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嫣然的婚姻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诗歌
第一次见到弧月是在嫣然的店里。那一天弧月和嫣然的老公一起来到了嫣然的鞋店,嫣然以为她是来光顾自己的生意,很热情地迎接了她,她压根就没有想到她和她的老公会有什么,因为那个女人太平常了,太粗糙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能够迷倒男人的狐狸精。可是,嫣然又总感觉哪里有那么点不对劲,弧月总是打量着嫣然,好像非得找出不如自己的地方,嫣然虽然觉得很不自在,却又不好说什么。哪想弧月竟然对嫣然说:妹子,听说你们家刚装修的,带我去看看吧?嫣然想拒绝的,可是她的老公却开口了:好啊,正好我看一会店,你带狐月回家看看,他们家也打算装修的!嫣然再也没有了借口,只好带着她回了家。到了家里,她便开始四处张望,到了嫣然的房间,狐月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他们的床上,那种眼神里充满了想象,充满了嫉妒······嫣然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却又那样地不愿意相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一年多里,嫣然再也没有看到过狐月,也就忘记了狐月的存在。直到有一次嫣然出去进货回来,才发现自己是个多么愚蠢的女人。嫣然喜欢进一些款式新,质量好的鞋子,虽然网上可以订货,可是她总是不放心,都是自己亲自到浙江去拿。生意越来越好了,口袋里也不那么紧了,嫣然就想在浙江多玩几天再回来。她和她的老公商量了一下,老公非常高兴地答应了,临走的时候,在嫣然的额头上吻了又吻,说:多玩几天,尽兴了再回来!嫣然觉得老公真的是个难得的好老公,美美地踏上了通往浙江的客车。浙江确实是个很美的地方,可是嫣然却放不下自己的生意,毕竟出去进货店就得关门,时间长了,总是不好的,她还是像以前一样,进了货连夜坐上了回家的车。到了家里天还没有亮,嫣然为了给老公一个惊喜,同时也怕吵醒了他,就用钥匙轻轻地打开了门,然后把两大袋子的货拖在手里,蹑手蹑脚地进了屋。她先是把货靠在墙角,然后就想打开卧室的门,哪想一贯睡觉都是把门关好的老公,那一晚连门都没有关。天很黑,嫣然没有开灯,她想她就静静地躺到他的身边,如果他没有醒,绝不打扰他,若是他醒了,就相拥着一起睡。就在她摸到了床,试着躺下的时候,竟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原来她坐在了那个女人的手臂上,女人疼痛地叫了起来。嫣然一听到女人的叫声,立马便知道怎么回事,随手打开了床头灯,果不其然,两个一丝不挂的肉体就像两个剜心的刺刀般立在嫣然的面前,嫣然近乎奔溃地大叫着:狐狸精,你个骚狐狸精······说话间便开始朝床上还未来得及穿衣服的女人撕去,嫣然的丈夫紧紧地抓着嫣然的手,示意床上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快点跑。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狐月,她先是紧张,害怕,再然后就慢吞吞地穿着衣服,边穿边说:你的老公早就不爱你了,我们都在一起两年了,放他自由吧!嫣然挣脱他的男人的手,她再也不想看到这么龌龊的场景,一分钟也不能停留了,她跑了出去,在漆黑的夜幕里,任泪水一点一点地淹没着自己……   嫣然以为他的男人会追出来,嫣然想只要他们能够断掉,她就给他一次机会,可是并没有人追出来……嫣然跑累了,泪水也哭干了,她想他的男人一定会出来找他,然后向他承认错误的,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第三天了,她的男人还是没有去,而是那个小三,勾引她老公的狐月竟然找到了嫣然。这个年头真的是什么都颠倒了,原配不找不要脸的小三,小三倒找上了原配。嫣然见到她,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她顾不了店里还有顾客,指着她的脸,大骂道:你个骚货还有脸出来见天,天怎么就不收你,你个老骚逼,不要脸的老货色······可是狐月一点都不觉得羞愧,而是恬不知耻地说:骚货,你想骚,还没有人要你呢。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你的家你要是不想回,我倒很愿意搬过去!说完一脸坏笑地离开。嫣然彻底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店里的顾客似乎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嫣然满眼的泪水,一脸的迷惘,纷纷献策,有一个年长的阿姨说:丫头呀,就是要离婚也得回家呀,回家和他商量商量,自己的一半家产还得拿过来的!