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雀巢】过年,别样最是拉萨城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武侠仙侠
无破坏:无 阅读:3455发表时间:2015-02-03 陕西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03:22:27 摘要:年节年年过。我们生存的这个社会已经进入到了信息时代,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过年的传统方法越来越显得不相适应。于是,大家不禁感叹:“年味儿越来越淡了”,又于是,“今年春节在哪过”?逐渐成为人们在年尾岁首常挂嘴边的相互问话。 生命应该远行,节日可以行动。远行路上的生命五彩斑斓。2008,我的新春,我的藏历新年,我的情人节。在圣城拉萨,不一样的民族地域,让我和家人感受了别致的“年味”,填补了生命中的未知和觉醒…… 过年,古老华夏最传统、最热闹的节庆日子。每临年至,五十六个民族的兄弟姐妹们无论贵贱贫富,近乎人人忙活不休。钱多的人家要大操大办祈福恭贺,钱少的人们即使条件简陋,也会贴春联挂红灯,以图吉祥临门家兴祖旺。总之,这辞旧迎新的事儿就是市井百姓一年里最大的事儿,内心的规格、重视的程度,堪称无与伦比。   年节年年过。我们生存的这个社会已经进入到了信息时代,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过年的传统方法越来越显得不相适应。于是,大家不禁感叹:“年味儿越来越淡了。”又于是,“今年春节在哪过?”逐渐成为人们在年尾岁首常挂嘴边的相互问话。   是啊,社会进步了,经济发展了,大家的钱袋子鼓起来了,早已习惯的年节愿景也就不再那么习惯了。传统的合家团圆虽然不失温馨红火热闹,许多人却总觉着老套,觉着不过瘾。由此,一些充满活力的中青年家庭喊出了“生命要远行,节日要运动”的口号。谁说不是呢,也许节庆时日窝在家里山珍海味喝酒打牌未必是上乘选择,远行的路上,人们将会对生命意义有一番新的发现。   在拉萨冬日的暖阳和梦幻般的夜灯下过年,绝对是此生别样的感受。难忘,2008那个春节。我很幸运,那年的藏历年与我们汉族的春节在同一天……   农历春节和藏历新年,在计算方式上有某种类同的规律,内在关系大致是三种情形:同一天、相差一天、或者相差一个月。2008年的农历大年初一(2月14日),正好是藏历新年初一,并且恰好也和西洋的情人节在同一天。赶上这样一个“三节同日”的喜庆时刻,无疑是我记忆的永恒。用欣喜万分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甚至于心底里萌生了些许往昔从来没有过的异样,那就是对于熟悉而又陌生的上苍的感恩。   身在高原服役,节日坚守与大家同乐是常事。夫人和女儿从兰州打来电话,相约到拉萨陪我过年,心中的那份感觉自然是美滋滋的。但放下电话我便暗自笑了,因为女儿电话中狡黠的逗笑声让我明白,与其说是她们来陪我过年,不如说是我陪她俩赶一次时髦,过一次情人节。况且,那天还是难得一见的藏历新年呢。   都说去西藏最好的时间是夏秋季节,于是对那里充满了向往的旅行者通常会选择在此期间去看美丽的风景。可是有谁知道,拉萨冬日的暖阳也是温和而亲切的,哈尔滨看羊羔疯去哪家因为它的地理纬度偏南,几乎与南昌、杭州等城市在同一纬线上。冬天的拉萨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冷,高纬度和充足的阳光给拉萨的白天带来十几度的气温,晚上也就在零度左右,比北方的许多地方都还要暖和。而且拉萨的气候干燥,不会有潮湿阴冷的感觉,晒着太阳尤其舒服。尤其是春节期间,当拉萨的街头减少了熙熙攘攘的内地游客,多是藏族老百姓载歌载舞过新年的时候,这座古老的高原日光城才真正回归到它本来的样子。   特别的时间和地点,我和妻子女儿的虎年春节开始了。   藏语称新年为“洛萨”。