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茶余饭后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言情
摘要:茶余饭后小故事 一、池塘边的柳树   那时候,我还很小,正是天真烂漫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爸离家出走了,撇下妈和我们七个兄弟姐妹。   黄昏里,妈抱着最小的弟弟哭得一塌糊涂。长一声,短一声得哭泣中加杂着各种咒骂。我知道那一串串的咒骂与我无关,但最后的唠叨却被我收进了耳朵。“啊……该死的……这么多张嘴,我怎么养得活啊?”   几天以后,我被妈拎上了火车站。哐当!哐当!呜——呜——火车!那巨大的,怪兽一样的火车,喷着白色的浓烟,喘着粗气,唿啸而来,带着强大的气流,仿佛要把我吞了去。   经过几天几夜的哐当 ,我们到了北方一个偏僻的小村庄——姥姥家。姥姥是个矮小黑瘦沉默寡言的人,深陷的眼窝似乎盛不住两颗幽寒的眼珠。我有点怕,怕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姥姥,怕她的目光。姥姥伸手拉我,我却拼命的往妈妈身后躲,妈把我从身后拽出来送到姥姥怀里,很无奈地笑笑。   两天后,妈撇下我和二姐匆匆的走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二姐随着小姨白天去地里干活,晚上学做针线。剩下孤伶伶的我,没有玩伴,没有熟悉的家,于是我常常忍不住哭闹。而姥姥干瘦的大巴掌也总是毫不留情地呼在我的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没能让我学乖,反而让我更加得闹腾,我更加想家,想妈妈了。   姥姥家的屋后有一方很大的池塘,池塘的边上全是单一的柳树。高高底底坑坑洼洼全是“树”,大都长得大小不一,奇形怪状。但柳条儿相当茂密,躲进去外人很难发现。而且树身不高,很容易攀爬。于是这片柳树丛便成了我的乐园。   还有池塘。池塘里的青蛙,偶尔的,池塘里有一两只鹅,或者一群鸭子。它们成了我的玩伴。嘎嘎……呱呱……的叫声彼此起伏。   那时候我觉得这满池塘的声响就是整个世界。我喜欢,喜欢柳条儿佛在我头发上的感觉;喜欢爬上树捉知了;喜欢用自制的钓鱼杆去钓鱼,然后捉的三五条小鱼回家喂猫。邻居对姥姥说:“你家五妮儿也就怪,非得天天守着那烂鱼坑玩儿,小心别哪天不注意滑下去了。”姥姥说:“那怎么弄呢?说她也不听,死拗死拗的。唉……冤孽呀!”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树叶渐渐泛黄,渐渐的失去水份。水眉儿一样的叶子变得干巴巴火辣辣的,摸在手里,完全没了往日的柔软和油滑。知了不见了;青蛙也不见了;一场一场的秋风抽耳刮子一样抽走了鲜活的绿色。池塘里,周边的,包括穿越在鸟巢里的,响亮的,底沉的,叽叽喳喳的各种声音都不见了。我沮丧得想哭,哭我的孤单,哭我无缘无故失踪的快乐。我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回来?就像我不知道妈会不会把我接回去一样。   最终,妈还是把我接走了,原因是姥姥恨极了我的哭闹。于是让二姐写信给妈。于是我离开了那个令我印象深刻的小乡村,长满了柳树有着一个宽阔池塘的小村庄——我的姥姥家。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姥姥早已去世。不知道那村庄、那柳树丛、那池塘还在不在?它们是否是早已改变了模样?   二、老街   从前的老街是土路,很窄,路两边是一色的砖瓦房。那时,各家的院子都极小,一眼看能穿,里面所有的摆设,以及几棵树,几盆花,几个板凳几个篮子。谁家院里鸡、鸭、鹅、啄破了几个烂盆子,毁掉几棵花。一句话,所有所有的景象都是那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包括人际关系。仿佛那条略微有点弯曲的土街道。从街南头一眼望到街北。清楚的没有半点遮掩。存不得半点隐私。亦存不得半点油盐酱醋。但是还有一点不好。每逢下雨,街道上几乎完全瘫痪,根本出不来门。小孩子们可以光脚往外跑,大人们可怎么整呢?总不能学小孩子光脚丫吧?没办法在家憋着吧!   假如长期不下雨,那也坏了,干土面一踩一个脚窝,一踩一个声响。噗嗤!噗嗤!比雨天那两脚泥巴还让人烦恼。不过干土面也有一定的好处,比如,有一年六月初吧?那天晚上,我跟小妹嫌屋里热,于是相伴着爬平房上睡觉,睡到半夜感觉有点凉了,喊小妹一块下去,没喊应,于是就自己下去了,后来,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有人喊。“哎……开门!开门!”“婶儿哎!你家小四儿在外面土窝里嘞,快来看看吧!”   然后就听见我妈慌里慌张地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只见妈抱着小妹从门外回来。紧跟着的是老街坊,只听那街坊嫂子说:“俺去地里割麦,刚走到你家门口这儿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打脚一踢,软乎乎的,还哼哼,趴下仔细一看是你家小四儿,俺赶紧就叫你家门。感情这孩子是从平房上摔下来了。婶啊赶紧看看你家孩子碍事不?”