另外一个瘦高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离什么离,离了不就称了他们的心,不离,回家看着,他们要是再有越轨行为,你就起诉他们!还有人说:好聚好散,缘分尽了,再怎样都是挽回不了的·嫣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把自己全部的爱都给了他,她爱他,虽然她无法原谅他,可是她觉得她更加地离不开他。当天晚上,嫣然回家了。她的男人在书房里打着电脑,听到嫣然的脚步声并没有出来,而是大声说:回来啦,桌子上有饭菜!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嫣然坐到了饭桌边,昔日幸福的场景又回荡于脑海,可是那都成为了过去,至于明天,嫣然不敢想,她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有明天,他们还能走多久……夜里,嫣然睡在了床边,他依旧是紧紧地拥着她,不说一句话,很快便听到了他的呼噜声,而嫣然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连提也不提他和狐月的事呢,为什么好像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呢?嫣然使劲地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生生地疼,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只有她为那千真万确的真实疼痛呢?想着想着,她又哭了,哭声越来越大,最终吵醒了他的男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对嫣然说:对不起,但是请你相信我是爱你的,我和别人都是逢场作戏,没有真感情的!“逢场作戏”嫣然重重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继续说:你知道你的‘逢场作戏’伤我有多深吗?你知道背叛是什么滋味吗?他看着嫣然哭得那样伤心,竟然笑了起来:你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我又没有少什么,工资卡不是都在你的手里吗?嫣然说她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完整的家,丈夫全部的的爱······他搂着嫣然,拍着她的背小声说:我会好好爱你的,相信我,乖,快点睡吧······   似乎一切又变得平静起来,只是嫣然总是偷偷地去查看他的手机,几乎每一天狐月都和他都有联系,嫣然每一次都很生气,可是她知道只要她生气,他不仅不会向他道歉,甚至能够很多天不搭理她,她就怎么也不敢轻易地发火了,但是,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她要给狐月那个狐狸精点厉害尝尝。机会终于来了。今年的夏天特别地热,嫣然的老公每天都会带两瓶冰冻的饮料到厂里,一瓶加多宝凉茶,一瓶盐汽水。嫣然知道她的老公从来不喝加多宝,说是里面的怪味受不了,但是却很喜欢喝盐汽水,可是他却每天都会带上一瓶加多宝,给谁呢?不用猜也是给那个狐狸精的。嫣然看着他每天上班的时候就开始带饮料,心里不知有多难受,有时候她就想那要是一瓶有毒的水就好了,却没有想过要自己下毒。有一天她忍不住问她的老公:你不是不喝凉茶,怎么天天带一瓶!他笑着说:别人要的,单位里没有冰箱,我不是天天回家吃午饭吗,就帮他带一瓶了。嫣然哦了一声,想继续问他是带给谁的,只是话几次到了嘴边又和吐沫一起咽了回去。直到有一天,街上来了一个摆地摊卖毒鼠强的老人,嫣然的心就不能平静了,她要把那个女人毒死的念头就一直在脑海里。终于她向那个卖老鼠药的摊位走了过去,毒鼠强并不贵,10块钱买了三包,她想这么便宜的东西也只能毒死老鼠了,对人,估计也就是洗洗胃就好了。然后她又从街上的小诊所里要了一根用过的针管,回到家就锁上了房门,把三包毒鼠强都兑入了水里,三包还是有点多的,嫣然只吸了一针管,然后把针管里的药水全部注入了塑料瓶装的王老吉里·······嫣然做完了这一切,并没有想到后果,而是有一种泄愤的快感,于是她把剩下的药水还有针管都丢进了小区门口的垃圾箱里,那瓶王老吉则像个杀手般地守候在冰箱里。   武汉有名的治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武汉中际医院口碑怎么样癫痫大发作怎么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