除夕,藏族居民一大早就在房顶上树起新的经幡,祈求在新的一年里五谷丰登、吉祥如意。经幡由蓝、白、红、绿、黄五色的三角或长方形彩布块连接而成,寓有蓝天、白云、红火、绿水、黄土之意,上面印有藏传佛教经文。我们大年初一早上看到的是,拉萨市的大街小巷早已打扫得干干净净,每家门前都用白石灰撒上了象征吉祥的各种图案。马路边裸露的巨石上,也被画上了各种各样的吉祥彩图。   拉萨藏医院的副院长扎西,是我在西藏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之一。听说我妻子女儿来拉萨过年,他一大早便兴高采烈地带着夫人赶来拜见。嘘寒问暖之后,藏民族过大年的风俗成了滔滔不绝的话题。他说:藏历十二月二十八、二十九两天,家家户户要把庭院打扫得干干净净,屋里铺上崭新的卡垫,挂上新的唐卡年画。二十九日晚饭前,要在打扫干净的灶房正中墙上用糌粑粉撒上“八吉祥徽”,在大门上用石灰、白油漆或糌粑画上象征吉祥、永恒的“十”字或表示太阳和月亮的图案,或者模拟描画青稞麦穗;有的人家还在房梁上涂上很多白粉点,表示人丁兴旺,粮食满仓;晚上,各家要在橱柜或桌子上摆满“卡赛”,还要吃面圪瘩,藏语叫“古突”,古突是按日期命名的,古即是“九”,表示二十九,“突”是面粥的意思,人们有意地在这些面圪瘩里放各种东西,比如白石子啦,羊毛啦,辣椒啦等等,当有人吃到这些东西时,常常引起哄堂大笑,给节日之夜增加了欢乐的气氛。藏历初一,也就是新年的第一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各家到河边背回第一桶水,我们都视它为“吉祥水”;之后,全家上下都换上新衣,按长幼辈份坐下,然后吃用蕨麻果、酥油和白糖做的米饭,也称“吉祥饭;饭后长辈端来五谷斗,每人依次抓上几粒撒向头顶上空,表示祭神,然后拈一点放进嘴里,边吃边相互敬酒敬茶,相互祝福“扎西德勒(吉祥如意)!”初二开始,亲朋好友彼此走访,拜年祝贺,持续三、五天。除了相互道一声“扎西德勒”,还要相互赠送哈达,一起品尝糌粑、奶渣、风干牛肉,一起大碗喝下青稞美酒,必须三武汉哪个医院治疗儿童羊羔疯好口一碗,以示相互尊重。如果客人中有谁喝不完,好客的主人会委托家人或亲戚唱歌劝酒,歌声不断酒不断,歌声一落,客人定是一饮而尽。   呵呵,开眼了,领教了。我和妻子女儿已然现学现卖,向扎西夫妇频频敬上从兰州带来的玫瑰香茶和陇南春白酒。   与汉族习俗一样,藏族新年第一天也忌讳窝在家里不动,而是讲究要出门感受祥瑞的。漫步在拉萨最大最美丽的中心广场,妻子和女儿各自挽着我的胳膊,左右依偎着我这穿惯了军装的硬邦邦的身子,一股柔情暖意涌遍全身。大年初一、藏历新年、浪漫情人节,呵呵,过节的感觉真好!   昔日,美丽的布达拉宫几乎天天相见,觉着那就是坐落于高原的一群古老建筑。可今天陪同妻子和女儿一起驻足它的脚下,却突然发现它更像是悬挂在蓝天白云下的一幅巨大的油画。伴随高原天候的须臾变幻,这座象征西藏几千年文明的宫堡不时更换着不同的背景,以绝美的英姿展现在人间。   闻名遐迩的大昭寺就在布达拉的东侧,对它我并不陌生,带妻女一同进入却是首次。大经堂里面的万盏酥油铜灯已经上满了新油,佛号响过,僧众依次盘腿打坐,双手作揖齐诵佛经。   留下几句祝福,带走几分虔诚,我们走出了圣寺西门。向来烟雾弥漫的寺外广场,比平时清新靓丽了许多。唯一不变的是如潮的转经队伍,手执玛尼轮的藏族男女老少面带纯粹的微笑,在环形转经道上不停地循环往复,身后留下阵阵喃喃佛语。他们在祈愿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好运不断。   寺院门口庞大的磕长头的阵容,让妻子和女儿唏嘘震撼,至今提起仍回味无穷。过藏历新年,看百味人生,能够从午后的安详中得到心灵的些许宁静,感受到一点超脱尘世的飘逸,增加一些美德善念,想必是这娘儿俩新年第一天最大的收获吧。   八角街是大昭寺建筑的环形街,人群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绿松石、米拉石、藏式银器玉雕以及异彩纷呈的工艺唐卡琳琅满目。