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时光】奶奶的眼睛

来源:银川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影视戏剧
无破坏:无 阅读:2419发表时间:2017-07-29 06:29:03 我喜欢走在陌生的街头,眺望着一条条小巷,石子小路,青苔铺地,清风传送着泥土特有的清香。而我的裙摆随风摇曳,与裸露的脚踝缠绵悱恻。   街头或者巷尾会偶尔坐着裹着小脚的干瘪老太太,她们的生命体征几乎是静态的,毛发体肤都缺乏生机,可我却忍不住多看几眼。偶尔,也会从巷子走出美丽的姑娘。婀娜的身姿,时髦的衣裳,举手投足间却多了几分钢筋与混凝土无法赋予的灵气。   每当此时,我的眼睛都是潮湿的。老人让我回忆亲情,姑娘让我回忆青春。   我想起我的奶奶和我的童年,想起奶奶凌厉而清冷的眼睛,清风中便多了一份带着温暖的疼痛。   当我在手机屏幕上,敲打出思念这个词语的时候,眼泪再也不受我这个主人的控制,肆意流淌。   不错,我开始思念我的奶奶,思念奶奶望着我清冷又略带疼惜的目光,虽然那一丝疼惜如同一缕阳光不经意地划过我的脸庞,可是那份温暖却烙印在我的心上。我思念那个集傲娇与暴躁为一体,甚至连我给她上坟都忍不住想批评她两句的老太太。   我跟着我奶奶长大,虽然不是我心甘情愿地跟随,奈何弟弟与我相差无几,妈妈照料我们有心无力。   记忆中奶奶的目光总是很威严,没有一丝亲和力,致使我童年里从未有过撒娇的记忆。我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我不吃,我家有。奶奶带我串门,人家见我娇小可爱会送我好吃的东西,可是奶奶却不允许,于是就教会我那六个字儿。奶奶说吃人嘴短,做人要有高贵的品行,尤其是女孩子要有一身傲骨。奶奶还规定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只要我晚上超过九点回家,都像一个蹑手蹑脚的小贼。   儿时记忆中的冬天特别冷,雪特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好别厚。从我家到奶奶家大概300米路程,一路上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奶奶习惯早睡,我和奶奶的房间已经黑灯瞎火。我小心翼翼打开套间的门儿,轻手轻脚爬上床,冰凉的脚丫伸进暖暖的被窝儿,刻意与奶奶保持距离。   一不小心触碰到奶奶的腿,奶奶被冰得一颤,我的小心脏瞬间跳到嗓子眼儿。奶奶用手一把抓住我的脚揽进她的怀里。隔着白洋布睡衣,我感受着奶奶的体温,开始想象奶奶那冰冷的眼睛略带着一丝强忍的嫌弃。脚丫儿变得暖起来,我便安心入梦。   如果说漫长冬夜里,她的怀抱让我有多留恋,那么春节的早晨,她的怀抱就让我有多讨厌。大年初一,大部分中国人都会早早起床出去拜年,而那少部分出不去的人里边就有我。不是我不愿出去,而是我奶奶抓住我的俩脚不放。她觉得初一的早上开门迎来女孩拜年是一件很霉气的事儿,开门迎来男孩新的一年都会好运连连。于是她就紧紧抓住我的脚,抓得她满手汗,抓得我俩脚都黏糊糊的。她觉得她自己很伟大,由于她的努力和付出,我才没有在大年初一的早上出去祸害别人。后来我长大了,不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了,可是大年初一的早晨我也不想出去了,因为现在春节已经渐渐失去了儿时特有的气氛。而这时候的奶奶也老了,眼睛里少了凌厉的霸气,多了一些无辜,仿佛我童年的遗憾与她没有关系。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奶奶与赞美的词句,没有丝毫关联。我爸爸的麦秸火脾气,妈妈说遗传我奶奶;叔叔做事没有耐心,婶婶说遗传我奶奶;我哥哥小时候嘴馋懒惰,妈妈说也是遗传我奶奶;我怕热怕冷又爱花钱,妈妈和婶婶一致说这点最像我奶奶;甚至连我和妹妹有胃热毛病,也被说成遗传我奶奶。虽然没啥科学根据,但所有的黑锅我奶奶都背了。而这些她们也只敢私下里说,当着奶奶的面,妈妈和婶婶也只有埋头干活的份儿。   奶奶的言语里没有问号,只有感叹号和句号。在我爷爷宠溺的目光里,奶奶养成了说话只有命令,没有商量的语气。命令的语气加上奶奶冰冷凌厉的大眼睛,却又让人找不出违和感,仿佛听我奶奶的话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眼睛成了我奶奶的标志之一。村里边有个小眼睛女人,她眼睛小到什么程度?