着急起来,急着解释:“昨天下午来要账,你在上课。我今天特意请假来的,原以为你拉开抽屉就行了,哪知道这样难啊!”应付着他的话语时,我的脑子迅速旋转起来。我记得每次给钱时,都要求他写一份收条作为依据,几年前共付给他三千元,他写了三张收条。写好后交给我时,我都十分谨慎地放进随手带着的小皮包里。但是,那些小皮包两年前我就不在使用了,让我一下子怎么找到收条?   大概是见我一直紧皱着眉头,脸上蔓延出越来越明显的厌烦不满,他开始着急起来,再次强调说他特意请了一天假,特意来办这事的。他一催促,我心里不安起来。虽然是单位欠的,毕竟已经欠人家十多年了。当时欠的三千余元相当于我两个多月的工资,现在连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到了,一股内疚之情油然而生,随口说:“给了你三千元,你写了三张收条。我得细细找找。”话刚落音,他瞬间有些激动起来,努力地带着笑脸解释说:“你只给了贰仟元,还差四千多一点。”   这下子轮到我发呆了,我愣愣地直盯着他,脸上的汗珠无声地滴落下来,他连忙说:“所以我急着要找条据啊!”顿时,我也知道条据的重要。   情急之下,只得回家查找。坐上他的电瓶车五分钟不到就返回家里,迅速翻出已经两年没有用过的小皮包,满怀着初升太阳似的希望,两手颤抖着打开小皮包,迅速拉开一条条拉链。静静地躲在角落里两年不见天日的一叠叠大大小小的纸片,宛如翻身得解放似的紧紧跟随着我的右手逃离角落,零乱地散在桌面上。随即,我一张张细细地翻看着,一边思忖着:等到我翻出三张收条,再狠狠地骂你这狗日的一通。今天刚刚闲一点,又搅得我不得安宁。   满怀着玫瑰色的希望展开一张张纸条,希望的霞光却越来越暗淡。好不容易在快结束时,翻开一张纸,纸上赫然写着“收条”两个字,我心里一喜,似乎想趁热打铁找到另外两张。最终,带着无限的失望捏着孤零零的一张纸,向他作了说明,也作了强调。   当今社会似乎是黄世仁害怕杨白劳,他始终陪着笑,载着我回到学校,走进我在学校的宿舍。我打开书橱门,在一堆工作日志本和一大叠小纸片里搜索起来。半个小时后,彻底失望,只得微笑着耐着性子解释了一番,他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骑车走了。   唉,往日假如更加细致一些把条据归类保存,或者就把还款数字亲手写在欠条的背后,不也稳妥万分吗?   有些头晕脑胀,也满头大汗地刚刚走进学校大门,一位刚要出门的老教师似乎有些惊喜地对我说:“教师办公室里有几个人在到处找你。”说完,这位老教师面带一丝神秘的微笑转身出了门。心里仍然烦躁不已的我不疑有他,直奔教师的大办公室。还没进门,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一阵哄笑声。   趁着笑声我立刻面带微笑跨进去,坐在前边的一位和我同龄的老师立刻向我说明:“今天是教师节,我们不麻烦学校。我们几位年岁差不多的老教师自己凑钱抬石头,你愿不愿意参加?已经有人回家拿酒去了。”征询的口气里带着尊重,我立刻猜到那位刚刚离开学校的老教师回家拿酒了。我一向虽然性格很随和,但是做事从来都是外圆内方,注意原则。他的话音刚落,我随即爽快地答应:“我一定参加,但是现在形势紧张,上级要求严格,中午我一滴酒也不喝。你们也尽量少喝酒,防止出问题。若是因为喝酒被处分了,那就太傻,而且很不值得。特意先向大家解释说明一下啊!”他们哄笑着纷纷点头。