“相熟”的卖家小伙不停地与我们套近乎,说认识我的妻子和女儿,还煞有介事地描绘妻子和女儿之前买过他家不少的东西,弄得第一次来拉萨的娘俩不知所措。其实,说相熟,不过是小伙子拉客促销的技巧,言重些,是在行拙劣的小骗术罢了,却不失简单而有趣。   八角街东南角的黄房子“玛吉阿米”,依旧透着苍凉神秘,绝世情僧仓央嘉措的爱情传说令妻子和女儿耳目一新,赞叹不已。我带她们穿过不太好走的木楼梯,来到小楼的最高处。在这个已经坐落了300多年的臧家小酒馆里,我们品着藏餐和甜奶茶,感受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曾经的存在。伴随这位绝世情僧《我的旺姆》轻盈柔美的情歌旋律,那摞满书架的留言簿里,留下了妻女各自的心语。写了什么?说给谁听?只有自知,彼此谁都不清楚。因为,这是这个特殊环境中约定成俗的法则,据说几百年来所有光顾者都在遵守,自觉到了极致而神奇。   布达拉宫西侧300米处,当年达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装饰一新,门口如今也建造了非常优美的休闲广场。欢度新年的节庆演出活动正以这里为中心,新年照例举行的盛大“跳神会”引来各方观看者。成群结队的藏族同胞拉着孩子,穿戴着色彩鲜艳的民族服饰,摇着铜铃,唱着藏曲和藏戏,在广场和街边上逛游。人群中无论汉藏,也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大家都微笑着互相拜年,互致“洛萨尔桑”(新年好)!“顶多德瓦土巴秀”(愿岁岁平安吉利)!   不知不觉走近“高原母亲河”之一的拉萨河边。暖阳北京能治好癫痫的医院照射下的河面并未封冻,潺潺的涛声诉说着英雄战神格萨尔的传奇故事。由河岔口地下隧道贯通布达拉宫后花园宗角禄康的支流小河缓缓流淌着,水虽不多,却清澈见底。放生桥边排满了依次放生的队伍,他们手提水桶,或端着瓦盆,里面盛满了从水产市场买来的小鱼,这些鲜活的生命正经历着一场劫后余生的壮美。获得重生的鱼群在小河中尽情抢食着人们投下的糌粑。女儿也从包内掏出半块面包,一点点撕碎投入小河。那份认真让我意识到,我的一家人与放生者一样,灵魂也在那一刻经受了一次无边善德的洗礼。   西藏军区部队的歌舞表演和各机关的秧歌队在金珠路、北京路和步行街等地方出现时,更增加了拉萨城的节日欢乐景象。能歌善舞的市民们不约而同地争相参与,古老的日光城宛如载歌载舞的海洋。   披着暖阳,携妻女乘车西行70里,我们来到著名的羊八井。这里的温泉以充满力量的念青唐古拉神山为背景、以蒸腾的热气为能量、以高温喷泉雷鸣般的轰鸣声为礼仪,向我和我的妻女发出新年的问候。这是高原的另一种热烈,粗狂豪放的热烈。一家人除了惊叹,什么都不能做,能做的就是呼吸!深深的呼吸那温润洁净的空气!这个中国最大的地下热能基地,以自己特有的温暖胸怀拥抱着我们,让我们尽情陶醉。   下午回到拉萨,藏族好友加布拉和夫人用他们最好的节日食品招待了我们一家。席间互敬酒茶,献哈达,品尝了地道的藏餐。在西藏已有12年生活经历的四川籍好友覃玉蓉,特意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条纯白巨幅哈达赠送给我的女儿,并深情地说了一声“祝你考研成功”!妻子和女儿将哈达徐徐展开,我看到上面用银线绣满了汉藏两种文字的“扎西德勒”。   入夜,拉萨城华灯闪烁,一派辉煌。穿着新衣的青年男女和孩子们在街头夜灯下追逐嬉戏。布宫广场上的音乐喷泉美若瑶池,动听的草原牧歌伴随流光溢彩的水雾此起彼伏。   也许是因为酒兴壮胆,我们一家人不由自主地和藏族同胞一起翩翩起舞,舞得如痴如醉。那晚,作为军人的身子骨仿佛少了一些硬邦邦的感觉,多了一些飘逸潇洒……   2008,我的新春,我的藏历新年,我的情人节。不同的民族、雪山、圣湖、高僧大德的自然能量,让我和家人填补了生命中的未知和觉醒。一样的节日,不一样的感受。   生命应该远行,节日可以行动。远行路上的生命五彩斑斓…… 共 415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