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我的想念,不合时宜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现代诗歌

   从前日子变得慢,车,马,信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如果我想你,就翻过两座山,走五里路,去牵你的手。

   两座山以外,五里路之间,我为种种琐事奔波于一个又一个的城市面前。终于,我在五月的的某一天来到了这里——三道堰。

   远离城市,也就是远离尘世。尘俗的花朵,在这里投不下轻微的影子。这里的人们耕作打渔,谈天说地,表情淡的像五月的云。

   那天栀子花开的汹涌,当我赶到这里时,天色已如泼墨。雨势不大,轻点着车窗,闯进路人的每一句对白。

   下了巴士,我忽的感觉到冷,这种冷并不寒,只是凉,淡淡的,像你在早春买给我的奶油冰激凌。

  路很窄,行人也并不多,寥寥的几个。他们带着浅棕色的宽沿草帽,不言不语地走着,表清淡的像五月的云。

   我和我鲜艳的伞,在他们中间多少显得有些突兀。我索性收了伞,混在他们中间,乔装成苦旅的过客或是远游的归人。

   雨停的时候,我已行至柏条河畔。周围空无一人,唯有河风,在我耳边诉说着来自他乡的絮语。

   远离灯火,远离街市,我像是在探索一个隐晦而古老的传说。我仿佛听见你低低的耳语,透露着简单的欢喜。

   今年的春夏并不分明,柏条河的汛期也没有如期而至,河水只是浅浅的一牙,却兀自映出天光云影。大片大片的乱石亘在月光里,反射出或明或暗的光。

   我觅到一方残缺的石碑,粗糙的棱角里是细腻的纹理,中间有空旷的留白以及模糊而微小的镌刻痕迹,细辨,才识出“柏条”二字。

   三道堰的天与地,人与景,都是这样。给人留下一个风轻云淡的表情,然后空出大片大片的留白,让你去猜,去想,让你为它痴,为它狂——而它,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看,多像你。

   江心水深,有翁垂钓,那起落浮沉,悬而不绝的,欲望。

   我像一只满敲着欲念的木鱼,沉在柏条河底。三道堰泗水交汇,也许等到欲念被冲洗干净的那一天,河的镜面里会有我的身影。

   砖红色的小路边,栀子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老旧的堰桥上,行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同样的日月,同样的风景,何以没有了同样的味道?

   多少个五月过去了,我离开你,到三道堰以来。

   这里的日色变得慢,云,水,信件都慢,一生只够消化一个爱情。我依旧很想你,但不必翻过两座山,走五里路,去牵你的手。

  文 / 伍七言

  如果你觉得我值得关注

  请到任何你能想到的地方找我玩

癫痫怎么治疗比较好银川洛灵武市哪家治疗癫痫通化市癫痫哪里能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