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善良的人天眷顾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一      今天是侄女晓冬的生日,昨晚临睡前我在亲人群里发了祝福短信和红包,又私下给她发了一个红包。   早上起来,发现小姑娘开心地说:“谢谢小姑。您也要开心快乐哦!”隔着屏幕,我感受着小姑娘的快乐与欣喜,心里莫名安慰。   说起来晓冬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她是现在的大嫂带来的女儿,一同带来的还有她的弟弟满子。   她妈妈于2015年12月26日,与我大哥喜结连理,两人都是梅开二度。   我前大嫂因病于2007年十月逝去,三年前她已和大哥离婚,大哥是净身出户的。那是一段错误的婚姻,大哥将就了半生,在我们以为他要将就一辈子的时候,他却瞒着所有人终结了。   离婚后的大哥在县城又失业又无房,靠打零工维持生活,日子过得甚是艰难。   后来,父母心疼大哥,就叫他搬回来和他们一起居住。虽然老房子破旧不堪,但是却可以为大哥遮风挡雨,免得他一个人在外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因为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父母便叫大哥将他们遗弃的良田捡起来耕种,顺便养几头猪,一年下来不仅解决了温饱问题,还能挣个万儿八千的。   大哥听从了父母的安排,起早贪黑地在田间地头劳作着。年迈的父母不顾年老体弱,也尽力扶持着大哥,我们几兄妹遇到农忙时节,也纷纷前去给大哥助一臂之力。   当然,我们几兄妹也顺便沾点光,能够吃到纯天然的大米白面外加放心油和放心肉。由于我家孩子最小,冬天取暖用的炭和窑灰,大哥也会早早帮我备好,让我们娘儿仨人每年冬天都能过个暖冬。   大哥为人忠厚善良,又热心肠。他买了部犁田的机器,谁家需要帮忙只要给个油钱,他就乐颠颠地把人家的田当自家的田一样精耕细作,有时候因为太认真,还倒贴了不少油钱。   他的三轮车,也是村民们赶集打米打面买东西的共享车。每逢镇上逢集,村民们都会早早在村口等着大哥,然后坐他的顺风车到街上去。大哥从来没有厌烦过,每次都把他们拉去又载回,仿佛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哥做得一手好席饭(即摆酒席的饭菜),谁家有个红事、白事的,只要请他,他二话不说就带着自己的家什去了。从购买到烹制,再到出菜,他都会亲力亲为。尽可能地让东家花最少的钱,出最好的菜。   由于村里很少年轻人,大哥在一村老弱病残的人群里,是最有活力的人了,当然也是最孤独的人。   于是,农闲的时候,大哥常常开着三轮车去镇上赌博,一来二去,染上了赌瘾。一年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有大部分上了赌桌。   为此,父母气得血压升高,我们几兄妹也是苦口婆心的规劝,大哥表面上唯唯诺诺地答应着,私下里依然是我行我素一意孤行。   于是,便有人在我父母面前说:“给你大儿子再重新找个老婆,有人管有人疼,保管他不赌了!”   父母望着自己那四间六十年代盖的、已经墙倒壁塌的土坯房,摇摇头说:“这样的条件,怕是没人肯嫁给我大儿子了!”   大哥自己也不抱多大的希望,毕竟快奔五了,一无钱二无房,又没什么挣钱的本领。再说父母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没家产二没背景,人家嫁过来图个什么呢?      二   2015年春天,大哥竟然喜星高照。   同村一个守寡多年的女人,即晓冬的妈妈,在我一个本家叔叔的撮合下,答应嫁给我大哥。   本来我那叔叔是受人之托,想劝她嫁给我们村另一个比我大哥年轻,家里还有房子的年轻人的。   只是她知道那年轻人的父亲虽是教师,可是师娘却飞扬跋扈,爱鸡蛋里挑骨头,儿子又喜欢家暴,致使离婚多年后一直未能再娶。   她权衡再三,反而决定嫁给我大哥。   她知道我父母都是善良的人,也了解我父母伺候我舅爷爷六年,照顾双目失明的姥姥十六年的事情,她相信嫁给我大哥,虽然穷点,但是绝对安心。   爸爸妈妈当然是喜从天降,大哥也是欣喜若狂。我们几兄妹当然也替大哥高兴,纷纷出谋划策的为他筹备婚礼。我人虽在德国,但是一颗替大哥高兴的心还是抑制不住兴奋,好几次做梦都笑醒了。   大嫂的娘家在广西,那是一个比我们家乡还穷的穷山沟。大嫂和晓冬爸是在广东打工的时候认识的,后随晓冬爸来到我们家乡,不久便生下了晓冬和满子。俩夫妻恩恩爱爱,俩孩子乖巧懂事,一家四口过着安静平淡的日子。   后来俩孩子长大要上学了,晓冬爸嫌孩子上学的路太远,就拿出所有的积蓄,在镇上老街买了别人不住的一个四合院,以方便俩孩子上学。   大嫂一边带娃,一边在窑场干活挣钱,多脏多累的活她都咬牙坚持着,只想给俩孩子多攒点钱将来好上大学。晓冬爸则年年外出打工挣钱,每年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团聚。一家人倒也过得风平浪静。