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走进燕坊组诗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原创歌词

   【古樟林】
  
   生活的旋律嘎然休止
   刚刚的劳累、燥热、忧伤和优裕都在这儿
   接受静的洗礼
   世上的古樟在此集会,鼓捣着硕大的身躯
   或盘根曲干、或旁逸斜出、或拔地冲起
   又都牵着手、挽着臂、俯仰交颈
   一切都屛住了呼吸
   些许叶的私语、鸟的呢喃、锅盆瓢碗的浅酌慢斟
   仿佛来自遥远的异域
   阳光漏下点点,也变成了绿
   朦胧里
   一个新的童话在悄然起程
  
   【鹅卵石巷道】
  
   踏着这麻麻点点,仄仄曲曲的巷道
   串院叩户、萦回往复
   紫藤爬满了路旁的矮墙,荫下的沟溪清清淙淙
   不时有小鱼儿溜出
  
   恍然间走进了远古
   深巷里老伯面容古朴
   一手握着黄卷,一手牵着童孙
   面对绿野讲耕读
   耕是生活是脚踏实地,读是理想是畅游天下
   而巷道的转弯处几个青年挑着箱子正要远足
  
   我不知这巷道起自于哪里
   也不知道这巷道拐止何处
   我只知道它深邃、馥郁
   诗意、启迪
   长长的巷道即是悠悠的哲思
   点点卵石又即是重重的足迹
   千年不腐
  
   【宋女墓樟】
  
   一棵香樟踞在墓上,枝繁叶茂
   撑着一方蓝天
   一个宋女袅袅婷婷,曳着长裙,穿越远古
   来到面前
   宋女指着香樟浅浅一笑:樟即妾,亦即夫君也
   我初为名门闺秀,后为大家少妇
   只缘夫君远取富贵,十年不归,武汉哪里的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我在此高地种下此树
   祷——树活夫即归,然树活夫未归
   又祷-----树长一尺,夫即归也,然树长丈余,夫仍未归
   后我死,嘱后人葬于树下,示志不移
   八百余年,望尽了斜晖脉脉水悠悠
  
   面对着这另一个版本的望夫石
   我不敢说这等待是一场空
   但我敢说这旷久企盼,造就了这樟的伟岸和葱绿
   积淀了这樟的香飘千古
  
   【小断桥】
  
   一位倜傥的公子
   快到了婚娶的佳期
   八抬的大轿过不了此江两根长木扛起的小桥
   公子决意赶造一座小拱桥,,桥面加铺
   两长方红米石梁,平稳、别致、漂亮
   从此燕坊多了一处快活的驿站,一个妖娆的姑娘
  
   历史久远了,小拱桥塌缺了半边,红米石梁也偏斜一旁
   而小桥却多了一个雅致的名字-----断桥
   从此,它便笼上了许仙与白蛇相会的仙气和神美
   沾上了陆游“驿外断桥边”的梅香和风骨
   照着了杜牧二十四桥月的明亮
   听着玉人侃侃的吹箫
  
   然而,此间簇拥它的却是无边禾苗
   涓涓细流制造的绿的浩荡
  
  
   【“忠”字井】
  
   井口圆中带方,中间横一石梁
   书写了一个“中”字,而那坚挺的一竖
   又正对着井区外沿一摊尺来高少半圈围
   “中”又变成了“忠”
   井水不深,一脚踩着井沿,一脚踩着石梁
   一躬身,一桶翡翠蹦起跳出
  
   实用,刻意
   这里的人们要在每一滴水里都灌满
   民族文化的精髓,立命的根本
   流长源足
  
  
   【卵石三砂断墙】
  
   一幢古屋远去,只留下这段人头高的卵石三砂墙
   日雨风霜剥蚀了他的衣衫,露出的骨骼
   一排排一列列,麻麻点点,透亮晶莹
   似眨巴着千万只锐眼,窥探岁月的幽深
   又似张着千万瓣粉唇,却说不出
   一路走来的繁盛、热烈、颓败、飘摇
  
   读着这残垣断壁,累累伤痕
   我并没有一向的负重感伤
   繁华与衰败是历史的一对孪生子
   不信,请看旁边的洛阳看癫痫到哪里好高楼
   流彩正返照在这断墙上
  
   【镂花镏金床】
  
   长衫套着马褂,青呢小帽扣住灰发
   老爷捻着须上的笑意,又点点把它洒在
   这为少爷娶亲打磨的镏金床上
  
   少爷风流倜傥,拥着小娇娘
   漫游在温柔梦乡
   镏金的龙凤交舞吟唱,莲花
   盛开,结着蓬蓬莲子,还有
   芍药、牡丹、紫竹牵着手走向远方
   就连这楠木床体也欲仙欲飘
  
