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最大的梦想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言情
   三月,一场不大不小的春雨过后,洗蓝了天空,洗白了云朵,洗红了太阳,洗黑了大地,洗黄了枯草,洗绿了山坡。吵醒了枝桠,唤醒了小溪。一朵无名小花已在树根底下,梳理完毕,仰着淡粉色的笑脸,在轻风弹琴中,轻轻吟唱。   春天,一切都是崭新的。远处的山是青青的,近处的河流是叮咚的。激情在身体里加速了流淌,脚步是轻盈的,话语是清脆的,眼眸也似乎在一冬的沉睡中澄清,变得清亮。   这个时节,勤劳的人们便开始在田间忙碌了。隆隆的大型机器三台五台在田间驰骋,轰隆隆跑过来,轰隆隆驶过去。红红的机身,绽放在春天里,颜色像一团火一样燃烧在土地上,燃烧在人们心里。那是从心底逬发出的火焰,激情的火焰,希望的火焰。新鲜的泥土散发着芳香,黑油油的,松软软的。鸟儿三五成群喳喳叫着,偶尔来巡视一番,又马上顽皮般的飞走了。不多时就可以看到土地换然一新,酝酿一冬的种子开始排版在平平整整的土地里。人们似乎看到了整个夏天的充实,秋天的希望。   村子里土地大面积承包给开发商。每家只剩少量的田地,零零散散的,二亩,三亩,多是十亩八亩的。中青年都到外面的世界打拼了。村里三户或是五户的人家组在一起,互相帮衬着种玉米。   我和婶子,妹妹几家人组在一起。婶子家儿子和媳妇结婚后不久,俩人因为各种原因离婚了,扔下了一个可爱的宝宝,离婚后儿子去市里打工,把宝宝扔给婶子一个人照顾。一晃就是几年。今天是周六,学校里放假,婶子把小孙子领到了地里。   孩子名字叫王哲,胖胖的鸭蛋脸,细儿有神的眼睛,肉嘟嘟的小嘴,很像他那漂亮的妈妈。婶子边干着活边说:“原是打算把王哲送到邻居家照管着,不想王哲就是不同意。无奈之下,只好买了水和一些吃的领到地里来,并说好一定要听话,不能影响种地。”我们都说:“在邻居家玩多好,地里风吹日晒的,孩子怕吃不消。”婶子叹了口气:“嗨!从小伺候着,都恋窝了。”   王哲先是在地里奔跑着,听着奶奶的叮嘱,很乖。大家都夸他是个听话的孩子,真让奶奶省心。他就像飞在奶奶身边的小鸟欢快地玩耍着,忽远忽近的保持着距离。我也偶尔窥视他一下,发现他在半绿的草丛中寻找小虫子玩,找到了就大声告诉奶奶。他找到的是一只甲虫或是一只蚂蚁。玩累了就坐在地头奶奶放着的一件衣服上,手里拿着吃的吃起来。大概是玩耍累了,吃完后就静静的坐在那里,极目望着远方。看他的背影,呵!活脱脱一个小男子汉。不知他何时又跑过来,围在奶奶身前身后调皮,直至奶奶大声地呵诉他,他才低下头,稍安稳些。   第二日,我们便熟识了。我干着手里的活,看着他过来,就和他搭话:“王哲今年几岁了?”“四岁。”“读几年级?”“在镇上的中心小学读大班。”他用清晰的思路回答着我。大概是他在我身边的缘故吧!我不自主的唱起了儿歌:“我有一头小毛炉我从来都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没想到他也附和着唱起来。我惊喜着笑了:“原来你也会唱?”他用清澈见底的眼神看着我缓缓地说:“我们班老师教的。还有呢!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我忙着手里的活,忽略了他。忙了一阵,不觉有些累了,抬头休息时,怔了一下,他依然跟在我身后没有离开。“王哲,想爸爸、妈妈吗?”“也想,也不想。”他低着头,眼睛并不看我。“为什么也不想?”“爸爸说他要在外面赚钱,只有赚钱了,才能给我买奥特曼玩具,还给我下载好多游戏玩。那一次爸爸回来,早晨他把汤姆猫放在我的耳边,是汤姆猫叫我起的床。”“王哲你有什么梦想吗?长大了想做什么?是当老师还是科学家?”他像在思考一道数学题一样锁紧眉头,缓缓地说:“我长大了想开最好最好的飞机上天。”“好啊!那就研究一艘神州号吧!长大以后你要去一所很有名气的学校读书,然后当一名科学家。就可以开着神舟号飞上天了。”他又锁紧眉头注视着我。“可是我们的学校在镇上,我只能在镇上读书。”“长大,我是说长大。”我又干起了活。他随着我慢慢地挪着步子,并不离开。过了一会,他贴近我:“你知道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王哲还有最大的梦想,快说是什么?”