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晓冬上中学的时候,她爸不幸得了癌症。这个善良本分的男人,为了不拖累家人,拒绝住院治疗。他在别人的指点下,自己上山挖草药控制病情,拖了三年之久,终于带着满腔遗憾和不舍撒手人寰。   要强的大嫂从此又当爹又当妈,拖着一双儿女艰难度日。期间,也有很多热心肠的人帮她穿针引线,因为拖儿带女,一时半会也很难碰到合适的人选。   大哥在村里的所作所为,就像小秃头上的虱子,明晃晃地晃进了大嫂的眼里。除了赌博之外,大哥也算是好人一枚。而且我们一家人的口碑,在随近十里八村也还算不错的。   大嫂坚信,她能改造我大哥。      三   婚后,大嫂果然将大哥管理得服服贴贴的,所有的财政大权都由大嫂说了算。   大嫂是苦难中过来的人,对钱格外珍惜。但是该花的,她又毫不吝啬。比如大哥的烟钱酒钱,大嫂知道大哥戒不掉,总是会提前帮他备好的。   每次大嫂回来看我父母,都会提着大包小包吃的喝的,让一村人羡慕,让我的爸妈感动。   大嫂的纯朴,也是让我爸妈赞不绝口的。从进门的那一天开始,大嫂就一口一声“爸妈”的叫着。既没有新媳妇的矫情,也没有初融入新家庭的疏离和陌生。   大嫂嫁过来的第三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整个节日里,大嫂都囿于厨房,将围着厨房转了一辈子的妈妈彻底解放出来。家里的脏活累活,她都抢着干,倒让苦了累了一辈子的妈妈无所适从。   正月初四那天,娃他爸带着两娃去给爸妈拜年。大嫂给他们煮饺子吃,儿子边吃边说:“大舅妈,您包的饺子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饺子!”边说边一下子干掉两大碗。   本来小孩子是有口无心之说,有心的大嫂却以为我在德国,娃他爸肯定不会包饺子给娃吃,才将娃馋成这样子。   第二天,她便抽空包了近两百个饺子冻好,初六的早上打发大哥开车送到我家,喜得儿子一蹦八丈高。我听后忽然就泪奔了:“从此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疼爱我孩子的人。”   大哥也彻底改头换面,无论去哪里都带着大嫂。因为大嫂讨厌他赌博,他便不敢再上赌桌。大家都私下里暗笑:“这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大嫂一如既往克勤克俭地操持着这个家,农忙时和大哥一起田间地头,农闲时和大哥一起去窑场里搬砖,尽可能地多挣点钱,好供两个孩子上学。   前年秋天,大嫂的女儿晓冬考上了大学。大哥说孩子既然叫他“爸”了,就不能见外,就要风风光光地帮她庆祝一下。我们几兄妹一致赞成,决定按亲侄女依依考上大学时一样随了份子钱,大哥大嫂都很高兴。   我那年近八旬的妈妈,因了晓冬和满子叫的那一声“奶奶,”不顾年老力衰,非要趁自己还能动时再种一季棉花,说是给两孩子也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每人打一床棉被,也算是做奶奶的一点心意。      四   今年10月8号,是爸爸七十九岁大寿。   本来我们几兄妹商量,等明年爸爸八十大寿时好好热闹一下,说不定那时候我和同在德国的三嫂都回家了,到时候来张全家福才叫真正的圆满。   但是姑姑说不能做整岁生日,要提前一年庆祝更好,而且她还通知了她三个在外工作的儿子一起回来帮爸爸庆生。凑巧远在广州的堂弟,也带着一家三口回来了,晓冬因学校放假,既能参加这一热闹的盛宴,又能和她妈妈聚一聚,爸爸妈妈也就遵循了姑姑的提议。   由于国庆只有七天假,爸爸妈妈决定将寿宴提前到10月6号,这样既能热热闹闹的庆生,又不耽误晚辈们的学习和工作。   远在新疆摘棉花挣钱的大嫂知道后,决定提前结束预期的行程,回来帮爸爸庆生。她在电话里告诉爸爸,今年的寿宴她做主订在她镇上的房子里,她要亲自下厨为爸爸做一顿丰盛的生日宴。   大嫂的这一决定,不仅将爸爸妈妈感动得一塌糊涂,也让我们几兄妹自愧不如。   10月6号我一大早醒来,就看到小哥发到亲人群里的视频:满满两大桌丰盛的饭菜,满满两大桌来帮爸庆生的人!那些久违又熟悉的面孔,那么热闹而温馨的氛围,让我恨不能空降过去。   我看到二嫂边抱着她两个多月的孙女儿边吃饭,心说爸爸终于圆了他盼望多年的四世同堂之梦。   坐在主宾席上的爸爸妈妈,饱经沧桑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快乐和幸福。而大嫂忙碌穿梭的身影,是那样的满足和轻快,让我不禁想起每次打电话回家,爸爸妈妈都忍不住乐滋滋夸奖她的样子,真的替大哥开心。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更幸福的事呢?   长春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啊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武汉治疗癫痫首选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