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拉着母亲的手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遥记当年上天水师院时,老师教我们诵读苏轼的这首《江城子》,“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谁曾想到,“十年生死两茫茫”竟会发生在我们班同学的身上。   同学们在一起学习三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转眼毕业十六年了,各奔西东的同学们于前两年才在网络重聚,身居兰州的班长为班级建了群。失散多年几乎杳无音信的同学们久别重逢,心中有说不出的激动。有时,谁有事外出,来到某同学的所在地,会在群里提前和他联系,约定到时相见。我们九九级中文二班四十几个同学,有的暂时联系不上,有的不常上网。加入群里的只有三十几个,我的心里不免有点遗憾,但能通过网络再相聚,也很欣慰。好像大家又有了一个“家”,这是一个大家庭,我多么希望同学们能再拍张“全家福”呀。   前几日,老班长怀着沉痛的心情告知大家:“杨玉德同学因肝癌晚期,医生已下了病危通知,同学们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能去看望的就去看望一下。”“肝癌、病危”这几字犹如针扎在大家的心上,怎么会这样?好好的一个人,他曾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呀,刚刚四十岁,怎么就病危了?就在大家沉浸在悲伤中为他担心为他难过时,他的老乡兼同事梁红霞给大家解释了,他上大学时就有乙肝。本来身体一直好好地,前不久去外地检查才得知病情发展得这么严重。大家的心里好难受,感觉疼痛由心里蔓延开来,吞噬全身,眼中不禁簌簌流下泪来。   我的眼前浮现出杨玉德的身影,他中等个子,稍胖,圆圆的脸上镶嵌着一双黑黑的眼睛。一看他就知道是个极纯朴的人,虽然上学时我和他很少说话,但同窗三载,他给大家留下了老实忠厚的印象。唉,他即将成为第二个离开我们的同学。刚建群时,和我的舍友魏丽容聊天,她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武都同学赵文学几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班长专门从兰州去武都参加了他的葬礼。当时他的孩子还很小,妻子又年轻,这样的惨剧真是令人心酸不已。我听到这骇人听闻的消息时,心里惊呼起来,难怪群里面看不见赵文学的名字,原来他年纪轻轻竟遭此横祸,太不幸了!   灾难如此可怕,又是如此无情!它不会因为你年轻就可怜你,也不会因为你年老就放过你。天水离武都很远,在我的印象中,陇南同学来一趟学校很不容易,他们大多一学期才回一次家。现在,学校都没正式放假,大家因工作、家务事缠身,能去武都看望杨玉德同学的人可能不多。我来不及多想,在群里给梁红霞说:“我想来看望来不了,发个红包聊表心意,你代我买些东西看望他吧。”她说把钱交给杨玉德母亲,看他们需要什么自己买吧。我的心里得到些许安慰,好在武都还有三四个同学,可以代表大家前去看望。   当时有几个同学表示想去看望,无奈天天下雨交通阻断。大家只能干着急,同宿舍的几位好友更是心急如焚,他们在一个宿舍住了三年,情比金坚。此刻,他们的心情不言而喻,虽然同在一个省,但距离似乎横亘在眼前如万水千山无法逾越。大家恨不得长双翅膀,马上飞到杨玉德同学的身边。眼看滂沱大雨下个不停,武都那边的同学传来坏消息:“杨玉德今天更严重了,下不了床了。”班长当机立断,号召大家捐款,只能请几位在武都的同学捎去大家的情谊。于是,红包一个接着一个,像同学们热情的心,温暖着武都的几位同学,也温暖了病中的杨玉德同学和他的家人。短短的一两天,大家的捐款共计六千多元。没有加入群的同学,大家想方设法取得了联系,尽量不要给某一个同学留下遗憾。虽然分别十几年,但在这次事件中表现出来的团结、友爱、情谊令大家都意想不到。   武都的几位同学给大家发来了视频,通过手机我们终于看到了久违的面孔。四位女同学怀揣大家的心意,把它带给了病房中的杨玉德同学。他躺在病床上,身旁是一台监护仪。他看起来如上学时一样,那双眼睛此时闪着亮光,神色平静安祥。床前坐着他的老母亲,她一只手紧紧拉着儿子的右手,一直不愿松开。儿子被母亲慈爱的手拉着,感受着母亲的温暖,心满意足。他们听梁红霞同学诉说着大家为他们捐款的事,脸上洋溢着感动的泪花。另一段视频中,杨玉德同学微笑着感谢大家,他的话我们已听不清了,但能看到他满怀感激之心向大家表达谢意。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们,望着他虚弱的身体,心疼得流下泪来。大家都祝愿他能好起来,希望奇迹会出现,祈求上苍保佑他。   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也许因为自己有病,一直没有成家。这么多年,同学们已为人父、为人母,享受着儿女带来的快乐,他们一家却要默默承受疾病带来的痛苦,独自承担孤独。当我们快乐、幸福、欢笑的时刻,他可曾开心地笑过?七月十四日晚上九点二十分,传来了他去世的噩耗。时间才过了短短几天,我们睡了一觉眼又睁开了,而他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群里唏嘘一片,大家的悲痛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祝愿他一路走好!希望天堂里没有病痛,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健康、快乐地生活。   昨夜,那四位女同学为他守了一夜。今天早上,杨玉德同学的遗体要火化了。从梁红霞发来的视频中,我们看到了火葬场高耸入云的烟囱,一排静寂、肃穆的平房,大家目送他最后一程。近中午,又看到梁红霞发来的消息:“杨玉德同学的骨灰撒到白龙江里了。”又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生前没有成家,没有子女,去世后竟做出了这样伟大的决定。没有墓碑,没有坟墓,没有鲜花,赤条条地来,不带走任何东西地离去。   我曾看过一篇茨威格赞扬列夫•托尔斯泰的文章,说列夫•托尔斯泰的坟墓是世间最美的坟墓。因为他的坟墓没有立碑,极其普通平常。而我要说,杨玉德同学更伟大,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不多,实属不易。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要珍惜生命,珍爱家人。   小时候,母亲牵着儿子的手;长大了,母亲依然拉着儿子的手,久久不愿放手。拉着母亲的手,永远做母亲的好儿子。   治疗癫痫疾病的新方法西安有没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安徽小儿羊癫疯哪里治疗好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