我妈那个慌啊,简直是六神无主了,听人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赶快的,拿手电筒来!快点!”手电筒这么一照,嗨!打量这摔着的人还在梦游呢?然后我妈谢过人家赶紧抱着小妹回屋了。到了屋里摇摇愰愰的叫醒小妹,问她那里疼不?感觉哪里不好呀?   小妹摇一摇头,然后头一歪又睡着了。   我妈当时可真的是吓坏了,她抱着小妹左右端详。但愣是没看出有啥不对的地方。然后就这么抱着直到吃早饭,小妹哼哼,哼哼的醒了。人家醒了以后该干嘛干嘛,啥事没有。我妈这才把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放回肚里。后来一家人围在一起研究这事儿,一致认为是外面的土路土面太厚实救了小妹一命。而且当时是睡眠状态跳下去的。   这就是以往的老街,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如今再回去,老街的影子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小洋楼。和一家比一家高,一家比一家气派的门楼。但是,当初邻居鸡犬相闻,互通有无,和那种互不猜疑的和谐气氛,以及不掺和半点私心杂念的亲切味道,似乎再也找不回来了。   三、小妞妞一涵   照片上的妞儿叫一涵,两岁多点,妞又聪明又逗,又皮实又可爱。过年回家,那几天里目睹小家伙的各种逗,我印象深刻,所以我特想说说。   这里先借李娟的一句话,勿怪哈,一般来说,早上七点左右,小家伙一准醒。一般来说,她不哭、不闹、从被窝一露脸,发出第一条号令,“海底小纵队”(冲着电脑桌喊)等到有人给她打开电脑,她便开始了如痴如醉的海底幻游,这时候你若喊她,“一涵你饿不饿”?一般来说她理都不带理你的。等到七点半左右刚刚八个多月大的弟弟子牧醒来,抱着一瓶奶刚要喝时,小姐姐一涵会一把抢过奶瓶,往自己嘴里一噻,然后鼓开起腮帮子一阵猛喝。但是眼神是会不离电脑半寸距离的,除非你以责怪的口气说她,“看看一涵又和弟弟抢饭吃了,啥屁姐姐呀?”她才会转移目标冲你调皮地“嗤嗤一笑”。然后空奶瓶一丢,接着看她的海底纵队去了。等到给她穿衣服时,也差不多该吃早饭了。这时候的一涵“精神开始旺盛”,不待衣服穿好便开始小腿踢腾,急不可耐了。   饭桌上你看她忙吧!精灵古怪的小眼睛扫一下饭菜那个可口,然后开始下手抓,围着饭桌拣她喜欢的往嘴里捏,这时总会有人提醒她,“一涵用筷子,手脏!”一般来说她并不反抗,只是看看自己白嫩的小手,然后用很无辜的小眼神看看大家,那意思是说:我手不脏啊!你们啥意思嘛?   连汤带菜一阵风卷残云,一般来说她要撤离了,扭回头直冲电脑。不然呢?她会拿起汤碗从这个碗里把汤倒回那个碗里,然后如此这般的来回倒腾。再不然就是直接抱着碗趴在电脑面前一边调配独家配方一边漫游海底小纵队。等到大家都吃完饭收拾桌子刷碗了,她的调配工作也随之结束。电脑桌上自然也给她撒的一片狼藉,包括键盘。然后不管你说她什么,一般来说人家从不为自己的过失做任何辨解。   八点半左右一涵父母要出门做生意去,当俩人刚走到门口顺便跟一涵说拜拜时,一涵慌了,蹭一下跳下电脑椅子连窜带跳的就抱住了妈妈的腿,小嘴直喊“我也去”!很自然的,年轻的妈妈得矮下身子拖起已经趴在地上耍赖的一涵开始老一套的安慰法宝,“一涵乖,妈妈去给一涵挣钱,买好吃的,一涵忘了吗?”一涵这会儿小嘴一嘟,开始说条件,“买蛋糕,买铜锣烧,买披萨,”买……都是刚刚电脑上,电视上出现的食物。“嗯……嗯……嗯都买都买!涵在家乖哈?起来跟妈拜拜。”一涵此时的小脸准是似哭似笑表情。等到两口子出门,门关上的瞬间,一涵怏怏不乐的返回她的电脑领域。   此时的一涵也开始了一天的折腾,她从电脑椅子爬上电视桌子,再从电视桌子拧扯到沙发,沙发床,然后是窗户,偶尔她会失手,摔倒,或者磕到头,或者蹲了屁股。疼轻了她会用手揉揉,嘴里还不忘说“哎呀好疼呀!”又或者是真疼了,一般来说肯定得嗷一嗓子,或者两声,侧耳再听,她又唧唧呱呱的练上台词了,“启动章鱼警报”(“海地小纵队的”)。十点左右感觉屋里好安静再看看她,一般来说她已经爬在床沿上睡着了。十一点半,一涵该醒了,一般来说她从不尿床,醒了就知道喊人帮忙,完了,坐床上悠哉一会儿,等人忙过了给她穿鞋下床,准备吃中午饭了。一般来说饭桌上人家从不闹腾,该吃吃该喝喝,半点都不含糊。整个一小大人的姿态。   下午一涵的精力最旺盛。因为屋里所有被她扫描到的东西,都会给她利索的小手来个乾坤大挪移。要么顶到头上,要么踩在脚下。反正不能好好的待着。但是有一样好,不管她多忙,只要有人问她,“一涵姥姥的顶针放哪儿了?帮姥姥找找呗!”或者是:“一涵,妈妈的鞋跑哪儿了?帮忙找找哈!”这时候的一涵会歪着脑袋想那么两三分钟,然后一眨眼,变魔术似的就把你要的东西递到你手上了。如果夸她两句,她会嘎嘎嘎地笑起来,全不想想那东西是怎么丢的?   下午四五点,一般来说:到这个点儿一涵肯定累了,她也没劲折腾了。蔫蔫地往床上一趴呼呼的梦游去了。   一般来说:这会儿的一涵任谁也叫不起,除非是晚饭前,不然她是懒得搭理你的......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儿童专科医院长春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得了额叶癫痫应该如何治疗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