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灯下记(散文)

    一早几年翻《鲁迅日记》,见厚厚的两大册,终于没有勇气细读,只是一翻而过,留下的印象若有若无。倒是对先生每年的书账看得小心,那些书我大都未见过,同样很多我更是闻所未闻,印象也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感恩生活(散文)

    自从被晨霜重袭,这一朵美丽的苦菜花再也展不开那明媚的笑脸,它似乎很想坚强地昂起头来,面对晨霜进行控诉,控诉这恶霜的迫击,然而它语言却显得那么的乏力、那么的萧瑟。是啊!强大的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舞进新妆(散文)

    【煮杯相思,托寄流云】微风缕缕,青丝袅娜,任由她飞驰,不知道是否心绪万千。步出西楼,盈一眼恬淡,囊万般无奈,乘风欲飞,叹息非仙,岂能有祥云托身,还是舒眼先看流云飘坠于蔚蓝,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夏之情】牵绊生长的草木(散文)

    络石络石一定不是石头,人家是草呢,只是包络着石木而生,故名络石。不过我想,倘若它包络在墙头上,或许叫络墙也是允许的。谁叫它长那么软,茎蔓延绕,见树附树,见石贴石呢。络石一辈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蓬莱山游记(散文)

    老家的斌斌兄弟打电话来说,三月二十八蓬莱山庙会。周末恰好无事,县里工行的老吴、老阎要去蒲池村扶贫,我便搭了他们的车直奔涌泉蒲池村。从县城出发,一路向西而来。坐上了车才知道来得...[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八一】双龙河畔的那抹情怀(散文·家园)

    静静穿梭在岁月中的双龙河沉默了。流过了时光的沟沉,如今的她,只剩下了清癯的河床和散落在河床的细沙。细沙上,原本生活在河岸上的落粒,马歇菜和人歇菜,取代了流水的缠绵,倾听它在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文界三友记(散文)

    新强先生印象记徐新强是一位地地道道、“不务正业”的农民。说他很地道,因为他是公果正宗徐孺子后裔,徐氏祠堂嫡传接班理事长;说他“不务正业”,因为他青年时就学开车,此后长年外出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军警】看似天灾实属人祸(散文)

    在电视上看到一农户的房梁断了,儿媳妇和八岁的孙子都死在了废墟里。对着镜头的看上去身体很结实的公公扼腕叹息:“我儿媳妇三十二岁,孙子八岁,娘俩儿加起来才四十岁,太可惜了。”婆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程昱其人(散文)

    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所以,历代的君王,或者是处于高位之人,都少不了要有人来辅佐,很多人,并不是只有一个谋臣的,而是有一大批的人,为他献计献策,这些人,都算是他的智囊团。在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 大奖赛”】父亲的哲学(散文)

    一小时候,父亲常说“有怎样的家庭环境就有怎样的思想意识”。我似懂非懂,只觉得“家庭”“思想”“环境”“意识”这类词语很文气,和众乡邻的惯用俗语不一样,便牢牢地记在了心里。接触...[阅读全文]