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随手拿过前一天测验的试卷批改起来。刚刚批阅了几份试卷,校长有些神色紧张地走过来,悄悄喊我出去商量事情。原来校长已经得知几位老教师中午要喝酒,害怕饮酒误事。我不慌不忙地表态:“我自己肯定一滴不喝,我已在他们面前说明了。我参加一下,制止他们喝酒,控制场面。”   改完试卷,离中午吃饭还有一会儿,和我同龄的那位老师脸带神秘的光彩走过来对我说:“学校食堂加餐,我们午餐就不到酒店去抬石头了,中午在食堂喝些酒吧!你到一下场啊!”我微笑着说:“我原先就表态说,中午一滴不喝。好的,我到场看看,陪你们说说话、烘托一下气氛吧!”   午餐时间到了,我快步走进食堂,盛了一碗饭夹了一些菜边走边吃着来到那位和我同龄的老教师宿舍。简陋的桌面上已经摆了几盆菜,孤独地散发着淡淡的热气,看样子都是食堂烧的;另外摆着几只孤零零的一次性杯子,两瓶酒寂寞地呆在一边,显得无精打采。我见同龄的老教师胖胖的脸上汗珠止不住地滴答着,我连忙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带着歉意说:“请你理解啊,中午不陪你们了!下次遇到机会,我们好好聚一聚!”他脸上仿佛笑成一朵鲜花,机械性地带着丝丝缕缕的无奈和不满连连答应,似乎不住地在点头哈腰。   踏着夕阳的余晖,筋疲力尽地回到家里,匆匆忙忙吃过晚饭后,爱人带着几分不满和疑惑问我:“你的新手机充电器在哪里?你快找找看。”一团疑云立刻飘上眼前,随即看着书橱上平时摆放充电器的位置。也许是刚刚飘在眼睛的疑云过于浓厚,在书橱上固定放充电器的位置我似乎没看出啥。随后脑子里一闪,转过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没有印象里充电器的影子。心情紧张地顺手拉开下一个抽屉,眼里无端地增加了新的失望。   再次回头,目光扫过平日里摆放充电器的位置,这回算是看清楚了:两只似乎已经失去灵魂,失去了使用价值的旧手机以及我新手机的充电器已经不翼而飞。只有一只旧手机的充电器仿佛被捆绑的犯人,瑟瑟着躲在一边。我心里一急,隐隐约约觉得不妙,几乎是脱口而出:“我的新手机充电器哪去了?”   爱人随即破口大骂:“你这书呆子,你把新手机充电器和旧手机放在一起,我哪里区分得清。上午听到外面收旧手机的喊叫声,我匆忙抓着跑出去卖掉了。你把新手机充电器和旧手机放在一起,还责怪我啊!”无端地受到意外一击,仿佛安安静静地走在路上猛然间被人打了一拳、踹了一脚,还不知道对方是谁,甚感莫名其妙,似乎应该刹那间愤怒起来的脑子里却瞬间闪过爱人年轻时大脑受刺激生病时九死一生的凄惨,想着为一个价值仅仅十余元的充电器吵架太伤感情,而且也太不值得;不断地进入耳朵的责骂和聒噪反而使我越来越冷静,无可奈何之下,我无力地坐了下去。好在东耳朵进西耳朵出的一阵责骂变得越来越平和,最后,不知不觉地融入了明亮温馨的灯光。   这一天怎么了?烦心的事情宛如长江里汹涌的波涛接二连三地扑来,大有使人应接不暇、甚至无暇喘息之感。感到庆幸的是自己极其冷静的态度以及做法都是对的,不论哪件事情若是略有冲动,都会引起一场毫无意义的争吵,甚至意想不到的麻烦。这样一想,顿时甚感欣慰,浑身轻松,内心深处残存的一点烦闷和怨气顷刻烟消云散。   这一天,还是颇有余味的。   武汉癫痫医院排名靠前的是哪家医院成都哪里治疗癫痫病佳木斯癫痫病需要手术吗眼睛上翻是患上了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