如果用现在的美颜相机拍照,估计她的眼睛得不到显示。村里人常常拿她的眼睛和我奶奶做对比,若是说我奶奶的眼睛像七月的葡萄,那她的眼睛就是吃葡萄时候吐出的葡萄籽儿。当然说这些并不是嘲笑这位小眼前辈,只想表达我奶奶的眼睛是真大。   童年的记忆里,奶奶是没有眼泪的。可能是她的眼睛太大了,大到足以盛下整个太阳,致使她的眼睛看起来足够明亮。如果我爸爸或者叔叔让我奶奶不满意了,她眼睛里的太阳便燃烧了,并且火力十足,足到可殃及城池,让年幼的我们感觉岌岌可危。棍棒之下出孝子,奶奶的眼睛比所有的棍棒都厉害,不用火冒三丈,只用她目光微微一凛,她所有的孩子都乖乖低头。   我稍微长大的时候,婶婶连着生下两个女孩儿,奶奶的目光开始变得清冷,连带着我也不招她喜欢了。我和妹妹从她面前经过,她的眼睛都不眨一下,是熟视无睹还是旁若无人,我也说不清楚,直觉得心很疼很疼的。婶婶抱着孩子在她面前喂奶,孩子连吃带拉,我奶奶都目不斜视,仿佛她们母女俩不存在似的。直到有一天她问起小妹的名字,婶婶说叫秋阳。奶奶的眼皮瞬间向上翻了一下,眼睛里的火苗蹿出来了:“怎么能叫这样的名字,秋天里的一群羊吗?还嫌丫头片子少吗?”   后来奶奶自作主张,给小妹改了名字叫换换,意思是下一胎换个男孩。婶婶虽然不乐意,在奶奶凛冽的目光中,她终究没有勇气表达出自己的意见。小妹长大上学后,在自己的作业本的封面上,把换换写成了嬛嬛,我不知道年幼的她是刻意还是无意,但我知道,奶奶的冰冷目光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我常常想,我奶奶是因为眼睛大,才想看到更大的世界。她坐在家门口儿,面朝南方,她不允许眼前有树武汉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木,有草垛、柴垛,甚至一个砖头瓦块儿……她就喜欢坐在阳光下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我家的左邻右舍都是我爷爷做木工时候带出的徒弟,所以对我奶奶这个师母更是敬爱有加,对她的话也言听计从。他们的家门口,也从来不种树木,不放杂物,生怕遮挡了我奶奶的视线。若干年后我奶奶去世,邻居婶婶的门前种上一排木槿树,开出绚丽的花,她念念有词,但也不敢多说故去的师母一句不是,只说托了社会主义的福。   奶奶脾气急,吃饭喝水都要烫的。妈妈做好饭盛的第一碗都先端给奶奶。我奶奶对着饭碗一边吹气一边吃,吃得一头汗。记得有一次她吃剩的半碗汤倒给邻居家的猪,猪刚喝了一口就烫得嗷嗷叫唤,蹦起了老高。   奶奶还特别任性,我远门的一个婶婶开了一家小饭店,奶奶让我到饭店报一碗荠菜馅儿的饺子。婶婶一听是我奶奶要吃,她居然有些紧张。她把手洗了又洗,又重新放了一遍佐料,然后精粉和面,现做了一碗亲自给我奶奶端过去。婶婶恭敬地站在一旁,让奶奶尝尝,尽量提意见,她一定改进。奶奶把饺子汤控进一个碗,把饺子随手喂了狗。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儿:“吃什么饺子啊,我就想喝一口饺子汤!”   奶奶坐在家门口像一座门神一样,来来往往的人都不敢招惹她。低眉顺眼地从她面前过,蹑手蹑脚的样子就像一个个做了亏心事的小贼。奶奶偶尔会抬起眼皮看看,轻轻抬手招他们过来“训话”,那姿态特别有范儿。   但是,她总是略过从她面前背着书包走过的孙女们,即使我们姐妹给她问好,她也爱搭不理的。可是我的哥哥弟弟,尤其是小堂弟从她面前走的时候,她的眼睛忽然就亮了。仿佛雨过天晴刚刚跳出乌云遮挡的太阳,闪现出万丈光芒。总之她的眼角眉梢都挂着笑,大大的眼睛也变成了弯弯的月亮,而月亮里边藏满了星星……   我渐渐长大了,我奶奶的眼睛渐渐少了些凌厉,多了些泪光。尤其是爷爷去世的时候,当着亲人的面儿,她使劲忍住没让泪掉下,而爷爷出殡后那天深夜,我在奶奶压抑的哭声中惊醒,我看到她眼中肆意横飞的泪水。忽然我懂得奶奶眼睛中的凌厉,是另一种坚强。我很想抱抱她安慰她,可是她多年骄傲冰冷,让我没有足够的勇气靠近。   奶奶的眼睛塌陷了、变小了,冰冷中多了柔和,尤其在看到我表哥的时候,确切地说是看到表哥从钱包里揪出百元钞票递向她的时候,她笑得花儿都怒放了。奶奶爱花钱,所以很爱钱。奶奶的思想很适合现在月光族,她爱吃更爱穿,从不让钱在她身边过夜。所以我成长的很长一段时光,跟着奶奶总会“吃香的喝辣的”。在我记忆中奶奶好像不曾为钱发过愁,爷爷挣的钱全部归她管,他自己买袋旱烟也要伸手向奶奶要。后来我爸爸叔叔,还有姑姑也都在金钱上尽量满足我奶奶。在我奶奶的心里,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儿,她从来不和小商贩讨价还价,总有一股用钱砸晕他们的气势。