   老爷早去了,少爷也跌入中年之谷
   镂花镏金床盛着别人的缱云绻雨
   重复着昨日的故事
   而今,这床搁置着成了文物
   供人幽思绵长
  
   【书舍】
  
   一个村庄,两处书舍,一曰衡公,一曰复初
   两红米石大门各挑一副对联
   曰:凤照烟浓窥学海,蓬山秋霁见词锋
   曰:学究天下渊源远绍,名登朝阁科第高骞
   浓重的尘灰,掩不住昔日的敞亮
   天井回廊,大堂厢房,圆柱宽枋,横幅竖条
   还有孔子的牌位,小后院一棵不知名的老树
   驼了背,却依旧生凉吐翠
  
   漫着步,我看到了学童张着稚脸,呀呀“人之初”
   我看到了学男峻着目,吭吭“修身,平天下”
   我看到了蓄着山羊胡的老先生眯着眼,握着卷
   背对秋风
   我看到了族中捐资办学的富者
   背着手,笑吟吟在天井四沿信步
   我还看到了民族的根,就是这样
   扎着泥土里,似海深,似天长
  
   【二十栋大院】
  
   二十栋大院,前后三排,一字排开,气宇轩昂
   一式的中厅侧武汉癫痫重点专科医院房,前面带个宽阔的院
   一式的红米石大门,两古铜门环还在张圆嘴,随时放歌
   门楣的雕镂,垛子的泥塑也还在传颂文臣武将、信男善女们
   的故事
   藤蔓依旧绿到厅堂,桐花虽已匿迹
   而叶有余香
  
   柱枋上的鳌鱼还在做着脱绊空游的梦,板壁上的凤曳着长尾
   窥着竹实,荷花瓣拥着露珠笑对着
   “力则勤而用则俭,居以敬而出以和”的古训
   地面的铺砖却眨着眼瞧着这些老友
   一边护着翁媪的缓足,一边热吻稚童的狂跳
  
   沐着这些明朝的韵,清朝的风
   望着这些明朝的砖,清朝的瓦
   顿生崇敬与谢忱
   崇敬制造它的先主们的气派和诗心
   感谢它几百年来对历代主人的忠诚庇护
   我真想做一个燕坊人,长受它的荫蔽
  
  
   【大夫第】
  
   “大夫第”与“二十栋大院”构建装点几无二致
   只是稍加高峻,“大夫第”三字高立门楣
   端庄遒劲,眺望炯炯
   掬一捧先祖的热情,驻一脸先祖的荣光
   屋主说着东,道着西
   “大夫第”非官大夫之第也
   只因经商致了富,广种善举
   或赴国难,或解民困,架桥修路
   点点滴滴
   遂得了政府或皇室这三个空头字
   全村此种第共四
  
   闻之钦敬萦怀,感慨飞绪
   为商为民类玄高,是何等境地
   愿我等多看看这“大夫第”
   为官者更要多看看这非官邸的“大夫第”
   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之“第”
  
   【三槐第】
  
   “第”还是“二十栋大院”式的“第”,“大夫第”式的“第”
   只是它的大门更为宽阔高势,雄纳旷野
   门前曾立的三棵大槐树,早已由别的树代言
   平静优裕地吐着翠
   而“三槐第“三字也比”大夫第“三字更洒脱随意
   似有不尽的醒世良言待说
   相传”第“的始主,饱读诗书,却屡试不中
   愤而折志经商,誓学陶朱,致富后
   造此高第,种三棵槐树明志,决不染指官场
  
   从此,这里的山水多了一片闲云,多了一只野鹤
   当然,也多了一股陶渊明的酒气
   一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风和仙味
   三槐的叶子飘在五柳的树上
   不知周庄沈万山见了作何感想
 武汉著名癫痫医院  他兴许会说:此一时彼一时
  
  
   【江南第一照壁】
  
   如果燕坊是夜空里一幕湛蓝的天
   其照壁便是天幕上闪耀的群星,而
   三槐第前那座,更是众星捧出的月亮
   长二十二米,高九米,号称江南第一照壁
  
   壁里一面未着一笔,朗朗以对三槐第
   这正是当年老主子坦荡无碍的胸意
   壁外一面,一个硕大八卦图
   阳鱼阴眼,阴鱼阳眼,看着世界
   强调的是天人合一
  
   壁后的大方塘碧清如镜,却羞自己
   只照下壁伟岸而空白的后影
   壁两头的夫妻樟倾着身,携着手,潜心后卫
   而前左侧的黄栗树犹如照壁手中的一柄倚天剑
   挽着五百年的修为
   统领着这无边的田野,逶迤的山岗,悠悠的赣水
   滔滔的绿
   这是照壁一笔博大的写意
  
   照壁即牌坊,是用来歌功的
   但可以无字
上一篇:夜风有些微凉
下一篇:墙绘者说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