“你猜!”“是当飞行员。”“不是。”“是当一位老师吧。”“也不是。”他低着头,非常认真严肃的样子,肉嘟嘟的小嘴清晰地吐着字,缓缓地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天天能和奶奶在一起,奶奶去哪我去哪。奶奶在家我在家,奶奶上地我上地。她死了我就和她一起死!”他把那个死字说的很重,声音拉的很长。说完,紧锁眉头,面带忧伤,用一种依恋的眼神看了看远处正在忙碌地奶奶。   他的话一下触动了我的心,我木然了,不知为什么心里酸酸的。我停下手里的活,面对四岁的他,一时竟无语了。他仅仅四岁,奶奶已经六十多岁了。望着他可爱的小脸,我不忍心说些触及他心灵的话,我蹲下身,握住他的小手:“王哲,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嗯!”他用发亮的眼睛注视着我。我小声地说:“奶奶有一天会离开你去一个地方,叫天堂。”“天堂在哪啊?去那干什么呀?”“天堂离我们很远,那里应有尽有。王哲想将来开着最好的飞机上天,奶奶是去天堂里给王哲寻找最好最好的飞机去了,她在那里等着你。”“可是我想和奶奶一起去天堂。”“你太小,天堂里只允许大人去。你要长到奶奶那个年纪才能去。奶奶走后,你要听爸爸的话,那样才能快快长大。记住了。嘘!秘密!”他眼前闪过一丝亮光:“嗯,行吧!我要奶奶,也要最好最好的飞机。”他答应了,答应的很勉强。语气里有一些叹息,满怀着对奶奶的不舍。不知为什么?我开始喜欢他,和他一起为抢答一道数学题答案而笑的前仰后合。我说一首诗:离离原上草,他很快就能接上,而他说的儿歌我却不会。比如“大白鹅,大白鹅,不脱衣服就下河。激起浪花一朵朵。”他欢快的样子就像蓝天下的花朵。他本身也就是蓝天下的花朵。看着他快乐地样子,不知为什么?我心里仍然轻松不下来,沉沉的。   我不知这个美丽的谎言是否能慰藉他幼小的心灵,抹去他脸上淡淡的忧伤,给他的心里照一夕阳光;但愿奶奶走后他是相信奶奶去了天堂里了,去给他寻找那架最好最好的飞机。他小小的年纪如果能这样想,我的心也就稍好受些。一些年后,他会长大,长大到明白死亡是亲人分离,是尘世永隔。那时,他心中那架最好最好的飞机已经在心里根深蒂固了。但愿他不要悲伤,要感恩于奶奶的养育之恩。总之,我不想让他小小的年纪心里就蒙上阴影,覆盖忧伤,留下缺憾。他应该是幸福的,快乐的。   玉米种完了,田地里恢复了平静。隆隆的大型机器不见了身影,阵阵笑语声、吆喝声,打闹声随着朝朝暮暮的炊烟飘散在九霄云外,成为昨天。只有少见的身影时不时地留恋在田间地头,而我似乎还像有什么东西留在田地里。每每想起,心里就有一丝隐隐的痛。那就是王哲那个最大的梦想,它扎根在我心里。   人世间妈妈的爱像海一样深,爸爸的爱像山一样重,妈妈的爱是一杯清茶,平淡却受用一生。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那三鲜馅有人给你包……我真的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我只知道在王哲的潜意识里,奶奶就是他的一切,清晨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奶奶,晚间讲着故事陪他入睡;有病时背着他去医院,雨中送他上学,叮嘱他时刻听老师话的依然是奶奶。如果奶奶不在了,他的世界会一片空白,毫无任何意义。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千言万语也比不过王哲那个最大的愿望留在我心里的沉重。   每每静静的夜里,我与月对视,皎洁的月亮,它不说话,我也不说话。那时我就会想起王哲。那胖胖的小脸,肉嘟嘟的小嘴,清澈的眼神,紧锁的眉头,还有那个让人心痛的最大梦想:与奶奶在一起,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湖北癫痫并发症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癫疯权威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中药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