再后来被她一手抱大的表哥,生意做得特别好,我奶奶就更不缺钱花了。小时候我问过我奶奶怕不怕电视里的鬼,我奶奶说她不怕,没做过亏心事怕什么鬼!我问她怕什么,她说怕老怕死怕丑更怕穷。现在想起奶奶这些话,我真得给她点个赞。   我们都长大结婚了,我奶奶也真的老了。说话的声音虽然依然很大,但是多了几分亲昵。她的眼睛虽然深深塌进去,但是微微睁开依然威严。眼睛里的那个太阳不再是光芒万丈,但也依然炯炯有神,只是那眼神里多了一些对岁月的无奈和迁就。她老到腿脚不灵便了,还是喜欢坐在大门口看那人来人往。看着她的大眼睛渐渐失去了特有的光亮,连我那一直和她很对抗的小妹妹也不忍心反驳她了。   奶奶八十五岁以后,拄着拐杖也走不了多远,她也从不为难自己,不去挣扎地半躺半坐在躺椅上。看到我的时候她的眼睛会多一些亮光,毕竟我是她带大的。她有时主动和我拉家常,但是过不了几分钟她就会厌烦,摆摆手让我离去,依然很有女王范儿。我爸爸怕她闷坏了,就骑着三轮车带着她到集市上转悠转悠。奶奶特别喜欢买新衣服,尤其是花裤子,我爸爸也不拗她,言听计从给她买她喜欢的每一条裤子。姑姑们走娘家,每次都会给奶奶带来新衣服,奶奶的衣服多到衣柜放不下,都放进我的柜子里了。我的衣服多到放进我妈妈的柜子里,哎!我真的是她的亲孙女儿啊!   奶奶很奢侈,她一不小心尿失禁,但她从来不让我们帮着洗裤子,直接让我爸爸帮她把裤子扔到墙外的大水坑里,美名其曰:不给儿女们找麻烦。爸爸都是偷偷地帮她洗好,再放进柜子,反正她也记不住自己的裤子都什么样子。   每当风和日丽,适逢集市,奶奶坐在三轮车里,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线。与其说我奶奶享受三轮车的安稳,不如说她享受她儿子的贴心孝敬。直到有一天我爸爸出了事故,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为了瞒着她,我们都告诉她我爸爸和表哥去外地做大生意了,半夜走的,怕吵醒她,没来得及和她告别。奶奶好像全部相信了,眼睛变得暗淡无光,她坐在门前不说话,一坐就是半天。她的眼睛变得呆呆的,望着一个方向,她更是像没有生机的塑像。但是偶尔一个貌似我爸爸身影,她的眼睛瞬间变得精亮,等来人走近,她的眼神又瞬间灰暗起来。   半年之后,奶奶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好的的医院板,喃喃自语,却从不发问。有一天她对我欲言又止,最终她好像鼓足了勇气,终于向我打听我爸爸的消息。我逼着自己把眼睛里的水珠变成了热气,我笑着告诉奶奶,我爸爸打电话告诉我,在大城市的大商场给她买了好多条花裤子,等他回家了一并都捎过来……奶奶的眼睛里有一丝亮光一闪而过,但是一瞬间又像灯一样熄灭了。   奶奶在来年的春天离开了人世,她临走前眼睛一直望着一个地方,充满了期望、无奈与不舍。姑姑便告诉她,让她安心地离开,她最爱的儿子与丈夫都在天堂等着她,奶奶终于闭上了眼睛。   奶奶去世以后,我每逢给亲人烧纸钱,都会多给她烧些,也会悄悄叮嘱她攒钱买辆车,在那个世界也方便一些。她那么会享受,要买就买辆劳斯莱斯,那是身份的象征。有时我也会批评她几句,让她把钱都交给我爸爸或者爷爷管,省得她到那边儿继续败家。可能是说得重了,我便有些头疼。梦里我睡在她的脚头儿,她便把我冰凉的脚抱在怀里,醒来我的泪水湿透了枕巾。   连着几夜都梦见她,我对着她的遗像又忍不住数落她几句:“你怎么不出现你小孙女儿的梦里啊,她现在长本事了,都改名字了,还和你重了一个字儿,你叫海风,她叫海威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治疗最好……”   我常想我这辈子都走不出我奶奶的目光,永远都忘不了她那双凌厉冰冷的大眼睛。她不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也没有可圈可点的好品质。她的喜怒哀乐都用眼睛做了诠释,她真实而直接,她甚至有些自私,还有些护短。但是她光明磊落,一身傲骨,活得真实而自我,她毫不掩饰地热爱着这个美丽的世界,她矫情中透着一丝可爱,任性得淋漓尽致。可我渐渐懂得,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依然记得她的一举一动,因为这全都是爱,奶奶的身边都被爱包围着,这些爱是一个时代的象征。这些爱热烈而执着,所以才让我刻骨铭心。   奶奶我爱你,深深地爱着你。 共 48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